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_区块链_数字货币_资讯-比特币吧

不要怀疑,现在就是投资数字货币的最好机会

比特币吧

  不要怀疑,现在就是投资数字货币的最好机会

   来源:海外币圈

  

不要怀疑,现在就是投资数字货币的最好机会

  相信很多朋友都发现,社会上有着一种非常有意思的现象:那就是每一代人在谈到社会机遇这个问题时,几乎都会觉得自己没赶上好时候。

  比如说:90年代工作的人,会特别向往80年代,因为那个时候只要进了外企就能发财,而2000年代的人,则会羡慕90年代,因为那个时候只要下海就能盆满钵满。

  至于2010年代的人呢,又会怀念2000年代,因为那个时候只要进了互联网行业就能赚大钱……一代一代,循环轮回,看上去似乎永无止境。

  己上了大学,又听到了这些比来比去的刺语,心里的痛更是渐深,我不是那种顺来逆受的孩子,偶尔会争辩几句,换来的只是更冷落的白眼,慢慢地,我害怕见人,别人说的一字一句,我只能听之任之,索性,把自己关在小屋子里紧锁房门,不愿抛头露面。怕自己曾经所受的伤害再次被剥开,我开始变的冷漠,没有人能原谅我的伤,我也不用去在意谁懂与不懂。 身若抽丝的苍白 这辈子我想大概就这样过了吧,现在的父亲母亲,一个比一个工作忙,家里总是冷冷清清,只有到年的时候才会团聚,总是在吵架声中度过。我想,他们大概也就吵架打算过一辈子了吧,却从未想过这个家会支离破碎。 放了假回家之后我才知道,他们两个勉强生活了25年,其实,母亲根本不爱父亲,尽管父亲对母亲也是如此冷漠,怪不得,怪不得,母亲从小待我就不亲,我的家长会,母亲从未去过,常年在外面工作不回家。大年三十那天回到家和父亲吵完架就走了,奶奶哭着对我说,我没家了,我笑了,吵吵闹闹,却没想到真的画上了句号,那一刻我哭了,眼泪止不住的流着,心都碎了.......原来,你们一个一个的已经渐行渐远......... 九夏忧伤的演绎 那时候还羞涩,对于爱的萌芽,还是会闭口不提。可是看着自己身边的朋友一个个都甜蜜秀恩爱的样子,自己又羡慕不已,她们也曾问过我,我笑而不语,可能是因为没有遇见自己喜欢的人吧,也可能自己不够优秀吧。 其实,那时候也有人追我,初见他,是在初中一年的九月份,成了那种很聊的来的朋友,那时候,他总是问我,你为什么总笑得那么勉强?别人有欠你钱吗?我不语,只是淡然而笑,我想,他是不会懂我的。后来的后来,他总是在教室里故意找我的茬,我总是躲他远远地,不和他起中正面冲突

  作为数字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数字货币与区块链领域,上面这个原理也完全适用,比如说: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社长遇到的N多人,几乎都会发出这样的感慨:“唉!你说我怎么就没赶上好时候呢?要是让我早几年接触到比特币,现在我是不是也财富自由了?”

  ???

  图:早在2011年的时候,就有人感觉自己接触比特币“太晚了”

  最近风声还是比较紧,想来想去还是建了一个小号,大家可以扫描以下,关注“区块链学习研究”,以防失联。

  非常好,在今天的推送里,咱们就来分析一下。假设时光倒流,我们中的大多数,在2010年的时候因为各种机缘巧合而接触到了比特币,那么问你投身其中的几率有多大呢?

