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_区块链_数字货币_资讯-比特币吧

惊现造假村,造假者:“全国几乎没有真的蓝月亮”

比特币吧

  惊现造假村,造假者:“全国几乎没有真的蓝月亮”

  每晚一首晚安曲,我们伴你入睡

  

惊现造假村,造假者:“全国几乎没有真的蓝月亮”

  河北石家庄东部,一个叫耿庄的村庄,有40余年的“日化生产史”,五六百家造假的私人作坊和厂子,江湖号称“全国日化造假总基地”。

  据保守估计,单是耿庄的假洗衣液年产量就能达到1800万箱,流入市场后产生的年利润接近1亿元。这个地少人多、以自家作坊为组织形态的村庄,却形成了一条完整的日化用品造假产业链。

  多名作坊主豪言,耿庄早已“洗完”了全国市场上的蓝月亮洗衣液正品。

  耿庄

  造假散户每天也能赚上千元

  “大量进货,然后批发再零售,搞促销,这样才能抢占你们的市场。”耿庄“地下洗衣液生产商”在拓展外省市场时都会这样说,“西南地区目前空白市场很大”,必须这样来劝说找上门的重庆商家。

  而就在7月初,有个重庆的客户一下要了贾立峰家2000箱的蓝月亮,这是近两年村中刚打开的重庆市场最大的一笔生意。

  消息闪着光,但被贾立峰遮掩得十分低调。

  对于要运送去外地的货,村里的生意人都选择比快递更便宜的物流。肥肉不常到手,贾立峰还是要查询之后才确定,如果货到付款的话,一箱6瓶、每瓶2公斤的蓝月亮运送到重庆市区,运费大概在7~10元。

  贾立峰和朋友纪友兴都属于自家散做的一类,为了吸引客户,他们更乐意放弃大厂家10箱才走物流的条件,宁愿加5元钱包邮,即便一箱也走。

  他们都把来看货的人约在村东头的药店,药店老板知道,外来的人就是来谈生意的。

  贾立峰坐在药店门口,卖着自制的甜水冰饮,一面也在留意着自己的生意,就在他座椅旁边的一个泡沫箱子上还贴着蓝月亮的胶带纸。

  “以蓝月亮每瓶2公斤的标准来算,一箱6瓶,一个瓶子的成本在2.5元,一箱液体成本总共10多元。”对于其中的盈亏,纪友兴有明确的算计,一瓶的利润在1~2元左右,一箱的利润大约有5元。

  单品利润不高,但村里少有人会自产自销。纪友兴解释,不如找批发商,自己平均一天生产100箱左右,好的时候还可以卖出三四百箱。

  “摆地摊的客户四五天进一次货,每次200箱。”刘科跟着厂里做,“自己一天可以卖几十箱,厂里每天可以发货2000箱。”

  就以300箱为例,按5元的利润来算,个人每天销售好的情况下就有1500元左右的利润。而批发商可以卖出高出一倍的价钱,这就是村中生意人认准批发商为销售对象的原因虽然做假日化利润低,但卖假日化是一个高利润的行业。

  “这个东西太好学,一看你就会。”纪友兴早先卖板鸭,也跟着亲戚的厂里做肥皂,而这两三年自己开始独立在家里做洗衣液。

  做工的时候,纪友兴把门一关,用在村里配齐的洗衣精、水、香精、高泡精等9种左右配方元素,按比例调进买来的瓶子里,几分钟就完成一瓶。

  女儿纪嘉倩原先另有工作,现在也跟着纪友兴做洗衣液生意,“他负责做,我负责卖”。

  村里五六百家“蓝月亮”

  “主要做河南、安徽、湖南的生意。河南遍布了,尤其农村都是。湖北还做得少,正在慢慢往南发展。”刘科就是河南人,以他的说法,河南的超市卖的蓝月亮基本上都是假货,都是精仿和高仿的。

  除了河南,在村中生意者客户的分布里,山东最多,此外还有辽宁。

  在深泽县的大超市中,2公斤蓝月亮的售价为33.8元。据刘科称,这类大型超市都是真假掺着卖,“我东北的顾客还与蓝月亮地区代理合作”。

  “就连广州都有我们这里卖过去的。”村里的生意人很自信地说,全国几乎就没有真的蓝月亮。

  “在耿庄,有五六百家做日化的,造假的比例大概可以说10家里有9家。”在深泽县跑出租的郭黄这样告诉重庆青年报记者。

  “只有个别厂才有20~30人左右。”纪嘉倩透露,“一般即便做多种假日化品牌都只要有3~5个人就足够了。”

  耿庄随处可见的日化作坊

  村边有卖香精和各种日化原料的地方,纪友兴称,那就是他们自己购买的源头。而对于瓶子和标签,另有人做,不会公开打出招牌,只有他们知道,自己联系。

  在耿庄本村和邻村方圆,都有标签和瓶子的生产者,贾立峰透露,至少有20家左右。

  PET塑料磨具定型,再通过吹膜设备加工,瓶子生产者只要小型设备就可以完成工序。而标签生产者要买纸、印刷覆膜、闷切,再到成型,来订货的一次要几万套,但以3毛一套的卖价,一年也只有七八千元的利润。

