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_区块链_数字货币_资讯-比特币吧

区块链从业者DE狗年求职指南

比特币吧

  区块链从业者DE狗年求职指南

  区块链兄弟

  本文约3440字+,阅读(观看)需要20分钟

  

区块链从业者DE狗年求职指南

  抱歉这两天没有发文章,因为想写一个关于区块链行业招聘的指南文章,于是就铁下心找了相关网站的3000多条区块链招聘数据,结果花了不少时间来整理数据,幸好还是完成了。

  文章内容比较简单, 数据应该是真实有效的,毕竟是小编苦哈哈从各个招聘网站汇集得到的数据,但因为没有去重,所以就真实的岗位需求量而言应该没有那么多(智联327条,拉钩近300条,前程无忧800条,Boss直聘200条左右),希望这篇文章能给年后想找工作的各位区块链兄弟有所帮助。

  本文将从以下几个方面来叙述:

  .区块链岗位地域分布

  2.区块链岗位需求特点

  3.区块链人才需求特点

  4.区块链岗位的待遇和福利

  首先,我们来看看区块链求职岗位的地域分布特点

  (点击图片可放大)

  我们可以看到,北上广的岗位数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俗话说人口决定经济,经济决定了机会,这句话好像应用于区块链行业也并无不妥。原因一是北上广都可称之为新科技产业发展的风向标,产业发展成熟之后,才会逐步辐射到全国。在区块链领域,从目前国内各地实际发展环境看,北上广依旧走在最前沿。二是该地区具备政策引导和资源的双重引导。所以有这么多的岗位机会就不见怪了。当然需要注意的是,这里的广是指广州深圳,如下图所示:

  从图上也能看出,北上深杭广岗位需求相对较多。之前巴比特发布过一篇关于区块链城市的竞争力分析文章,文中以北上深杭作为调查对象的原因也可以以此作为佐证,高数量高质量的岗位需求才是竞争力的保证。

  除此之外,我们也发现208年区块链岗位数量在中西部的分布相对较少,西南和中东部地区有一定数量,如果有乌鲁木齐或者齐齐哈尔的兄弟想从事区块链相关的工作,不妨先来东部、东南部地区看一看。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各岗位的需求特点

  由上图我们可以直观的看到,在已有的3000条统计数据中,研发是一个极度火爆的岗位,难道这就是挂个区块链工程师的名头就能找到女朋友的原因?近乎50%的岗位需求都是为了研发而设置,不过像产品、运营、市场销售、研究员,在区块链行业也有一定的岗位需求。

  从不同城市的岗位需求我们也能看到这一点,上图红色部分为研发岗位需求,无论是北上深等区块链发展较为迅速的城市,还是西安长沙等城市,研发已成为招聘的重中之重,其次是产品、市场(包含销售)、运营等岗位的需求量也较多。从岗位需求看,区块链行业对于人才的稀缺,不止是研发一点,对于像年后试水区块链工作的兄弟们来说,不妨试试。

  接下来我们再考虑一个问题,如果你想从事区块链行业,但对于不同的岗位需要具备什么样的技能和条件又有点模糊,我建议你不妨继续看,我们选择研发、市场、产品和运营等来做阐述:

  假如你要从事区块链研发类工作,首先你需要有点区块链开发基础,C++、linux、python、go语言,其次还要熟悉算法、架构等。我们根据研发岗位需求制作了词云,结果证明想做区块链技术开发,还是需要一定的相关工作经验加持,C++、java等是根本,当然你如果亮点很多,还在等什么,投简历吧!

