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_区块链_数字货币_资讯-比特币吧

再探BCHC--一群传销惯犯的故技重施

比特币吧

  再探BCHC--一群传销惯犯的故技重施

  今日粉丝爆料,之前曝光过的BCHC变本加厉,所以今天再来看看这个项目在搞什么猫腻。

  

再探BCHC--一群传销惯犯的故技重施

  前情提要:前身为臭名昭著的盖网和壹键哥,现在化身为中天盛祥来疯狂的推销BCHC代币,不断在酒店洗脑,疯狂在线喊单收割。五月入金3000块,六月奔驰开回家?传统传销壹键哥化身BCHC诈骗

  首先来看一个自相矛盾的人。在8月3日举报了壹键哥,8月9日又在奶BCHC,就不能多搞几个马甲?最终的结果就是壹键哥贴吧被封了,因为当时壹键哥的贴吧里有很多曝光现在的BCHC项目的帖子,目前是阿房一炬。

  下面看个视频吧,寇南南为中天盛祥的董事长,为XXX的儿子,背景还不简单。

  然而之前也提到过的盖网,各位有兴趣的可以去查下(2017)鲁13刑终560号,就什么都明白了,寇南南曾经是盖网的股东,现在又弄了个中天盛祥。

  上次曝光的时候为7月26日,到现在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看了一下BCHC的币价已经腰斩了。当时价格为3.61USDT,估计还有的跌。能跑就跑了吧,除非你愿意留在手上拿归零。

  目前也是有样学样,搞起了BCHC的锁仓活动,前面也提到了币拓上只有三个币,比特币、以太坊以及BCHC,所以说这个交易所就是专门为BCHC服务的。

  据粉丝爆料称,该团伙从盖网到壹键哥,到中天盛祥,再到现在的BCHC,多次改头换面,现在主要是打着区块链幌子,开这种类似的洗脑会,诈骗传销。盖网早期股票基金投资者的遗留问题解决方案:按每投资10万,自动转成一个矿机码,每10万送1000BCHC,这1000按每天万分之五释放。等于原来所有的投资者,不管投的盖网曾经吹上天的何种项目,每天只能领到手的,只有10元钱,打发叫花子呢?

  主要的活跃人员目前有上海的甘晨力,是北海传销案主犯,出狱后加入盖网,也就是现在的中天盛祥;河南的白五成,精彩生活传销案主犯,坐牢出来成了盖网河南地区骨干。这些都可以在网上查到涉案的相关资料。

  当然此外还有寇南南以及传销视频中提到的另一个郑总郑永雄,也就是上述判决书中也提到的郑某,他其实已经是个逃犯,终年躲在境外。总之,这个BCHC还是原班人马的打造,换汤不换药。

  看了一下这些人的履历都是传销的惯犯了,屡教不改。

  吹牛不打草稿,100亿的总量,达到一万美金,那你市值不将会是比特币的500倍了?麻烦多学点知识再出来骗人好吗,金木水火土,我觉得你缺了点脑子。

  像这种代币,价格明显操纵严重,以后估计也会和wotoken一样,慢慢走向归零。

  中奖的明日在留言中放出。

  爆料

  空中课堂丨ENChain朱峰:传统行业如何进行通证经济转型?

  区块链技术以及通证经济的理念对传统行业而言,赋能意义大于颠覆意义。

  9月20日晚,空中课堂第十五期如期举行,本期课题:传统行业通证经济改造的落地实施,ENChain联合创始人朱峰作为主讲嘉宾进行了主题分享。

  以下为分享实录经编辑删改:

  大家好,我是朱峰,来ENChain,很高兴借的平台,跟大家探讨关于通证经济的一些心得。

  今年春节前后,我和我的合伙人吕欣欣探索将传统的企业管理模型用区块链技术做抽象,把传统企业里面的激励和治理通过区块链技术和智能合约来表达。

  后来就有很多企业找到我们,想探讨能不能用区块链帮助他们的企业做一些事情,其中不乏有想借风口发币割一波韭菜的,但不可忽视的是,也有为数不少的企业是明确研究过区块链技术,有目的、有想法,希望借助区块链技术帮助他们做一些实际的事情,也因此才有了我们帮助传统企业做通证化改造这件事的起因。

  01

  通证经济改造与币改、链改有什么不同?