  传统精英的不屑和民间专家的毒舌

  持币者的巨大心理压力

  己上了大学,又听到了这些比来比去的刺语,心里的痛更是渐深,我不是那种顺来逆受的孩子,偶尔会争辩几句,换来的只是更冷落的白眼,慢慢地,我害怕见人,别人说的一字一句,我只能听之任之,索性,把自己关在小屋子里紧锁房门,不愿抛头露面。怕自己曾经所受的伤害再次被剥开,我开始变的冷漠,没有人能原谅我的伤,我也不用去在意谁懂与不懂。 身若抽丝的苍白 这辈子我想大概就这样过了吧,现在的父亲母亲,一个比一个工作忙,家里总是冷冷清清,只有到年的时候才会团聚,总是在吵架声中度过。我想,他们大概也就吵架打算过一辈子了吧,却从未想过这个家会支离破碎。 放了假回家之后我才知道,他们两个勉强生活了25年,其实,母亲根本不爱父亲,尽管父亲对母亲也是如此冷漠,怪不得,怪不得,母亲从小待我就不亲,我的家长会,母亲从未去过,常年在外面工作不回家。大年三十那天回到家和父亲吵完架就走了,奶奶哭着对我说,我没家了,我笑了,吵吵闹闹,却没想到真的画上了句号,那一刻我哭了,眼泪止不住的流着,心都碎了.......原来,你们一个一个的已经渐行渐远......... 九夏忧伤的演绎 那时候还羞涩,对于爱的萌芽,还是会闭口不提。可是看着自己身边的朋友一个个都甜蜜秀恩爱的样子,自己又羡慕不已,她们也曾问过我,我笑而不语,可能是因为没有遇见自己喜欢的人吧,也可能自己不够优秀吧。 其实,那时候也有人追我,初见他,是在初中一年的九月份,成了那种很聊的来的朋友,那时候,他总是问我,你为什么总笑得那么勉强?别人有欠你钱吗?我不语,只是淡然而笑,我想,他是不会懂我的。后来的后来,他总是在教室里故意找我的茬,我总是躲他远远地,不和他起中正面冲突

  真是不好意思,你在接触比特币之后投身于其中的可能性,基本是零。

  为什么这么讲?因为早期的比特币玩家,他们所面临的,是来自于社会和技术的、外人所难以想象的巨大双重压力。

  在今天这篇文章的第一部分,社长首先带着大家一起来看下来自于社会人文方面的压力。

  我们都知道,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当他们遇到不了解的新鲜事物时,第一反应往往是上网搜这东西靠不靠谱,所以你在某些社交网站上可以看见铺天盖地的“如何评价XXX”。

  然而,在比特币刚出现的时候,你除了中本聪的英文白皮书之外,竟然找不到一份靠谱的中文资料或是深度的解读文章!这样一来,如果你2010年在中文互联网上提问“如何评价比特币”的时候,怕是没有一个人会回答你,因为当时中国能够接触到比特币的人,不超过20个。

  这种尴尬的情况,直到2013年比特币价格上涨时才有所缓解,也就是说,各国的“精英阶层”终于注意到了这个神秘的新生事物,那么,他们对此的反应是什么样的呢?我们现在都已经知道了:老派的学者不用说,郎咸平那张猛挥双手的图简直快要成了币圈专属的表情包,而那些接受能力更强的年轻人,绝大部分也没有选择拥抱这项新生事物。

  在这里,我们以当时中国最有影响力的科技社区之一“果壳网”为例,看看在当时年轻精英们的眼里,比特币究竟是什么样一般的存在。

  ?

  ?闹剧、泡沫、罪恶……我勒个去,谁快给我两粒速效救心丸,让我这颗衰老的心脏缓一缓,贵精英这么大帽子扣过来,本社长可是实在承受不起。

  好,言归正传,从上面的表述可以看出,无论是正规科班教授,还是民间江湖专家,在针对比特币的态度上,他们罕见地站在了一条战线上。网络舆论那就更不用说了,只要上面稍带一下节奏,他们就是你手中的加特林机关枪,可以向着目标永不间断地狂喷。

  可以这么说,在2010年之后的几年时间里,你在网上看到的几乎所有关于比特币的消息,几乎都是负面的。

  ??

