比特币_区块链_数字货币_资讯-比特币吧

是否提前埋伏热点

比特币吧

  玉红收齐了旅游费,开启度假模式

   |猫儿火

   |

  全共2083字

  

是否提前埋伏热点

  3分钟可读完

  近日,XMX归零的消息在网上盛传,空气币,传销币的声音满天飞。

  在六月,一个叫做XMX的项目疯狂崛起,而此项目的创始人为三点钟社群发起人玉红。刚说完谈赚钱很俗,要谈技术谈科技这样高大上话题的玉红,转眼,自己却发起了币。

  可能也正因之前放话,所以XMX宣传前期,对外并未提及玉红与项目的关联。但是玉红在各大微信群里不断发红包,号召大家加入XMX,并宣称XMax“会成为全球第一公链”。

  此举较为反常,引起人们警觉。自4月11日大炮评级发布声明称林嘉鹏、易理华、张寿松否认顾问身份起,XMX项目连续遭到区块链媒体的质疑。外加CEO成也以及技术团队成员被扒出与玉红的渊源,反对发币的玉红被指是XMX项目藏在幕后的操盘者。

  持续不断的质疑令XMX团队只能频繁地修改白皮书,以弥补漏洞。修改后的XMX白皮书里,玉红站到前台,表明身份为“早期投资人”兼“XMAX项目发起人”。

  6月3日,玉红宣布发起3点钟XMX全球社群联盟,以发放编号的方式授权组建XMX+编号战队,宣称要进行区块链社群,并计划在21天内拉满2100个社群,相当于105万人的规模。

  一天之内数百个微信群成立,短时间内聚集了包括交易所、投资机构、投资人、底层技术开发人员、媒体等链圈、币圈、矿圈的人,其中不乏有孙宇晨、薛蛮子、徐明星等大佬。

  XMX旨在构建一个可扩展的,高性能的,安全易用的服务于泛娱乐行业的底层“区块链操作系统”,用于构建和部署一个基于区块链的泛娱乐生态系统。

  火币HADAX上线XMX之后价格快速拉升,半小时交易量超过7000万,最高达到30元。一小时内暴涨84.21%。但是到达30元顶峰价格后,XMX开始瀑布式下跌,晚上8点直接跌到2分,6小时候之内暴跌00倍。

  短短数天之内,XMX已经登陆至少6家交易所,但在其他交易所的表现也不尽人意。

  币圈人士质疑该项目有大庄拉盘割韭菜的嫌疑。针对质疑,玉红在“世界区块链大会三点钟新加坡峰会”回应称: XMX的投资人都是机构,我们连韭菜都没有,怎么割? 币价的涨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每天能和每一个人达成共识,通过长时间的积累,一定能做成很大的事情。

  之后玉红继续在微信朋友圈里充值信仰,号召要看项目的长期价值,称今天多少倍对团队来说没有意义,请社群成员关注1年、3年、10年后的XMX……

  5月底,玉红浑水摸鱼混入数博会论坛,说出了那句震动币圈和链圈的话:“在今年唯一确定有价值就是比特币, EOS是最大的传销币。”

  玉红进一步讲了传销和营销的区别。“如果我们做出一个好的产品,用一个好的方式来传播就是营销。如果你做一个产品,给用户带来不了价值,那就是传销。区别就是你创造的服务和产品,对用户是不是有真正的价值。

  按照玉红的分析,XMX又何尝不是传销币呢?从XMX项目成立之初,玉红组建XMX+编号战队社群就可见一斑。短时间内建立百万规模社群,从主群到子群,社群越来越多,呈现出明显的类似传销特征,群内喊着统一的口号。

  玉红说的投资人都是机构,连韭菜都没有,那么上百万人的微信群建立的意义为何?而项目上线之后短时间快速拉升,达到峰值后从30元跌到2分。到底带来了什么价值呢?

  如今看来,此前玉红对EOS是传销币的言论就不难理解了,实为人气炒作,为收割做准备。

  激情创业 一入币圈深似海

  玉红很幸运,他抓住了机遇,最终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从一介寒门子弟跃升为亿万富翁—— 11年,他创办的第三家公司趣游集团的营收超过6 亿元,他担任着这家公司的董事长兼CEO,和管理层与骨干员工一道持有公司近70% 的股份。

  但是进入区块链后的玉红仿佛变了个人,其触链的故事广为人知:玉红和陈伟星相约饭局,而饭局上陈伟星和区块链创业者聊天之后便给数个项目投资,玉红不能能理解投资为何能像撒钱一样。

  玉红开始对区块链产生好奇,做了3点钟社群,也为他带来了高声望。而后成为网红的玉红全心投入到区块链中,更在今年六月发起了XMX的项目。

  在这期间XMX被暴露出白皮书前后版本不一致、代码被疑抄袭EOS等问题,以及上线前后不断被“黑”、被强上新加坡一家小交易所乃至不久后币价破发。而玉红居然对这些问题大方承认,并在某社群中回复说:“好的技术不学,自己不是傻吗”。

  细数玉红经历的种种事件,赚快钱似乎成为他进入区块链后的唯一目标。而他也确实通过大割特割韭菜而再次成名。玉红曾自嘲是古典互联网的失败者。自己没亲手做过10亿美元的公司。

  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3点钟群”走红纯属运气,“那个时间点卖的就是焦虑,就是不得不进去。” “18年来,我一直没有做出一个自己内心认可和有成就感的项目。所以每天都处于一种很焦虑的状态。”

  当初喊着打死也不发币的玉红,如今不但发了币,还上演了一出典型的币圈割韭菜教学。不知道如今大割一笔后的他是否还会感到焦虑?或者会因为钱多的不知如何花费而焦虑?玉红从非洲旅行回来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媒体及“韭菜”的批评言论对其个人生活没有影响。

  是啊,旅游费收齐了,还有什么可焦虑的呢?可以开启度假模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