  所生产的瓶子与正品毫无二致,瓶子正面的右下角有条码,重庆青年报记者用手机扫码之后,跳出的是蓝月亮的。

  “微商就不用太好了,35~40元就行。”刘科做了7年,清楚地知道对什么样的销售商该推销什么样的货,“35元的一般卖给乡镇,液体稀一点,味道淡一点,活性物7个。”

  据刘科介绍,40元的和正品没什么区别,活性物10到12个,50元的进大型超市各项检测都达标。

  刘科透露,精仿和高仿的区别主要就是活性物多少的问题,以及香精。

  纪友兴拿出自己配的一瓶蓝月亮,倒在瓶口,“正品蓝月亮颜色稍微淡一点,颜色越蓝越假。”

  “正品不稠,可以根据顾客的需要调。”纪友兴称,“消费者几乎都没用过正品,我们一般做得稠一些,泡沫会更多,这用增稠剂来控制。”

  “蓝月亮销量最大,例如批发一箱在120元左右的正品,我们零售一箱100元,还有高出一般的利润。差价大,互相都有利润。”刘科透露,“其他牌子的正品卖20~30多元的,精仿的也不便宜,所以要的人少。主要是没有差距不挣钱。”

  纪友兴称,跟正品相比,高仿货主要便宜在省去了广告费用。

  造假村生意源自“祖传”

  “传染。”这是刘科对耿庄变成日化造假基地的解释,“有人看见可以赚钱了,你想到的日化这里都有,可能也都用过这里生产的日化。”

  40多年前,耿庄还以生产大队为单位的时候,村里的发展路线就定为生产肥皂。那时候,耿庄的人们统一做出一种叫做“铁牛”牌子的肥皂,在石家庄市内卖,也有些卖到外地。

  “原先用棉籽油,后来就用动物油调制。”38岁的贾立峰讲起这段往事,21岁的纪嘉倩蹲在地上听着直摇头,“我都没有听说过这个牌子。”

  “早就已经不卖了。”贾立峰骤然一笑,“现在已经没有这个牌子了,这两年洗衣液发展,大家都开始做洗衣液,很少人再做肥皂了。”

  耿庄以东西走向、大约长一公里的主干道为中轴线,尘土飞扬,烈日下找不到一处遮阳的地方,日用化工、纸箱厂、彩印厂、纺纱厂、织布厂等和其相关的厂子应接不暇,成了鲜明的地标。

  只有村西头高高挂着“耿庄”的牌子,再往前就是邻村方圆,没有更清晰的界线。而过了朝北的农田,就是晋州市,这些都是假日化制造的辐射范围。

  外地人在耿庄的主干道一下公交车,就有村里人警觉地迎上来询问你是做什么的。竞争成了暗中促销的常态。

  这个位于深泽县城西南方向7公里的地方,面积18平方公里,却有人口16000人。地少人多,但被称为县里的“工业明珠”,是“深泽四大村之首”。

  然而,谁也不能准确地说起这到底是多少年以前的事情。

  近年,耿庄归并到桥头乡以后,村委会把“富民强村”作为目标,更加大力调整农业结构发展日用化工,以农持家以工养家。

  “从我记事以来耿庄就卖假日化。”在深泽县开出租车的郭黄告诉重庆青年报记者,耿庄的假日化史至少有20年,“只有以上”。

  做生意的中年人都说,那是在他们出生以前的事了。

  “都是家族传下来的,家里做,我们也就跟着做。”贾立峰告诉重庆青年报记者。

  现在,村里的生意人只是在死守着这个能赚钱的“手艺”,和以此带来的所有发展机会。纪友兴在谈洗衣液的生意之余,还是会送上一两块雕牌洗衣皂,帮朋友做推销。

  假蓝月亮准备出货

  造假达“500+”

  “现在查得特别严,我们都被罚了好几次。”晋州的生意人杨佳贺称,原来还能让顾客到厂里看货,现在没有人会这么做。

  杨佳贺透露,最近的查处主要就针对耿庄和晋州一带,其他地方不查。

  “挣的钱都不够罚款。”刘科就在去年刚被查过一次,说话十分警觉,“一个顾客要了我的货,然后就被举报了。最后找了人,只罚了一些钱,不多。”

  按常规,一般被查到的生产者是按存货被处以罚款。据纪友兴告知,大概一箱罚100元。

  “会把老本都赔上。”纪友兴坦承,最近确实有两家厂被查,罚了一百多万元。

  然而,即便这样,在一个叫“蓝月亮洗衣液包装采购”的里,聚集了全国各地500多人,不设限,每天隔几分钟就有各种买卖消息发布,公开留下自己的号和手机号码。

  从早上6点到次日凌晨1点,都闪着各取所需的信息,没有闲聊,所有人俨然一副“非诚勿扰”的姿态。

  买卖洗衣液、标签、瓶子、箱子,也有印刷厂的人蹲点接单,所有产业链上涉及的一应俱全。着急的推销者也常因发布得太过频繁而被禁言,但从不言弃。

  对于被查到的担心,贾立峰显得比较豁然,“今年便衣检查人员太多了,查到了就把货都扔了呗。”