  通证经济改造更多的是面向具备一定业务基础的传统公司、互联网公司,以区块链技术、Token经济模型为工具,在某个业务、某个产品的粒度上进行通证化赋能。通证化改造选择的项目一般是运作良好、不存在明显商业模式缺陷的优质项目,通过通证化改造为其赋能,借助区块链技术提高治理效率,进行社群模型的构建,从而形成一种新的商业组织形式。

  当下的币改、链改中,我们看到有一些团队和机构是真的在帮企业做事,但也有很多机构更加愿意简单粗暴地将资产上链,放到交易所去交易,这其实跟ICO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我们认为,区块链要解决的问题不能脱离现实而存在,你可以发币,可以ICO,但如果没有实际业务做支撑,加上市场的非理性,最终就会变成一个考验人性的问题:既然通过ICO一下子能拿到几个亿而且还不受监管,为啥还要真的做事呢?

  当然,我们也看到一些项目募集到资金后真的在做事,但结果怎样大家都能看得到。

  在这个过程中,如果没有更多的消息去刺激市场,导致币价下跌,进而被投资者嘲笑或被催着做所谓的“市值管理”,这几乎是必然发生的事情。

  而之前的ICO、发币更像是用一个概念去炒作的标的物,比起关心这件事能否做成,他们更关心的是币价明天会不会涨,这就是人性。就像1637年的荷兰,有多少人真的为了种花去买郁金香球根呢?这样的泡沫爆掉是必然。

  没有真正落地的Token是瘸子,没有实体业务的支撑,它更像是一个单向的资本游戏,没有工具属性,更没有产生现实世界当中的价值。

  而有趣的是,现实中有大量实体业务需要用区块链去解决已经存在的问题,为什么我们不用区块链先去服务他们进而产生真正的价值呢?我们决定将通证经济改造作为我们的一项主要业务去服务传统企业最核心的促进力,而事实证明,如果你去研究区块链、Token的本质意义和核心能力,你会发现,没有ICO,没有所谓的市值管理,一样可以用区块链解决无数的现实问题。

  02

  区块链的核心能力到底是什么?

  首先,很多人说,区块链是个分布式账本,但实际上,分布式账本本质上是通过区块链的共识基础来构建的一个应用。如同比特币实现了转账,但更重要的是它是电子现金系统,而不是账本本身。账本,只是区块链共识基础上的应用。

  区块链本质上是提供了一个共识基础设施,所有人基于对区块链提供的共识能力的基础,来解决以往互联网应用中无法解决的去中心化共识问题。

  当然,其实个很绕的概念,如果刨根问底,我们甚至可以认为,以往的互联网根本没有共识,共识是中心化公司在他们的数据库里面实现的,你我都相信阿里不会作恶,才会用支付宝互相转账,仅此而已。而区块链在历史上第一次提供了不需要这种中介的信任系统,这才是核心所在。

  所以无论是记账,还是提供治理能力,基础是区块链提供的共识,而这种共识,以前是无法解决的。

  02

  Token的本质是什么?

  Token本质是账本上的一个行,记载了某人有多少某Token,而这个Token到底是什么以及如何来使用,要根据需要解决的问题来定。除此以外,Token不代表任何事,也做不了任何事。

  传统来讲,我们会将Token分为两类:证券类、实用类。通常,前者指的是此前ICO时代用来募资的Token,后者一般是在某个生态体系里面充当的积分、代币。这两种类别的Token往往在白皮书中也会模糊表示,甚至混合使用。

  但这两种分类到底是不是合理,也许值得探讨。我们没有办法简单粗暴地将Token进行分类,实际上在SEC历次对虚拟货币的讨论和听证中,也凸显了这样分类的无力之处。

  Token,在计算机领域指的是“令牌”,持有Token代表某种能力或权益,而这些能力和权益,如何设计并无定数,要看这个系统解决什么样的问题。同理,在区块链世界中,Token也是为解决问题而存在的工具,如何设计Token架构,是所有区块链解决方案中的首要问题。单纯把Token作为货币对待,或者以简单粗暴的方式加以分类,都不符合区块链的世界观。

  03

  的存在是否合理?

