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_区块链_数字货币_资讯-比特币吧

委内瑞拉呼吁ALBA其他十国采用其石油数字密货币

比特币吧

  委内瑞拉呼吁ALBA其他十国采用其石油数字密货币

  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呼吁其他十国采用他提议的石油——petro。而就在此前不久,该国议会刚刚宣布这种新货币的发行属于违法。

  马杜罗于上周五出席了美洲玻利瓦尔联盟——各国通商条约(Alba – TCP)会议。该联盟包括安提瓜和巴布达、玻利维亚、古巴、多米尼克、厄瓜多尔、尼加拉瓜、圣卢西亚、圣森特和格林纳丁斯、圣基茨和尼维斯联邦、格林纳达,以及委内瑞拉。

  

委内瑞拉呼吁ALBA其他十国采用其石油数字密货币

  据拉丁美洲通讯社(Prensa Latina )报道,会议期间,“马杜罗呼吁Alba联盟国家共同承担petro的创建任务。”

  Efecto Cocuyo原因他在会上的发言表示:

  “我呼吁我们为我们的人民而采用petro作为一种一体化货币。”并补充到,以“最高的优先级”来对待这一提案“十分必要”。

  El Comercio随后也援引了马杜罗的发言表示:

  “我现在正式提出petro的提案,ALBA联盟的兄弟政府,让我们大胆地且创造性地将其作为21世纪一体化项目之一。”

  持续存在的问题

  自马杜罗12月初宣布这一计划以来,委内瑞拉的国家就成为一个了处于争议之中的话题。在分配了50多亿桶原油为这一新货币提供支持之后,马杜罗下令发行首批1亿个petro,并组织了一次矿工会议。

  负责人Carlos Vargas 上周宣布,petro预计将于6周后发行,并将预先挖矿。

  但是,就在Vargas发布这一消息的前一天,委内瑞拉制宪国民议会(Venezuelan Constituent National Assembly)宣布该非法。据news.Bitcoin.com此前报道,议会一致投票通过“发行petro无效”的决议。

  在委内瑞拉央行最近举办的一次名为“委内瑞拉的年轻人在颠覆性技术中的作用(The role of Venezuelan youth in disruptive technologies)”中,准备了对国会这一决议的回应。上周五,青年与体育部长Pedro Infante表示,委内瑞拉的年轻人将向国会提议“设立一个专门委员会,负责就各部门提出的实行Petro金融系统进行讨论。”

  “我们建议,ANC(制宪国会)成立特别委员会处理问题。并指派委员会与专家一同持续开展讨论,了解是否需要立法。”

  ∣

  热点索罗斯高调入币圈,究竟是福还是祸?

   来源:金色财经,作者:58coin交易所据报道,亿万富翁索罗斯(George Soros)旗下规模为260亿美元的对冲基金正计划交易加密货币,但目前还未下注。在币市持续下跌之际,“金融大鳄”却选在此时高调入圈,不禁让人揣测他究竟是来抄底的,还是做空的?

  1

  关于索罗斯

  从不看好到入局 是什么转变了索罗斯

  早在今年1月,索罗斯旗下对冲基金已经斥资1亿美元购买涉区块链业务的电商Overstock的股票,该消息已获Overstock执行长Patrick Byrne的证实。

  索罗斯曾说过数字货币有泡沫属性,比特币是典型的泡沫,但也可能因为某些统治者被作为海外藏钱的工具。索罗斯还认为货币应该具有稳定的价值储藏功能,但比特币一天波动可达25%,无法作为一种商品和服务交易的支付工具。

  所以此前索罗斯并不是很看好数字货币。但如今这位“金融巨鳄” 却决定涉足币圈,确实让人出乎意料。针对目前行情,这位数字货币的新粉丝表示比特币不会一下跌入谷底,而是形成相对平缓的顶部位。他还表示非常看好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区块链。

  巧合的是,自索罗斯对比特币发表评价以来,比特币的价格下跌了41%左右,今年一季度比特币市值蒸发逾1200亿美金,成为比特币和全体数字货币表现最差的一季,不知道刚刚转向的索罗斯作何感想。

  五大做空战 引爆东南亚经济危机

  索罗斯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就是他强大的“做空”手法,由他主导的五次大规模的“做空战”可谓享誉全球,除了在香港做空失败(中国同胞厉害啦~),其他四次都成功了,四胜一负的战绩至今无人可及。