  图:比特币舆论抨击路线图

  己上了大学,又听到了这些比来比去的刺语,心里的痛更是渐深,我不是那种顺来逆受的孩子,偶尔会争辩几句,换来的只是更冷落的白眼,慢慢地,我害怕见人,别人说的一字一句,我只能听之任之,索性,把自己关在小屋子里紧锁房门,不愿抛头露面。怕自己曾经所受的伤害再次被剥开,我开始变的冷漠,没有人能原谅我的伤,我也不用去在意谁懂与不懂。 身若抽丝的苍白 这辈子我想大概就这样过了吧,现在的父亲母亲,一个比一个工作忙,家里总是冷冷清清,只有到年的时候才会团聚,总是在吵架声中度过。我想,他们大概也就吵架打算过一辈子了吧,却从未想过这个家会支离破碎。 放了假回家之后我才知道,他们两个勉强生活了25年,其实,母亲根本不爱父亲,尽管父亲对母亲也是如此冷漠,怪不得,怪不得,母亲从小待我就不亲,我的家长会,母亲从未去过,常年在外面工作不回家。大年三十那天回到家和父亲吵完架就走了,奶奶哭着对我说,我没家了,我笑了,吵吵闹闹,却没想到真的画上了句号,那一刻我哭了,眼泪止不住的流着,心都碎了.......原来,你们一个一个的已经渐行渐远......... 九夏忧伤的演绎 那时候还羞涩,对于爱的萌芽,还是会闭口不提。可是看着自己身边的朋友一个个都甜蜜秀恩爱的样子,自己又羡慕不已,她们也曾问过我,我笑而不语,可能是因为没有遇见自己喜欢的人吧,也可能自己不够优秀吧。 其实,那时候也有人追我,初见他,是在初中一年的九月份,成了那种很聊的来的朋友,那时候,他总是问我,你为什么总笑得那么勉强?别人有欠你钱吗?我不语,只是淡然而笑,我想,他是不会懂我的。后来的后来,他总是在教室里故意找我的茬,我总是躲他远远地,不和他起中正面冲突

  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便是你当时有幸接触到比特币,而且更加幸运地无视外界所有人的舆论压力、以及比特币价格的巨幅波动,选择了卖车卖房进场梭哈。

  恭喜你,你每天将从父母妻儿那里接到N个感人至深的电话,他们会声泪俱下地劝你遵纪守法做个好人,从传销窝里早点脱身,赶紧回家考公务员进个国企……啥?不听?OK,一哭二闹三上吊,把你生生塑造成不孝子女,你服不服?

  简陋的基础设施+猛烈的黑客攻击

  “拿住币”的最大敌人

  看完了来自社会人文方面的压力,我们把目光转向技术方面的压力之上,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假设你顶住了上面所有的压力,并且跟中本聪同时开始挖矿,三年之内,你的资产也极有可能会被清零。

  为啥?因为你拿不住!

  己上了大学,又听到了这些比来比去的刺语,心里的痛更是渐深,我不是那种顺来逆受的孩子,偶尔会争辩几句,换来的只是更冷落的白眼,慢慢地,我害怕见人,别人说的一字一句,我只能听之任之,索性,把自己关在小屋子里紧锁房门,不愿抛头露面。怕自己曾经所受的伤害再次被剥开,我开始变的冷漠,没有人能原谅我的伤,我也不用去在意谁懂与不懂。 身若抽丝的苍白 这辈子我想大概就这样过了吧,现在的父亲母亲,一个比一个工作忙,家里总是冷冷清清,只有到年的时候才会团聚,总是在吵架声中度过。我想,他们大概也就吵架打算过一辈子了吧,却从未想过这个家会支离破碎。 放了假回家之后我才知道,他们两个勉强生活了25年,其实,母亲根本不爱父亲,尽管父亲对母亲也是如此冷漠,怪不得,怪不得,母亲从小待我就不亲,我的家长会,母亲从未去过,常年在外面工作不回家。大年三十那天回到家和父亲吵完架就走了,奶奶哭着对我说,我没家了,我笑了,吵吵闹闹,却没想到真的画上了句号,那一刻我哭了,眼泪止不住的流着,心都碎了.......原来,你们一个一个的已经渐行渐远......... 九夏忧伤的演绎 那时候还羞涩,对于爱的萌芽,还是会闭口不提。可是看着自己身边的朋友一个个都甜蜜秀恩爱的样子,自己又羡慕不已,她们也曾问过我,我笑而不语,可能是因为没有遇见自己喜欢的人吧,也可能自己不够优秀吧。 其实,那时候也有人追我,初见他,是在初中一年的九月份,成了那种很聊的来的朋友,那时候,他总是问我,你为什么总笑得那么勉强?别人有欠你钱吗?我不语,只是淡然而笑,我想,他是不会懂我的。后来的后来,他总是在教室里故意找我的茬,我总是躲他远远地,不和他起中正面冲突