  也是个被频频提及的概念,很多项目为了规避风险,只是基于“token不合法“这个简单假设,就宣布不引入Token做区块链项目,这种认知和选择显然是偏颇的。

  在通证经济中,为了激励、记录各方的贡献以确认各方在整个生态中的权限和价值,必定要有一个甚至多个记账单位来负责这件事,Token显然就是记账方式的主要体现。

  而在智能合约、预言机乃至正在探索的李嘉图合约中,能够让机器动识别、确认交易的Token是区块链给这个世界带来的最大改变和驱动力之一,取消Token如同抽掉了一个人的血液,没有血液的传递和运输,任何生物体生态都是无法正常运作的。

  比起,我们更应该在合规层面探讨Token的合规选择和合规路径,而不是粗暴取消Token。

  04

  组织商业体:未来区块链技术驱动下的商业社会和商业模式

  比起“通证经济”,我更愿意用组织商业体来定义未来在区块链技术驱动下的商业社会和商业模式。

  “经济”这个词儿实在太大了,我也不相信在未来可预见的时间周期内,区块链能颠覆经济体系本身。

  可能我跟其他区块链从业者相比,并没有他们那么多的信仰加成,我们更愿意相信持续迭代和产品的力量,个持续改变的过程,而绝不可能是个颠覆的过程。

  组织商业体是提供给新兴公司、组织、机构的一种新的治理选择。此前是想把大家组织一起做事情,希望对各方有所约束和激励,我们唯一的选择是成立一家公司。而现在,在区块链的驱动下,我们完全可以用区块链技术来映射传统公司治理中的能力,实现更有效率的组织模式和激励方法。

  05

  通证经济对传统行业的赋能意义大于颠覆意义

  关于通证经济,我们要明确三个概念,这跟ICO、发币完全不同:

  首先,通证经济不是试图颠覆既有经济,经济体系本身是社会甚至是然规律,不存在颠覆一说。区块链技术以及通证经济的理念对传统行业而言,赋能意义大于颠覆意义。

  其次,通证经济和商业会给新的团队新的治理选择,不是说只有既有的传统企业才能利用通证经济的理念来解决问题和赋能,商业更是对新团队、新组织的一种新的治理选择。

  以前我们想要一起干一件事情,只有注册公司才能用法律工具来保护各方权益,而区块链提供的共识能力则为大家提供了一个新选择,当然这个新选择不能用区块链本身来实现,必须要有应用层的构建和产品才能实现,就如同你无法使用TCP/IP来去淘宝上买东西一样。

  第三,很多人说,区块链技术是个信任工具,错的。

  区块链并没有办法提供信任,而是传递信任的工具。信任不是凭空产生的,必须通过治理策略来保障,现实世界中,我们用司法、立法、行政等方式来保障,而在通证经济中,则必须要构建链上治理的能力,才能同样保障各方的信任链是成立的。

  就具体现实而言,就像互联网一样,我们在组织商业体的这套体系里面,也需要一套分层模型来定义协作关系和治理边界,现在提及的所谓链改、币改的章很多,但似乎每篇章都没有真正把这个概念说清楚,而这个概念如果划分不清楚,那么作为一个项目一定会陷于混沌状态,更无法谈及协作。

  最近半年,我们在服务客户的过程中,逐渐对业务和需求进行抽象,梳理出一套价值观和方法论,并基于他们做了一套系统,帮助更多企业完成通证化改造的尝试和探索,而不是像现在一样,需要我们逐个来帮他们完成分析、开发和实施。

  在网络层,实际上映射的是互联网OSI模型中的应用层,这意味着区块链应用实际上仍然是一个互联网应用,但在区块链的世界观中,互联网的作用被管道化了,成为只负责传输的一层。网络层之上则是由各类公链系统提供的共识层,负责最基础的记账和共识能力的提供。

  工具层在整个体系里面尤为重要,工具层为用户和应用封装了公链技术的复杂度,将公链作为一个服务来调用,应用只需要知道公链提供了一个可信的共识框架即可,而不用关心其技术细节,工具层的存在如同HTTP服务有了IE、邮件服务有了Outlook一样,可以被普通人所使用,在技术和应用普及层面发挥其具备的优势。

  而工具层之上,才是整个商业治理模型的核心:激励、治理、仲裁。一般情况下,多数区块链项目考虑更多的是激励和流通,而治理是一个比较容易被忽视的关键,但就商业组织而言,治理是必不可少的。没有治理层的商业,就像只发工资,而不管管理的公司一样,是无法运营和生存的。

  仲裁层则是一个新的概念,我们认为,如同现实世界一样,组织内部必然会有一些无法解决的特殊问题或争端,必须提交到更上一层来通过仲裁等方式来解决,这有些像商会、工会一样的组织,在一定范围内协调组织内部、组织间无法内部或私下解决的问题。仲裁层有其特殊的组织和治理模型,通常情况下,会以抵押权证明、POS等形式,以投票的方式来对议题进行表决,并提供罚则以督促各方履约。