  当然,不同城市对于区块链工程师的要求还是有所区别的,我们从工作经验和学历两个硬性条件看:

  一般而言,目前如果有3年或3年以上相关区块链开发经验,你的求职会变得比较顺利,不过对于没有开发经验的人来说也不用担心,去北上深还是有机会找到工作的。

  从学历要求看,区块链研发一般都是本科起步,上海深圳部分岗位甚至要求硕士以上,相对而言要做区块链开发还是有一定门槛的。

  说完研发在说说产品运营,想做区块链相关的产品和运营工作,我们还是按照以前的逻辑先做一个词云看看:

  相对研发而言,如果要从事区块链产品、运营类工作门槛相对较低,不会要求有太多的行业背景,但是如果你懂点金融,会数据分析应该会是加分项。对于产品和运营的一些硬性条件,综合来说能力大于经验,上海对于工作年限要求不高,北京和深圳倾向3岁的产品(运营)经理,学历来说,一般都是本科为宜,上海对于大专等学历的包容性较强。

  对于市场/销售而言,具备良好的沟通能力,有一定的渠道资源和客户渠道是根本,如果你在金融公司工作过,那会使你年后的求职之旅顺利很多,如果从事区块链相关推广销售工作,对于专业背景要求倒不算特别严格。

  从工作经验和年限讲,对于学历的要求,北京喜好本科生,上海深圳大专也欢迎。对于工作年限,3年为佳,但是也不做强烈要求。

  接下来我要说最关键的一部分内容了,区块链岗位的待遇和福利,做区块链开发,待遇怎么样?那个城市工资给的高?哪个公司干得好会给比特币?当然最后一点,一般情况下还是别想了。

  先说福利,一般入职区块链公司,大家想象的总是项目落地分红,给币给期权给现金,宝马别墅美秘,但事实上可能结果并不总是如人愿:

  简单的说,一般互联网公司有的待遇区块链公司也会有,不过更多的福利还是停留在明天,理想和情怀还是较多,创客和极客是主流,所以一般面试时,除了情怀和明天外,不妨谈点实际的福利待遇,比如20薪?

  提到20薪就不得不说说薪资了,区块链相关岗位的薪资水平,总体而言还是比较可观的!

  (点击图片可放大)

  关于各地薪资的得出,在本文中是通过对招聘网站公开的岗位最低薪资计算出来的,当然,对于许多人来说,这又是被平均了,别打我,说到底行业平均薪资只能是看看就好!

  从数据上看,上海区块链从业者雄冠全国,要赚钱来魔都,北京自然也是不低。此外像广东、福建、浙江、重庆等地薪资都是比较可观的,当然具体薪资不能这么算,还是要考虑下别的因素,诸如岗位类型,地区等,你不能让一个资深开发和刚入门的产品比薪资。接下来还是让我们以研发、产品运营和市场销售岗位为例,聊聊区块链从业者工资是多少?

  (点击图片可放大)

  作为研发人员来讲,如果你在上海、北京等地,平均年收入大概是在20万左右,如果在广东、浙江、福建等地,则是6万左右。在中西部地区,不妨看看重庆和河南,薪资貌似看起来还可以。

  从薪资区间讲,薪资范围在2万/年的区间大约占研发类总岗位的8.6%,薪资范围在8-24万/年区间内的岗位约占36.2%,剩余的47.8%分布在不同区间范围内,参见上图。

  (点击图片可放大)

  区块链产品/运营的薪资一般会低于研发人员,但在这张表上江苏的薪资达到了22.43万每年,别高兴太早,从源数据看应该不具有不代表性,因为基数太少,且有个总监职位拉高了数据,就产品运营职位看,还是建议去北上广,毕竟工资高是王道。

  从薪资区间讲,薪资范围在2万/年的区间大约占产品运营总岗位的20.9%,薪资范围在8-24万/年区间内的岗位约占29.9%,另有.9%的区间为薪资在9万/年左右岗位,剩余的33.3%分布在不同区间范围内,参见上图。

  (点击图片可放大)

