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_区块链_数字货币_资讯-比特币吧

央行:数字货币“横空出世”,将要在这“特殊”的一天正式推出?

比特币吧

  央行:数字货币“横空出世”,将要在这“特殊”的一天正式推出?

  央行从着手研究发行数字货币到现在已有5年。2017年成立数字货币研究所;2018年搭建了贸易金融区块链平台;截至2019年8月21日,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申请了74项有关设计数字货币的专利。频频在官方表态中露面的法定数字货币终于来了!

  央行数字货币80天内落地?

  

央行:数字货币“横空出世”,将要在这“特殊”的一天正式推出?

  北京时间今日凌晨,福布斯发布的最新报道称,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国央行将在未来几个月内正式推出数字货币,初期将向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农业银行、阿里巴巴、腾讯以及银联七家机构发行。根据一位前政府工作人员所透露,央行数字货币可能会在今年11月11日正式推出。

  这位不愿意透漏姓名的消息人士已经向福布斯证实了这七家机构将会接收新资产。但是最终受众人群仍然是13亿中国公民,并不是局限在这七大机构本身。同时他还补充说道,央行希望最终向美国和其他地方的消费者提供该加密货币。“

  但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新闻处面对求证时表示:“目前央行数字货币是否80天内落地还有待确认,一切消息以央行发布的官方新闻为主。”另外,作为福布斯报道里第一批获得央行数字货币的科技公司,蚂蚁金服表示不予置评。

  央行数字货币落地仍面临很大挑战?

  理想与现实总是有一定的差距,尽管央行宣布数字货币呼之欲出,但是并没有发布完整的白皮书,很多技术细节并没有清晰的描述。从目前的信息来看,央行数字货币的落地运行仍然面临很大的挑战。

  深圳科创数字货币国际合作研究课题负责人包宇指出:“CBDC不会突然“横空出世”,技术上也做不到。而且在发行时间上,至少需要一年以后才会有用户测试。”中国银行原副行长王永利也曾发表言论:“央行数字货币怎么代替、使用、控制,如何跟传统货币体系衔接、管理等问题都需要解决。”

  虽然,现在谈论央行数字货币落地的时间还为时尚早。总之,货币体系变革的影响使非常广泛的,所以必须要非常的小心谨慎,不能因为市场上出现了加密货币就着急推出央行数字货币。但是也不能否认,央行数字货币一旦推出,无论对于中国还是国际来说,都会是一项重大的变革。

  本文旨在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央行在比特币和数字货币时代面临的三大困境

  暴走时评:比特币和其他数字货币共同的去中心化特性给全球政府职能转变带来挑战,尤其本文提出了未来央行在数字货币领域可能面临的三大困境,包括数字货币的可靠性、现有存款和信贷系统、数字货币发行时机。只不过这个系统的复杂性需要考验政府的应对能力,至于接下来数字货币会给世界带来什么还不清楚,但是新的变革是注定的。翻译:Annie Xu本文作者Sunil Aggarwal运营网上教学公司Theory Frames,在印度海德拉巴国家法律学习与研究院教授比特币和区块链课程(National Academy of Legal Studies and Research)。

  Dr. Sunil Aggarwal

  全球货币系统正到达历史中的独特拐点,货币的形式正经历一场巨变。

  国家货币种类一度达到200种,现在剩下180种。国家货币要想成为全球货币,需要以现行汇率转换成其他货币。并且出了国境的货币就要受供需法规的约束。相比美元,全球市场很少需要孟加拉塔卡。所以对全球人口来说,劳动力输出衡量标准不是任何一种现实的全球通用货币,而是不同政体的权力中心。

  法定货币的概念支配了整个20世纪和21世纪的头二十年,直至比特币的出现。比特币不涉及任何政治主观性,而是通过区块链这种不断更新的分布式账本,进行基于货币发行的数学设计以及交易支付结算。

  比特币成功解决了数字货币双重支付的典型弊病,其被迅速接受的原因在于它是钱、是支付方式和通信系统的集合。它排除中介的参与,为所有用户提供数字签名的隐私性和安全性。

  比特币出现后短短8年,增加到1000万用户钱包,日交易量达到20万,市值高达60亿美元,并继续呈上升趋势。

  不仅是比特币,这种货币数学逻辑经历了其他货币的改良,现存的比特币类似货币有600多种。其中四个市值高达1亿美元,其中10个市值1000万美元,还有50个市值高达100万美元,150多种货币市值10万美元。

  不仅仅新的货币价值在上升,其日交易量也一直在增加。预计到2020年,智能手机日销售量达到400万的时候,数字货币日交易量可达10亿次。

  每个人发送免费邮件和SMS的世界也可以看到货币轻松转移的可能。这就是政治上四分五裂的金钱概念面临严峻演变挑战的原因。

  只不过从现金发行系统到全球无缝支付系统的转变需要很大的政治变革。国家需要提升其“互动能力”来适应比特币和其他数字货币的非许可型政权相应水平。这也是迷惑了央行,带来三大困境的原因以及决定未来命运的关键。