  很多朋友看到这里可能会比较困惑,这有啥难的?我们放到交易所或是钱包里,不就万事大吉了吗?

  喂喂,老兄,你要知道:当年的交易所和钱包,那可远远没有现在这么可靠,很多交易所的前端界面,长得简直就跟五流电商网站一般,很难让人对其予以信任。

  至于钱包嘛,在最初的岁月里,比特币不仅没有冷钱包,而且连移动端钱包也没有,只有PC端的桌面钱包和云钱包。而对比特币有所了解的朋友应该都知道,数字资产的大额钱包,那是尽量能不触网就不触网的,否则的话,一旦被黑客察觉到你的存在,那资产失守往往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

  图:Mt.Gox早年的简陋界面

  己上了大学,又听到了这些比来比去的刺语,心里的痛更是渐深,我不是那种顺来逆受的孩子,偶尔会争辩几句,换来的只是更冷落的白眼,慢慢地,我害怕见人,别人说的一字一句,我只能听之任之,索性,把自己关在小屋子里紧锁房门,不愿抛头露面。怕自己曾经所受的伤害再次被剥开,我开始变的冷漠,没有人能原谅我的伤,我也不用去在意谁懂与不懂。 身若抽丝的苍白 这辈子我想大概就这样过了吧,现在的父亲母亲,一个比一个工作忙,家里总是冷冷清清,只有到年的时候才会团聚,总是在吵架声中度过。我想,他们大概也就吵架打算过一辈子了吧,却从未想过这个家会支离破碎。 放了假回家之后我才知道,他们两个勉强生活了25年,其实,母亲根本不爱父亲,尽管父亲对母亲也是如此冷漠,怪不得,怪不得,母亲从小待我就不亲,我的家长会,母亲从未去过,常年在外面工作不回家。大年三十那天回到家和父亲吵完架就走了,奶奶哭着对我说,我没家了,我笑了,吵吵闹闹,却没想到真的画上了句号,那一刻我哭了,眼泪止不住的流着,心都碎了.......原来,你们一个一个的已经渐行渐远......... 九夏忧伤的演绎 那时候还羞涩,对于爱的萌芽,还是会闭口不提。可是看着自己身边的朋友一个个都甜蜜秀恩爱的样子,自己又羡慕不已,她们也曾问过我,我笑而不语,可能是因为没有遇见自己喜欢的人吧,也可能自己不够优秀吧。 其实,那时候也有人追我,初见他,是在初中一年的九月份,成了那种很聊的来的朋友,那时候,他总是问我,你为什么总笑得那么勉强?别人有欠你钱吗?我不语,只是淡然而笑,我想,他是不会懂我的。后来的后来,他总是在教室里故意找我的茬,我总是躲他远远地,不和他起中正面冲突

  为什么这么讲?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了解一个词:APT,它的全称是“高级持续性攻击”(Advanced Persistent Threat),也就是黑客长时间盯着某个目标,对其从各个方向进行不同方式的攻击,甚至为此不惜花费时间和精力去布置一个巨大的局,这一整套过程,少则几个月,多则几年,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攻破目标的网络防线,获得其背后的信息或资产。

  一般来说,由于实施成本太高,但从中获得的利益又与之不匹配,大部分黑客对APT没什么兴趣,所以这种攻击一般只发生在国与国之间,或是大型组织之间。主要是为了实现政治目的、而不是经济效益。

