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_区块链_数字货币_资讯-比特币吧

太给力!万亿市场规模,法定数字货币加快发行!

比特币吧

  太给力!万亿市场规模,法定数字货币快发行!

   《中国金融》:9月日,中国人民银行主管金融杂志《中国金融》第7期发表文章《中国法定数字货币发展新机遇》称,中国人民银行04年就开始了对法定数字货币的研究,07年月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正式成立,截至00年4月,已为数字货币及其相关内容提交件、65件、43件专利申请,涵盖数字货币的发行、流通、应用的全流程,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已完成技术储备,具备了落地条件。

  

太给力!万亿市场规模,法定数字货币加快发行!

  中国正积极稳妥推行法定数字货币

  第一,进一步强法定数字货币宣传科普,总结试点经验,扩大应用场景。目前我国的法定数字货币正按照循序渐进的原则稳步推进,已在多地开展小范围试点。

  但民众对于法定数字货币的认知还不够全面,一些人将数字货币与“炒币”、投机画等号,部分机构甚至冒用中央银行名义推出所谓“法定数字货币产品”,进行诈骗和传销。

  在法定数字货币发行之前,应通过多媒体手段向民众普及更多法定数字货币知识,营造良好使用环境。

  同时,要考察试点区域的使用效果,重视市场需求,总结积累经验,跟踪调研法定数字货币对现有体系的影响,确保法定数字货币使用的便利性、安全性、高效性,提高市场接受的主动性,并逐步推广到全国。此外,要适时启动对公领域的法定数字发行和试点工作。

  第二,顺应数字经济发展趋势,建立法定数字货币新型监管模式,快配套制度建设。

  当前,数字经济正深刻影响国民经济各领域,未来法定数字货币将与数字经济互生共促,不断推动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融合,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中央银行应快法定数字货币配套制度建设,在政府与市场、安全与效率、创新与规范之间寻求平衡。在传统监管方式的基础上建立新型监管方式,制定一系列法定数字货币的专项法律法规,在法定数字货币的发行、流通、应用的全流程环节配套相应的数字金融监管制度,制定研发数字货币发行的国家标准,打击非法炒作数字货币行为,为新的货币体系提供完善的法律保障,促进法定数字货币和数字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

  第三,强化理论与实证研究,提升货币政策有效性,助力经济复苏。法定数字货币将使得中央银行对货币供应量、流通速度、货币乘数等数据的测算更精确,进而提升货币政策的有效性和准确性。

  在法定数字货币试点区域,应利用大数据手段强统计监测,运用相关数据开展理论模型构建与实证研究,也可以将试点区域与非试点区域进行对比研究,还可以开展国际比较研究,总结法定数字货币发行的优势,为全面推广搭好政策框架和理论依据以及疫情后经济复苏奠定基础。

  第四,参与数字金融全球治理,强国际协作,掌握法定数字货币主导权、话语权。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数字货币完全有可能突破现有货币体系的束缚,成为“世界货币”。

  数字货币竞争在未来的全球数字经济竞争中居于核心地位,我国有必要“弯道超车”,研究数字货币时代人民币国际化的实现路径,探索发行中国主导的可跨境使用的全球数字货币的可行性。

  此外,在全球数字金融制度建设中,我国应该积极参与并争取话语权,与其他正在研发法定数字货币的国家合作,参与制定法定数字货币国际监管统一标准,掌握数字技术关键领域知识产权,努力在数字经济的关键领域建立全球性竞争优势。

  第五,善用先发优势,抢占第一赛道,驰而不息快发行法定数字货币。货币具有先天的垄断性,数字货币的发行与流通,将对现有国际货币体系、清算体系和金融体系带来巨大的改变和影响。

  因此,对数字货币的发行权和控制权,将成为主权国家间竞争的“新战场”。中国发行法定数字货币具有诸多优势、面临诸多机遇,应速抢占第一赛道,充分发挥效应,并赢得先机。

  上海展开虚拟货币交易所排查整治行动,业内人士怎么看?

  作者:海伦

  11月15日,一份名为《关于开展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摸排整治的通知》的文件截图在网络上疯传。据悉,财新记者向央行上海总部确认了这份文件的真实性。

  如图所示,该通知由上海市金融稳定联席办和人民银行上海总部互金整治办联合下发。主要内容是要求上海各区整治办在11月22日之前,对以下三类虚拟货币相关活动进行摸排。

  一是在境内组织虚拟货币交易;二是以“区块链应用场景落地等为由,发行“XX币”、“XX链”等形式的虚拟货币,募集资金或比特币、以太币等虚拟货币;三是为注册在境外的ICO项目、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等提供宣传、引流、代理买卖等服务。

  这次整治行动的缘起是什么?会不会预示着9.4之后的整治升级?

  从文件内容看,和以往的整治有何不同?巴比特随即采访了几位业内人士。

  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教授胡捷表示:

  这个通知更像是一个预防性的措施。在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区块链技术的背景下,一方面是担心有人误解,将区块链技术和虚拟货币相混淆;另一方面是防止有人利用这个东西,去忽悠大家搞空气币、资金盘。与9.4文件对比来看,其推出的背景不同,当时问题更为严重,现在这些项目都跑到国外偷偷摸摸的进行了,所以这一次主要是预防性的。

  中伦律师事务所于鲁平律师表示:

  这并不是一个升级整治的行动。我们国家关于虚拟货币的交易和发行,从法律的衔接上来看,一直是严厉禁止的状态。此前在中央政治局第十八次集体学习的文件中谈及区块链,强调了这是一个技术。虽然提到在数字资产交易领域可以使用,但这和发行虚拟货币没有任何关系。此外还明确了,区块链技术应该被重点应用在已技术为依托的领域和民生领域。

  作为一个地方性文件,不存在波及其他地区的问题,但据我所知,不少地方都在加强关于虚拟货币的管控,尤其是江浙、广东一带。上海是比较有代表性的,因为在第一次虚拟货币的清查过程中,上海的行动就比较积极,所以这个通知可以看作是过往政策和行动的一个延续。

  一位地方银行高管表示:

  10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区块链技术的新闻出来后,业界就有“正规军进山,肯定要剿匪”的说法,这个文件只是开始,都是预料之中的事情。数字货币本身是没问题的,比如比特币。但通过数字货币的名义来进行非法集资(ICO、传销币、空气币等)、虚拟货币交易以及打着区块链名义炒币等行为必然是和国家发展区块链的大方向是违背的。这个通知是联合公安等部进行的,可以理解为清理违法p2p企业一样的性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