  困境之一:现金可靠性等同

  所有央行发行大量现金,例如印度储备银行。它创建了高达15万亿卢比的货币基础,现金构成现有货币来源的12%。

  人们愿意相信现金,因为它是目前最好的存储资产。国内的货币是可替代和匿名的,并且有国家政权保证。

  有些货币可在国外流通。这样问题就是怎么发现这么大量的现金并用数字货币库来代替。这就意味着需要发明同样可靠的数字货币发行和支付基础设施。这样每个公民就都需要有智能手机或移动数字设备,并且高效的利用这些设备。

  对于这个有着12亿人口的国家,这是个极大的挑战。因为需要公民数字身份的高度真实注册。但是目前在说服人们转而利用数字支付架构之前,首先需要解决隐私性问题。

  甚至在数字支付方式几乎取代现金的瑞典这样的小国也预计在2025年以前不会完全取消现金使用。取消更高面值的货币对央行来说还太困难,2014-2015年仅仅RBI的货币印刷和发行成本就高达50亿美元。

  如果增加银行分支机构管理成本,整个系统的低效性会带来维持现金遗留结构的难度。想要完全取消现金有其好的动机,但是要让他们像接受脸书那样迅速接受这个事情可能在未来几个世纪都不可能实现。

  困境之二:非可行结构

  第二大问题是现有存款和信贷系统。

  这个模型需要央行和商业银行的二元系统。央行发行货币,商业银行通过其分支机构和ATM网络将其推广到更多人群中。

  普通银行不会与中央银行互动。银行支行是消费者与央行间唯一的联系。银行就像操作系统,商业银行网络就是硬件。

  这两个组成了银行系统,只是这个硬件存在着严重的问题。它是在央行不能直接与客户联系的情况下建立的。所以支行被赋予了贷款和存款功能。

  但是这个银行支行系统累积了太多的傲气。这个网络的扩展经历了太多痛和债务负担。在过去的4个货币政策阶段,RBI将银行回购利率降低了125个基本点,但是银行只将其中60个基本点给了需要资金的终端用户群体。

  在印度,其结果就是经济持续低迷,在这样的二元系统中,央行被证明是只有一半效率的,因为它需要带上自己的同伴,商业银行。

  情况其实还要糟糕,还是印度,公共银行不良运营负荷高,资产压力大。这些银行的市值比其责任少很多,这个状况被恶意违约加重。

  这给货币系统带来很大的法律风险。RBI尝试通过设计新的只有支付业务的银行来绕过这个问题,它给11个新机构颁发许可证书,其中一半是电讯和支付应用供应商,这些银行可能解决存储和支付问题,但是信用问题仍然存在。

  困境之三:发行时机

  中国央行管行长宣布计划发行自有数字货币,只是没有明确时间和货币设计。这会是聚焦用户隐私的许可型货币吗,还是聚焦社会秩序和人们安全的许可型货币?

  它会支持其他货币兑换还是对其有所限制呢?会采用工作量证明机制还是权益证明机制或者两者结合?由于短期国家目标与长期国际规划相冲突的特里芬难题,它会容忍哪种货币主权稀释呢?

  会为人们提供单一支付终端并绕过单独的银行终端吗?会支持直接数字钱包下载获取货币还是与银行合作呢?是否只对纳税人发行呢?发行时间间隔是几周还是几个月呢?

  如果这些问题解决了,剩下的挑战就是这个数字货币什么时候才能发行呢?要等到智能手机广泛应用吗?免费网络可用性会是国家系统的强制性特征吗?

  对于中国来说,这些问题都不重要,对每个央行却至关重要。因为其对政治变革要求很高。说来容易做来难,数学算法货币领域完全是新的游戏。政治设计这个古板的外套可能没办法与新的模式匹配。

  我们目前所有的经验就是Sistema de Dinero Electrónico,厄瓜多尔的电子货币系统,在2015年1月用数字货币替代现金,只是这不是新的数字货币也不是类似现金的资产。所有钱都有政府的中心数据。因此这是类似比特币的吸引支付系统而不是强制支付系统。数字货币相关隐私问题慢慢显露。厄瓜多尔政府一直忽视了,它禁止了比特币和其他数字货币的使用。

  这个有着1600万人口的国家,40%的人口是不用银行业务的,厄瓜多尔的转变需要很长时间,尤其是那些老年的和文化水平地下的人群。这类似在肯尼亚和很多非洲国家获得成功的正式M-Pesa。但是即使在一年之后,厄瓜多尔的系统都未能流行起来,不到10%的人采用了它。厄瓜多尔有极不稳定的货币历史,现在成为如美元一样的国家货币。

  数字货币的尝试目标只是保护经济的未来去美元化,并降低现金印刷成本。这不仅消除了个人的货币自主性,还给政府完全的纳税、通胀和利息率权利。任何尝试这个体验的政治活跃和多样性国家都需要考虑这点以防止危机反弹。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还只能猜测,但是历史性变革近在咫尺,现在的世界是点对点交流和价值转移的时代,保证了人类产出的更好分配。无论这个网络结果如何,都会获得政策支持,国家、技术巨头还是无形的机构会从事这个目前都不清楚,但是我确定有什么正在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