  事实上,我们现在所使用的中国互联网,它其实也是无时无刻地面临着外部力量的攻击,只不过这些攻击都不为人们所熟知而已。

  然而,数字货币的出现,使得APT行为——尤其是针对大型交易所数字钱包的攻击,瞬间充满了极大的经济吸引力。

  原因很简单:交易所和大户的钱包里,往往会聚集了相当数量的代币。而在偷盗得手之后,黑客只需要一个暗网的混币器,就可以彻底消失于追踪者的视线中。收益风险比极其之高。

  己上了大学,又听到了这些比来比去的刺语,心里的痛更是渐深,我不是那种顺来逆受的孩子,偶尔会争辩几句,换来的只是更冷落的白眼,慢慢地,我害怕见人,别人说的一字一句,我只能听之任之,索性,把自己关在小屋子里紧锁房门,不愿抛头露面。怕自己曾经所受的伤害再次被剥开,我开始变的冷漠,没有人能原谅我的伤,我也不用去在意谁懂与不懂。 身若抽丝的苍白 这辈子我想大概就这样过了吧,现在的父亲母亲,一个比一个工作忙,家里总是冷冷清清,只有到年的时候才会团聚,总是在吵架声中度过。我想,他们大概也就吵架打算过一辈子了吧,却从未想过这个家会支离破碎。 放了假回家之后我才知道,他们两个勉强生活了25年,其实,母亲根本不爱父亲,尽管父亲对母亲也是如此冷漠,怪不得,怪不得,母亲从小待我就不亲,我的家长会,母亲从未去过,常年在外面工作不回家。大年三十那天回到家和父亲吵完架就走了,奶奶哭着对我说,我没家了,我笑了,吵吵闹闹,却没想到真的画上了句号,那一刻我哭了,眼泪止不住的流着,心都碎了.......原来,你们一个一个的已经渐行渐远......... 九夏忧伤的演绎 那时候还羞涩,对于爱的萌芽,还是会闭口不提。可是看着自己身边的朋友一个个都甜蜜秀恩爱的样子,自己又羡慕不已,她们也曾问过我,我笑而不语,可能是因为没有遇见自己喜欢的人吧,也可能自己不够优秀吧。 其实,那时候也有人追我,初见他,是在初中一年的九月份,成了那种很聊的来的朋友,那时候,他总是问我,你为什么总笑得那么勉强?别人有欠你钱吗?我不语,只是淡然而笑,我想,他是不会懂我的。后来的后来,他总是在教室里故意找我的茬,我总是躲他远远地,不和他起中正面冲突

  因此,对交易所和大户的钱包进行持续攻击(APT),几乎是数字货币领域的黑客们孜孜不倦的乐趣。

  ??

  在这种来自全世界黑客的如潮的攻势之下,自比特币诞生后的数年之间,N多交易所和大户的网络防线接连失守,电子钱包三天两头就被盗,损失数量动辄五六位数。

  己上了大学,又听到了这些比来比去的刺语,心里的痛更是渐深,我不是那种顺来逆受的孩子,偶尔会争辩几句,换来的只是更冷落的白眼,慢慢地,我害怕见人,别人说的一字一句,我只能听之任之,索性,把自己关在小屋子里紧锁房门,不愿抛头露面。怕自己曾经所受的伤害再次被剥开,我开始变的冷漠,没有人能原谅我的伤,我也不用去在意谁懂与不懂。 身若抽丝的苍白 这辈子我想大概就这样过了吧,现在的父亲母亲,一个比一个工作忙,家里总是冷冷清清,只有到年的时候才会团聚,总是在吵架声中度过。我想,他们大概也就吵架打算过一辈子了吧,却从未想过这个家会支离破碎。 放了假回家之后我才知道,他们两个勉强生活了25年,其实,母亲根本不爱父亲,尽管父亲对母亲也是如此冷漠,怪不得,怪不得,母亲从小待我就不亲,我的家长会,母亲从未去过,常年在外面工作不回家。大年三十那天回到家和父亲吵完架就走了,奶奶哭着对我说,我没家了,我笑了,吵吵闹闹,却没想到真的画上了句号,那一刻我哭了,眼泪止不住的流着,心都碎了.......原来,你们一个一个的已经渐行渐远......... 九夏忧伤的演绎 那时候还羞涩,对于爱的萌芽,还是会闭口不提。可是看着自己身边的朋友一个个都甜蜜秀恩爱的样子,自己又羡慕不已,她们也曾问过我,我笑而不语,可能是因为没有遇见自己喜欢的人吧,也可能自己不够优秀吧。 其实,那时候也有人追我,初见他,是在初中一年的九月份,成了那种很聊的来的朋友,那时候,他总是问我,你为什么总笑得那么勉强?别人有欠你钱吗?我不语,只是淡然而笑,我想,他是不会懂我的。后来的后来,他总是在教室里故意找我的茬,我总是躲他远远地,不和他起中正面冲突