  就在去年8月,上海市质检局执法总队在上海宝山区乡村查处一个冒用“蓝月亮(中国)有限公司”厂名、厂址及侵犯商标专用权的造假窝点,在现场发现44344瓶深层洁净护理洗衣液,总共涉案金额达200余万元。

  据今年调查机关公开的说法,此案的金额已经构成刑事犯罪,公安机关已对假冒产品的源头展开了跨省调查。

  而此窝点的负责人正是从石家庄以低价采购假冒洗衣液,并通过“阿里巴巴”上的网店,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进行销售。

  目前,不少当地的生意者称,淘宝上已经不让开网店卖蓝月亮了。

  重庆青年报记者通过在淘宝网上的搜索发现,确实找不到产地为河北的蓝月亮。而以其他产地还在销售的3公斤蓝月亮为例,出厂价一般为39元左右,批发价45元,正品售价55元左右,淘宝上却几乎为20~30元,是过分压低后的非正品价格。

  佛山市在今年4月也查处过一起商铺销售假蓝月亮的违法行为,但除此之外并没有看见过多针对蓝月亮的公开打假和处理结果。

  瑞波币因“谣言”再次“夺位”以太坊,谁才是第二大加密货币?

  就在昨天,瑞波币(XRP)再次短暂夺取了以太坊的第二大加密货币的位置。

  (图片unsplash)

  这场第二大加密货币之争就发生在比特币现金(BCH)上涨约30%后的一天左右。比特币现金因为定于11月15日进行硬分叉,其网络预计将发生分裂,所以导致价格暴涨。

  就在BCH成为热议话题之时,瑞波币却“暗度陈仓”,大有抢夺BCH主角光环之意。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次XRP“夺位”之战中,XRP交易量最高的交易所来自日本,超过了其他任何加密货币交易所。

  不过,我们并没有找到太多来自日本的关于瑞波的消息,唯一值得注意的是日本金融巨头SBI集团CEO Yoshitaka Kitao发表的评论:

  “我们已经开始讨论为R3区块链联盟创建一个使用XRP的项目。通过R3,,XRP将得到更广泛的应用。”这到底意味着什么还不是很清楚,但瑞波公司的发展计划是专注于国际汇款领域。

  截至今年10月,运营XRP的Ripple Labs公司出售了价值4亿美元的XRP。他们打算用这些钱做什么也不是很清楚,同样不清楚他们是否会或确实用这些钱购买XRP。

  不过,其中一些资金可能会用于说服银行使用瑞波公司开发的RippleNet网络。

  此外,近日有传言表明,这次XRP大涨是由于SWIFT进行了重大技术性变革,其中涉及到了RippleNet。传言表示:

  “这一变化将允许SWIFT gpi的成员在SWIFT网络上从头到尾地跟踪他们的付款,即使这些支付并不是由SWIFT gpi封闭用户组的成员银行处理的,这一跟踪仍旧能够实现。人们普遍猜测,银行将能够在与SWIFT连接的同时使用瑞波技术。瑞波的一名代表昨天还出现在SWIFT会议的一个小组中,“讨论如何利用SWIFT gpi、分布式账本技术(DLT)和api等新技术,帮助提高现金管理的流动性,并最终提高企业客户体验。”

  SWIFT为何现在像关注银行一样关注技术企业目前还不清楚。其中一个原因也许是因为个人可以从美国交易所购买XRP,或者比特币、以太坊,或者任何其他加密货币,并将其发送到日本交易所。

  同样,银行自己也可以进行这种买卖,当然,问题在于波动性、许多其他风险以及端到端费用。

  也不清楚为什么SWIFT其中扮演任何角色。SWIFT仅限于本地银行转账,比如在美国境内,而加密货币可以处理从美国到日本的国际转账。

  瑞波的技术正在取代代理银行,这也是瑞波碰壁的地方,因为他们要求银行放弃自己的,并支付瑞波公司费用来使用其。本质上就是瑞波在向竞争对手出售产品。就像苹果公司跑到微软公司告诉他们购买苹果笔记本一样。

  根据最新消息,SWIFT否认其网络升级将使用RippleNet的传言。SWIFT一位发言人回应称不确定这些传言来自哪里,但即将发布的标准与RippleNet完全无关。其主要目的是确保所有付款都包括跟踪参考(UETR,独特的端到端交易参考),这将允许银行实时跟踪他们的gpi付款。

  可能正是因为SWIFT方面的澄清,瑞波上涨幅度开始下跌,其市值再次被以太坊超越。

  有人认为STO很可能是the next big thing,是熊市逆风翻盘的转折点,那么事实真的如此吗?什么是STO?STO与ICO/IPO有什么区别?如何辨别Security Token?本期喵懂热点带你一探最近的大热点——STO!!!本期喵懂热点小喵带你详解近期大热点——s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