  市场销售人员,可以略过贵州(跟上文中江苏的情况差不多),从薪资看市场/销售的貌似都不高,不过因为这个岗位的特殊性,有提成加成,所以没法做准备分析,只能看看就好。

  从薪资区间讲,薪资范围在2万/年的区间大约占产品运营总岗位的23.2%,薪资范围在8-24万/年区间内的岗位约占29%,另有4%的区间为薪资在9万/年左右岗位,剩余的33.3%分布在不同区间范围内,参见上图。

  本文暂时先写到这里。最后闲扯几句,区块链这个行当,虽然出现很多年了,但要说火起来还是最近两年,许多人跟风而动,闻币起舞,小编实在不敢说这是最优选择,无论怎样还需要谨慎对待,年后是找工作的黄金机会,但如果只是为了眼前利益辞去手头大好工作未免得不偿失。摒弃那些币的诱惑,如果真心喜欢区块链技术,不太在乎眼前的利益得失,那就放心大胆的投简历吧。如果有别的心思,建议还是收收心,好好工作吧。

  围观明日以太坊硬分叉升级,有这篇文章就够了

  在不到24小时内,全球市值第二大的区块链预计将启动第六次和第七次全系统升级,届时以太坊全球用户群将被要求对代码进行两次近乎同步的更改。

  (图片unsplash)

  被称为“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和“圣彼得堡(St. Petersburg)”的这两种升级都将以“硬分叉”的方式来实现,这就是说这次代码更改将向以太坊软件中添加与过去版本不兼容的新规则。这两次升级也将在同一个区块进行——区块高度7,280,000。

  如果用户决定升级,圣彼得堡将有效禁用君士坦丁堡代码的一部分,这部分代码在今年1月被发现存在一个影响智能合约安全的重大漏洞。此外,这次升级中的5个以太坊改进提案(EIP)中有4个——根据独立以太坊开发人员Lane Rettig的说法——对于普通用户来说不会被注意到。

  在接受CoinDesk采访时,Rettig称君士坦丁堡主要是一种“维护和优化升级”,他在去年9月份强调,唯一会感受到升级所带来的显著变化的用户群体将是以太坊矿工。

  实际上,一旦激活,君士坦丁堡和圣彼得堡将把以太坊区块奖励的发行从3个ETH减少到2个ETH,就像之前的硬分叉一样——此前进行的拜占庭硬分叉升级将以太坊区块奖励从5个ETH减少到了目前的3个ETH。

  Rettig通过电子邮件对CoinDesk表示:

  “ETH区块奖励的减少……显然将对矿工产生重大影响。”正如信息网站ETHHub的创始人埃里克?康纳(Eric Conner)所解释的那样,这一变化只是暂时的,直到在以太坊的下一个升级项目“宁静(Serenity)”中,以太坊区块链上的矿工最终被新型验证器所取代。

  Conner在2018年9月对CoinDesk表示:

  “2018年末和2019年(ETH的供应)超出了社区最初的设想。ETH现在的通胀率是7.5%……(我们)把它降低到每个区块奖励2 个ETH——大约4.5%的通胀率——作为权宜之计,直到Casper项目完成。”在明天的升级之前,下面是以太坊即将进行的代码更改的一些重要启示:

  1.这次硬分叉升级是一些更新的集合

  除了减少区块奖励发放外,在以太坊区块链更大的Casper FFG升级完全实现之前,还有许多其他技术升级也有望改善其在区块链上的操作。

  其中包括EIP 145“EVM中的位转移指令”、EIP 1014“Skinny CREATE2”和EIP 1052“EXTCODEHASH opcode”。

  关于EIP 145的问题,基于以太坊的房地产市场Imbrex的首席执行官Stephen King向CoinDesk解释说:

  “添加位移指令将使在链上执行某些函数变得稍微便宜一些。这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使在以太坊平台上的开发对于(去中心化应用程序)开发人员来说更具成本效益。”要全面了解君士坦丁堡的每一项提议,包括将在圣彼得堡停用的一项提议,请阅读我们的全面报道:《以太坊君士坦丁堡将至:这5大升级你需要了解》