  我们要知道,能够在那个年代接触到比特币的人,已经是具有一定计算机水准的极客了,然而就连他们都难以在这生存游戏里苟活下来,你算算你一个小白又能挣扎几秒?就算你在2010年未卜先知,挖了六七位数比特币出来,就凭你那网络安保意识,估计没几天,就得被黑客席卷一空了吧。

  表:比特币早年大型盗窃案

  沉浸在过去的人

  你们错过的岂止是比特币

  好,在经过上面两部分的分析之后,我们可以看出:在没有任何的舆论鼓励、 以及像样的基础设施支持之下,即便让大多数人在2009年就接触到比特币,在社会与技术的双重夹击之下,也基本没有人会拿得住。

  那么,早期入手比特币的财富机会,是否就注定与我们普通人无缘呢?恐怕不尽然。事实上,很多人没有意识到的一点是:尽管时光不会倒流,但是比特币的机遇,实际上已经多次以某种新的形式出现在了我们面前,并成功地和我们中的大多数人擦肩而过。

  这话从何说起?各位读者看下面的这张表格。

  表:每年都会出现的明星项目

  我们不难看出,自数字货币诞生起,几乎每年都会有一些明星项目横空出世,其中一些项目的表现,可以说并不亚于早年同期的比特币。

  很好,问这些几乎一年一度的大机遇,大家有几个人抓住了?对于这些新技术、新模式,我们又做了什么呢?

  很遗憾,就社长所见到的情况来看,在面对这些新生事物的时候,大多数人并没有表现出科技投资者应有的包容性和求知欲,反而因为旧有的思维框架受到挑战,结果如同生物学中的排异一样,把“传销”、“空气”的帽子疯狂扣到项目方的脑袋上,正如他们此前对待比特币一样。

  从这点上来看,就算时代给了你一次又一次的机遇又怎样呢?没有对世界的敬畏态度,缺乏一颗不断学习上进的心,你错过的,又岂止是一个比特币?

  从这一点来看:大多数人其实并没有必要去怀念比特币刚刚出现的那个上古时代。

  己上了大学,又听到了这些比来比去的刺语,心里的痛更是渐深,我不是那种顺来逆受的孩子,偶尔会争辩几句,换来的只是更冷落的白眼,慢慢地,我害怕见人,别人说的一字一句,我只能听之任之,索性,把自己关在小屋子里紧锁房门,不愿抛头露面。怕自己曾经所受的伤害再次被剥开,我开始变的冷漠,没有人能原谅我的伤,我也不用去在意谁懂与不懂。 身若抽丝的苍白 这辈子我想大概就这样过了吧,现在的父亲母亲,一个比一个工作忙,家里总是冷冷清清,只有到年的时候才会团聚,总是在吵架声中度过。我想,他们大概也就吵架打算过一辈子了吧,却从未想过这个家会支离破碎。 放了假回家之后我才知道,他们两个勉强生活了25年,其实,母亲根本不爱父亲,尽管父亲对母亲也是如此冷漠,怪不得,怪不得,母亲从小待我就不亲,我的家长会,母亲从未去过,常年在外面工作不回家。大年三十那天回到家和父亲吵完架就走了,奶奶哭着对我说,我没家了,我笑了,吵吵闹闹,却没想到真的画上了句号,那一刻我哭了,眼泪止不住的流着,心都碎了.......原来,你们一个一个的已经渐行渐远......... 九夏忧伤的演绎 那时候还羞涩,对于爱的萌芽,还是会闭口不提。可是看着自己身边的朋友一个个都甜蜜秀恩爱的样子,自己又羡慕不已,她们也曾问过我,我笑而不语,可能是因为没有遇见自己喜欢的人吧,也可能自己不够优秀吧。 其实,那时候也有人追我,初见他,是在初中一年的九月份,成了那种很聊的来的朋友,那时候,他总是问我,你为什么总笑得那么勉强?别人有欠你钱吗?我不语,只是淡然而笑,我想,他是不会懂我的。后来的后来,他总是在教室里故意找我的茬,我总是躲他远远地,不和他起中正面冲突