  合规层是整个商业体系中的最上一层,也是最靠近商业各方参与者的一层,合规层也是与现实世界当中的审计、财务方法相链接的一层,合规层提供有效的工具,将整个商业组织的组织形式,向合乎现实要求的方向靠拢,这层的存在,证明商业不可脱离现实世界的要求而存在,更不可能对现实世界当中的法规、监管、税收构成挑战。

  当前,公链技术尚未完全成熟,可能会发生快速的技术迭代与更新。而与技术快速更新不同的是,资产更具稳定和安全上的偏好。在商业实施过程中,拥有一个可以隔离技术细节、提供区块链技术实现与商业治理耦合能力的工具层显得尤为重要。

  BAO的全称是Blockchains as organization区块链即组织,是一个服务于商业的工具链,同时也是一个治理引擎,它提供了一个一站式流水线引擎,从Token发行、资金募集、DAC治理能力实现到定价和交易的全流程工具,客户只需在BAO系统中注册,按提示完成流水线操作,即可在区块链上建立一个组织商业体,并利用BAO启动私募、交易的前置步骤。

  受益于区块链技术的去中心化属性,客户完全可以在需要时脱离BAO系统行管理他们的智能合约和链上资产。

  而就治理能力而言,如同现实社会一样,在商业的实施过程中,必然存在商业内部无法决策的事项,需要提到更高层级,由更广泛的DAC组织体对该类情形进行仲裁甚至实行罚则,以确保整个商业架构的有效、正向运行。

  我们希望通证经济给未来的世界带来一种新的选择,这种选择是去中介、算法提供信任构成的基础设施,以及在这个基础设施上工作的一系列应用构成的。

  通证经济不是发币,而是改造与赋能。谢谢大家。

  精彩问答:

  Q1:如何用通证激励消费者,与消费者绑定在一起?

  朱峰:其实用通证激励消费者这个问题经常会遇到,大家可能在传统的概念里面还是认为通证是一个激励工具,更愿意使用通证去激励消费者,就像我们之前做互联网业务,甚至说更具体一儿,做020业务去扩展己的业务这样一个概念,很多人认识的一个常态。

  但是我想说的是token除了它的激励功能以外,更多的是治理功能,它提供了一个东西是以前互联网完全没有办法来提供的,token可以让所有的生态参与者或者说消费者一起进来参与一个生态的建设而不仅仅是激励行为。

  所以这里就涉及到,激励和治理。这两个选择是基于消费者的某些行为来激励,但同时可能也要让渡一些权利或者权益给消费者,让他能参与到整个生态的建设当中来。所以在这里理解我们的通证经济其实更多的是一个互相的关系,是一个闭环的关系。

  我可以举个例子。

  我们现在正在孵化的一个项目是一个国内比较有名的一个音乐节奏组织方。他们更希望在这个过程中会有一个激励行为,也就是说,我来给这些选手投票,来参与音乐节的投票就可以得到这个激励的token。

  那拿到激励token之后可能的一个情况是,权益就是你的表决权,可以用这些权益和表决权去参与它在这个大生态里其他项目的一些决策。比如决定这个音乐节下一期请哪些歌手,下一期我们在哪儿办,决策角色这种事情。

  所以大家会发现token其实是一个闭环的行为并不仅仅是一个激励的行为。

  Q2:“通证化改造选择的是具备一定良性业务基础的业务”如果团队的业务本来就是良性的,那么通证化改造带来的价值是什么?

  朱峰:我们指的良性业务是这个业务的商业模式没有明显的瑕疵,它是可以在传统世界当中run的起来的业务,但是传统世界并不是指那种真正的传统传统行业像制造业的公司,但更多的其实就是我们现有的互联网公司,首先要说一下这个业务的前提。

  但是这里会存在一个问题,传统的互联网模式,我们没有办法真正让用户参与进来成为你生态当中的一环,这个我相信做互联网产品的同学都知道,最终我们会发现很多情况下,我们作为一个互联网用户,用着用着就会发现我其实不是这个公司的用户,而是这个公司的产品。

  公司拿走了你的数据,拿走了你的行为,拿走了你能够给这个平台贡献的一切价值和内容之后,其实这个平台本身并不可能给你任何有实质性的回馈。

  为什么说互联网经济走到头儿了,我会发现互联网慢慢变得越来越中心化了,那这个越来越中心化带来的就是慢慢用户不信任感的发生,其次就是慢慢的流失这样一个情况的发生。

  所以我们认为通证化改造更多的是能够让用户参与进来,能够为这个生态去做贡献,去做建设。我们希望在用户的参与之下,在一个合理的治理规则的参与之下,你的业务能够更快发展,能够更快地往前跑。

  而且这个更快是在一个良性的互动基础之上,有一个良性的治理规则的基础之上来执行的,我们知道治理这件事情是非常重要的,为什么重要?