  2.你可以实时观看这次升级的进展

  目前,区块链浏览器网站Amberdata预计的君士坦丁堡和圣彼得堡激活时间为2月28日 19:15 (UTC)。

  但是由于区块挖掘的速度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以太坊用户、矿工和开发人员需要密切网站实时数据,以了解随着区块数量的增加,这种时间估算的变化。一旦激活,用户可以使用开发工具“fork monitor”实时监控这两个硬分叉的进度,该工具将以太坊区块链数据可视化为时间序列图。

  有关升级时算力、ETH市场价格和节点数量等其他有用指标的详细信息,请参阅CoinDesk的文章《如何在发生时观察以太坊分叉》”。

  3.这次升级之前已经被推迟过

  尽管以太坊社区希望升级能顺利进行,但当谈到硬分叉时,人们永远不能太确定。从以太坊过去的更新中可以看到,一些用户群体可以继续运行旧的软件代码,如果他们愿意的话。

  这是值得注意的,因为早在2018年7月升级测试就开始了,以太坊的开发人员遇到了多个障碍,导致君士坦丁堡的激活延迟。该代码预计最早于2018年10月在以太坊主网上发布,但在以太坊测试Ropsten上出现漏洞,导致在主网的发布被推迟到了今年1月。

  随后,开发人员在去年12月宣布,君士坦丁堡的主版本将在第7080000块上发布——但由于在临近分叉之前被发现的安全漏洞,激活区块的高度再被推迟到了7,280,000。

  要详细了解君士坦丁堡最近的安全漏洞是如何被发现的,以及由此产生的各种决策,以下是自1月份以来所有主要硬分叉开发的整理列表:

  2019年1月11日—在主网上预期激活君士坦丁堡的前一周,开发人员谨慎乐观地认为该版本将顺利发布。

  2019年1月15日—在7080,000区块的预期激活前48小时,开发人员接到了一个重要安全漏洞的通知。《以太坊宣布推迟君士坦丁堡硬分叉,具体升级日期未定》

  2019年1月18日—开发者同意将君士坦丁堡主网的激活推迟到2月底,并提出一个新的区块编号。《以太坊核心开发者提出在2月底激活君士坦丁堡升级》

  2019年2月12日——来自诸如Geth和Parity等主要以太坊客户端的君士坦丁堡和圣彼得堡的最终软件版本发布,并随后在以太坊官方网站上编辑成一篇全面的博客文章。

  4.让我们完成这次升级吧

  由于这次升级的时间很长,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当前社区对即将发布的君士坦丁堡(和圣彼得堡)的情绪。

  正如区块链钱包工具MyCrypto的首席执行官泰勒?莫纳汉向CoinDesk承认的那样:

  “我渴望把君士坦丁堡这道坎迈过去,因为它分散了很多核心开发者、社区和整个生态系统的注意力。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以太坊前进的道路。”独立核心开发者Lane Rettig对此表示非常赞同。

  Rettig说这个计划中的硬分叉已经“拖得够久了”,他告诉CoinDesk,“(开发人员)的东西太多了。”

  “所有该检查的都检查过了。所有系统运转正常。一切看起来都很好,这是一个好迹象。所以,没有挥之不去的担忧……我们需要行动起来,实现我们的下一个里程碑。”Rettig认为,这些里程碑首先包括一项拟议的代码更改,以更改以太坊挖掘算法,使生态系统中的所有矿工都能在更公平的环境中工作。

  此外,还有许多新提出的EIPs供讨论,统称为ethereum 1x,为通向Serenity的中间路线图铺路。最后但并非最不重要的是,开发人员也一直在有关Serenity协议本身的研究进展。

  Monahan对CoinDesk说:

  “我认为,一旦君士坦丁堡成为过去,我们希望社区、教育工作者、开发人员和研究人员能够真正专注于理解这条前进的道路,并与不同技术能力和教育水平的人交流这条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