  所以认识索罗斯的最好办法就是复盘他的“做空”大战。

  第一次:做空美元

  可能很少有人知道,索罗斯第一次做空的货币就是目前国际上最坚挺的货币美元。1984年,索罗斯发现美国在80年代的贸易赤字不断扩大,但美元却没有依照传统理论预测的那样贬值,反而因为投机资金涌入而不断升值。因此他断定美元终将会贬值,并开始等待时机。他写投资分析日记的好习惯帮他把下注时间定在了1985年8月16日,他旗下的量子基金大刀阔斧地买入了总值7.6亿美元的日元、德国马克和英镑。9月22日,美英德法日达成“广场协议”,核心是协调行动推动美元贬值以解决美国居高不下的贸易赤字问题。随后索罗斯不断加仓日元和马克并开始直接做空美元。四个月后,基金净值上涨35%,盈利2.3亿美元,而全年的净回报则接近120%,刷新了量子基金的利润纪录。

  第二次:做空英镑

  在史称“黑色星期三”的1992年9月16日,英格兰银行在面对宏观对冲基金和其他机构投资者卖空英镑,但缺乏足够外汇储备的情况下不得不贬值。这也使得索罗斯以“击垮英格兰银行的人”成为欧美家喻户晓的“英雄”。

  两德统一之后,德国为缓解通货膨胀压力而提升利率,给包括英国、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等为刺激经济增长而实行低利率的国家造成了很大压力。英镑和里拉对德国马克贬值,逐渐逼近欧洲汇率体系规定的下限。

  1992年9月16日上午,英国政府决定将利率由10%提升至15%,但依然无力缓解英镑下跌之势。当天晚上,英国决定退出欧洲汇率体系,意大利和西班牙紧随其后让本国货币自由浮动。此前,索罗斯向具体操盘的朱肯米勒下令,将做空英镑和意大利里拉的头寸由15亿美元加杠杆升级至100亿美元,最终获利约10亿美元(当时美国大银行全年外汇交易利润通常为3亿美元)。1993年8月,欧洲汇率体系正式结束。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1993年组织了专家对事件进行调查,专家们总结认为,对冲基金没有参与英镑危机最初的反转交易,即使没有对冲基金,英镑的贬值也无法避免。索罗斯又一次精准判定并顺势囊括了巨大利润。

  第三次:做空东南亚货币

  1997年3月,泰国央行宣布国内数家财务公司及住房贷款公司存在资产质量不高以及流动性不足等问题。索罗斯将其视为采取行动的信号。当时泰铢实行的是固定汇率制,汇率波动只能限制在一定范围内,由官方干预来保证汇率的稳定。索罗斯带着大量资金进入泰国,先用美元换泰铢,向泰国央行借泰铢,然后在泰国的外汇市场上大量抛出泰铢回购美元,由于供求关系的变化,泰铢就要贬值。泰国政府为了防止泰铢贬值,抛出大量美元回购泰铢,由于泰国政府的美元储备过少,无法托市,所以只有放弃固定汇率制,按市场供需使泰铢汇率自由浮动。而此时的泰铢已经贬值,索罗斯再将手里的美元换成泰铢,将之前借的泰铢还回,因为泰铢贬值,索罗斯换回泰铢的成本已远远低于他借入的成本。索罗斯正是靠着这方法在印尼泰国赚了100亿美金。

  击破泰铢城池之后,索罗斯并不以此为满足,他断定,如果泰铢大贬,其他货币也会随之崩溃,因此下令继续扩大战果,全军席卷整个东南亚。这股飓风瞬间席卷了印尼、菲律宾、缅甸、马来西亚等国家。然而,与泰国类似的是,这些地区央行的救援再度陷入“弹尽粮绝”的境地。

  所以,1997年7月开始,泰国的泰铢、马来西亚林吉特、菲律宾比索、印尼盾、韩元大幅度贬值,亚洲大部分国家股票市场暴跌,引发经济衰退、企业破产、银行倒闭、房地产贬值、失业率上升、社会动荡和政局不稳。

  有报道称几家宏观对冲基金仅在泰铢7月贬值23%时获利巨大,例如量子基金一个月就赚了11.4%。量子基金的核心人物朱肯米勒9月接受采访时,承认做空泰铢和马来西亚林吉特。一时间,索罗斯和他的同行们成为亚洲的“公敌”和媒体口诛笔伐的对象。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公开称索罗斯们为“全球经济的强盗”,他说“我们这些国家花了40多年建设经济,但是索罗斯这群笨蛋却把一切都摧毁了”,并建议将没有贸易支撑的货币交易列为非法。

  第四次:做空香港货币和股市,但失败了!