  与那个交易所三天两头被攻破、钱包要靠自己编程、以及中文资料极度匮乏的年代相比,我们现在有着更为安全的交易所、更为完善的钱包系统、以及更加流畅的信息渠道,而投资的机会则是不减反增,遍地开花。

  可以这么说,这个行业正处在一个非常微妙的节点之上。

  一方面,它对于新人来说足够友好,让你不用为了搭建专业的基础设施而犯愁,但另一方面,它又有很多的地方亟待改进,从而给我们提供了诸多的行业机遇,借此来实现自我的人生价值。

  所以对我们而言,与其伤感自己“没有赶上好时候”,不如抓紧时间武装头脑,提高认知。因为你所浑浑噩噩混过去的现在,或许正是今后几年人们无比艳羡的黄金时光。

  这么说吧:如果以人类社会做比较的话,现在的币圈,颇像是战后经济景气初始的亚洲四小龙一样,你既无需再去费神于起码的温饱,同时又有诸多的机会来体现自己的价值。

  这个时间节点不说独一无二,也是非常可贵。

  往前几年,就是百废待兴的战后废墟,连填饱肚子、养家糊口都成问题,而往后几年,就是阶层固化的的稳定社会,一辈子只能身处现有职位,几乎没有改变命运的可能。

  尽管其中有诸多乱象,但也有丰富的机遇,这个行业正在发生的一切,就如同《双城记》开篇那句脍炙人口的话一样——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

  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

  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

  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

  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

  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

  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己上了大学,又听到了这些比来比去的刺语,心里的痛更是渐深,我不是那种顺来逆受的孩子,偶尔会争辩几句,换来的只是更冷落的白眼,慢慢地,我害怕见人,别人说的一字一句,我只能听之任之,索性,把自己关在小屋子里紧锁房门,不愿抛头露面。怕自己曾经所受的伤害再次被剥开,我开始变的冷漠,没有人能原谅我的伤,我也不用去在意谁懂与不懂。 身若抽丝的苍白 这辈子我想大概就这样过了吧,现在的父亲母亲,一个比一个工作忙,家里总是冷冷清清,只有到年的时候才会团聚,总是在吵架声中度过。我想,他们大概也就吵架打算过一辈子了吧,却从未想过这个家会支离破碎。 放了假回家之后我才知道,他们两个勉强生活了25年,其实,母亲根本不爱父亲,尽管父亲对母亲也是如此冷漠,怪不得,怪不得,母亲从小待我就不亲,我的家长会,母亲从未去过,常年在外面工作不回家。大年三十那天回到家和父亲吵完架就走了,奶奶哭着对我说,我没家了,我笑了,吵吵闹闹,却没想到真的画上了句号,那一刻我哭了,眼泪止不住的流着,心都碎了.......原来,你们一个一个的已经渐行渐远......... 九夏忧伤的演绎 那时候还羞涩,对于爱的萌芽,还是会闭口不提。可是看着自己身边的朋友一个个都甜蜜秀恩爱的样子,自己又羡慕不已,她们也曾问过我,我笑而不语,可能是因为没有遇见自己喜欢的人吧,也可能自己不够优秀吧。 其实,那时候也有人追我,初见他,是在初中一年的九月份,成了那种很聊的来的朋友,那时候,他总是问我,你为什么总笑得那么勉强?别人有欠你钱吗?我不语,只是淡然而笑,我想,他是不会懂我的。后来的后来,他总是在教室里故意找我的茬,我总是躲他远远地,不和他起中正面冲突

  ?