  因为从古代到现在,其实我们并没有找到一个真正能够在一个强共识基础之上的一个竞合模式,我们创建公司也好,我们去做互联网把用户拉进来也好,在这个过程当中,其实这里面都是占大多数的这个人去拥有更大的话语权,或者是公司都拥有更大的话语权。比如说我用淘宝,更多的是阿里对我的的行为有话语权,不可能因为在阿里上开一个店参与阿里的决策,这在过去是不可能发生的。

  所以带来的价值就是一个新的生态体系和生态结构的一个构建。

  Q3:怎么确保通证化改造后的业务收益,能够按预定的治理结构分配?或者说,确保业务收益能够按预定的收益分配方式分配?举个例子:我把酒类业务做通证化改造,然后卖酒赚了一百万,但货款进的是我掌控的财务,我就是不给Token持有者分,你能怎么样?

  朱峰:这个问题可能指的是链上收益和链下收益,这两块儿的收益是怎么来分配的。我相信你可能会明确知道这个链上收益没有太多的意义,可以通过智能合约的形式来按照大家持有的token比例进行有效的分红,当然分红的形式可能会是多种多样的,有以增发的形式来分红,有根据多币架构权益做确认等等形式。

  但是,就有一些公司还会有一些链下的收益,比如说我参与了这个公司,然后我也在链上参与了公司的治理,但是很多业务它会发生在链下也是我收的是现金,我收的是法币,那这一块儿怎么分配。

  那这个分配方式,其实在我们BAO后的白皮书里也有提及,也就是说有链上治理和链下治理,两种可能会引入抵押权证明这个概念去给各方来进行有效的约束力,然后确保这个利益来进行有效的分配,但是具体大家之后还是可以看我们发布的这个白皮书里面的阐述来理解这件事情或者在这个白皮书的基础之上,进行讨论这样的话题,可能会比较节省大家的时间。

  Q5:通证经济可能更适用于有一定现实规模的企业或者公司,但放开来想,用token创建一个经济体系,用来做社区、社群,前期可能更多的是以token激励用户,类似于用户活跃、奖励token。中期token的流转,后期可能社区、社群治。这样的生态,落地的方向会走向哪里?这种模式的发展方向,或者说您觉得切实可行的路径会有哪些?

  朱峰:我试着来回答一下你的问题,因为我觉得你这个问题可能有儿大。其实在我们现在做的这个例子里,这个落地本身其实并不是问题,因为他已经具备了实体的业务。

  具体的甚至它己的社群都已经做然后这里其实并不存在落地的问题,我们只需要考虑我怎样去放大它,通过这个通证经济的模型把治理,把有效的代币体系引入进来。当然每个公司的情况不同,不要去做定制,引入进来之后我们其实是对他已经已经落地的业务进行赋能,而不是空中建立一个新的业务再去落地,不是这样。

  社区治这个是一个大家广泛提及的一个概念,这也是我们希望看到的通证经济最终的一个形态。但是到达这个最终形态,就像我们实现共产主义一样,需要走哪些路,需要怎么去做,中间我们需要做什么事情有哪些方式参与。那这些我觉得现在都很难预测,真的只能是说根据整个技术商务产品这样一个大的趋势,我们不断去探索,去摸索,去建立更多的实力和经验,然后我们在过程中慢慢去摸索出合理的方向。

  我想就这个去中心化的愿景是多说两句,我觉得这个去中心化并不是区块链一定要做的事情,可能在区块链的世界当中,仍然有中心化来保证效率问题,这个应该是不能避免的。区块链保证的是一个信任链的达成,也就是说,即便这里存在中心化的组织,我们通过适当的治理模式和奖惩模型来保证,即便你是一个中心化的机构,你也不能作恶,是这样一个结果,而不是区块链一定要达成去中心化,我觉得区块链技术实施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