  香港在1998年以前政府是不管汇市股市的,只管利率,而且经济体量比较大(亚洲四小龙之一),基本上属于半个自由市场,所以这种很容易成为狙击的标的。

  由于香港的联系汇率制,提高拆借成本必然会导致香港楼市、股市、恒指期货大跌,索罗斯正是抓住这一缺陷,决定玩一票大的:打垮香港的外汇储备系统。索罗斯在拆借港币的同时,借机做空恒指期货,并扬言香港政府在此次战斗中必败!

  在决战的前夕,香港高管曾密会中央政府,并获得了中央允许动用全国外汇储备的支配权!8月14日,香港政府突然出手,动用外汇基金和土地基金同时进入股票市场和恒生指数期货市场大举吸纳,致使那一天的恒生指数反弹560多点,升幅近10%,索罗斯一方大感意外。8月27日,恒指期货结算日前一日,双方开始激烈交战,国际炒家们卖盘排山倒海,香港政府动用200亿港元委托10家经纪行在恒指成分股上围追堵截,最终香港股市当日成交额高达82亿港元。在交割日这天8月28日,开市仅仅5分钟,成交额已达30亿港元!在这一天,港府动用了几乎所有可以动用的外汇储备,全盘吃下以索罗斯为首的国际卖盘,当天,平均每分钟就有价值3.5亿元的股票易手。全天成交额达到了香港股市有史以来的最高纪录790亿港元!要知道前一天全天成交额才82亿港元!整整十倍!随即,香港特区财政司司长曾荫权随即宣布:在此次金融保卫战中,香港政府已经获胜。

  这似乎是属于我们的胜利,不过也有分析认为:1998年8月17日,处于危机中的俄罗斯突然宣布卢布贬值、推迟偿还外债及暂停国债交易,引发了美国和欧洲股汇市的全面剧烈波动,从而导致了包括量子基金在内的对冲基金产生巨额亏损,这是索罗斯无法在香港继续做空的重要原因。

  第五次:做空日元和日股

  索罗斯近年来为公众熟悉的另外一笔“做空”交易是在日本实施量化宽松政策之后。

  知情人士说,自2012年11月起,索罗斯基金在美国纽约、英国伦敦和日本东京三面出击,通过各种“掩饰”手段悄悄地增持衍生产品以达到做空日元的目的。

  2012年夏,索罗斯的得意门生贝森特(Bessent)正式接掌索罗斯基金。当时恰逢日本遭遇9级地震开始大量进口原油,贝森特预测日元会贬值并积极寻找机会做空。直到2012年10月,贝森特前往日本调研,在得知“渴望”日元进一步量化宽松的安倍晋三当选首相几率最大,并且大量日本资金正从澳元高息资产撤回日本国内,这时他感觉做空的时机已经来临。

  2012年底到2013年初,索罗斯通过做空日元获利10亿美元。

  索罗斯除了增加日元空仓外,还买涨日股,日本股票占该公司内部投资组合的10%。因为索罗斯认为日本解决经济困局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货币贬值,而货币贬值会引发另一个现象,就是短暂的股指繁荣,所以这注定是一笔稳赚不赔的生意。的确,日经225指数从2012年11月份8619的低点上涨33%,这又让索罗斯大捞一笔。

  据了解,索罗斯2013年盈利达到55亿美元。

  2

  索入局影响

  纵观索罗斯的五大“做空战”,几乎每次都是满载而归,每次都给对手带来巨大的危机和损失。那么,索罗斯此次进入币圈的目的是否依旧是做空呢?

  对于现在的币市来说,很多人认为并未跌到谷底,58COIN社区的币神曾做过预测,这个底应该在5500-5800美元之间,这个区间会有一个支撑位。如果现在还未到抄底的时机,那么索罗斯很有可能是来做空比特币的。很显然,索罗斯是名副其实的做空搅局者,像索罗斯这样的金融家族进入币圈,对于币圈来讲或许并不是好事,因为像索罗斯这样的大家族绝对是超级收割机,他们一定是带着某种目的入局的。

  索罗斯惯用的做空手段就是在外汇、股市、楼市等市场大量抛售资产,造成市场供大于求,货币贬值。但毕竟加密货币不同于传统的货币,它具有不稳定性,用做空传统货币的方法并不一定适用于加密货币。而且,对于押注比特币,金融市场看法分歧很大,比如,巴菲特和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迪蒙曾表示,他们不会投资加密货币,而摩根士丹利和高盛公司则表示对清算比特币期货持开放态度。

  那么我们大胆设想一下,入圈后的索罗斯将怎么“搅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