  ?

  所以,各位朋友,不要怀疑太多,对于普通大众来说,现在就是切入或投资区块链行业最好的时机。过去无法追回,未来难以预测,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握当下!

  伊朗完成法币支持的国家加密货币开发

  暴走时评:伊朗已完成其国家加密货币的开发,该货币由当地法定货币里亚尔支持。 据伊朗当地媒体报道,一旦伊朗中央银行(CBI)批准其使用,将会向银行机构发放尚未命名的数字货币以进行支付、银行内部和银行间结算的测试。

  作者:Jeffrey Gogo 翻译:Penny伊朗已完成其国家加密货币的开发,该货币由当地法定货币里亚尔支持。 据伊朗当地媒体报道,一旦伊朗中央银行(CBI)批准其使用,将会向银行机构发放尚未命名的数字货币以进行支付、银行内部和银行间结算的测试。

  银行将被授予国家数字货币

  伊朗信息服务公司(ISC)首席执行官Seyyed Abotaleb Najafi在与该国中央银行相关的伊朗新闻机构Ibena的采访中表示,国家支持的加密货币“可用于在没有任何机构干涉的情况下进行分布式和点对点的框架中转移。“

  CBI与Najafi的公司签订了合同,该公司是一家成立于1993年的为伊朗银行提供支付解决方案供应商,旨在设计和开发一种用于扩展银行系统服务的国家数字货币,当然还包括规避美国对富含石油的中东国家的掠夺性经济制裁。

  Najafi强调,国家加密货币仍处于试点阶段。 它主要是为了探索数字货币的能力和实用性以及支持金融支付,银行到银行结算和零售银行业务的区块链技术。

  他解释说:

  在得到伊朗中央银行的批准后,它将被用于该国的银行系统......在第一阶段,区块链银行基础设施将被授予给伊朗商业银行,以便将其用作交易和银行结算的代币和支付工具。

  法币里亚尔支持的加密货币中立制裁

  11月5日,美国宣布对伊朗实施严厉的经济制裁,除了仅有8个国家外,其他国家的石油,航运和天然气市场,包括其金融体系,都被其他国家切断。 由于特朗普总统脱离了他的前任奥巴马与德黑兰的接触,5月份的早期制裁针对的是伊朗的货币,航空业和其他行业。

  针对金融体系的制裁措施已经开始损害国际金融结算体系。 本周,美国将全球银行网络Swift与伊朗中央银行切断联系,使该国及其公民陷入僵局。

  据报道,在加密货币领域,全球交易所Binance和Bittrex非正式地将伊朗从受支持国家的名单中删除以获得服务。

  Najafi表示,伊朗国家发行的加密货币由当地法定货币支撑,这是一个有点惊奇的决定,因为该货币目前的波动性和价值正在迅速损失。

  据追踪非正式利率的Bonbast.com称,里亚尔已经暴跌至143,000兑1美元。 官方利率约为41,000里亚尔兑1美元。

  Ibena引用Informatics Services Corporation首席执行官的叙述:

  对于法币里亚尔支持的伊朗国家加密货币,即换取每个单一的国家加密货币,其在中央银行账户中的等价物将被封锁,因此,它从未创造流动性。

  像委内瑞拉一样,它发布了一项名为石油币的国家认可的加密货币,伊朗是世界第三大石油生产国,它希望利用加密货币来弥补石油美元的远期挤压,这种石油美元来自旨在阻止该国石油出口的经济制裁的经济命脉。

  伊朗民防组织负责人Gholam Reza Jalali谈到了加密货币带来的“巨大机遇”,以及他们“如何通过难以追踪的银行业务帮助绕过某些制裁”。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立场,不构成投资建议,内容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