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_区块链_数字货币_资讯-比特币吧

【区块链日报】CryptoKitties被起诉,委内瑞拉比特币交易量大涨

比特币吧

  【区块链日报】CryptoKitties被起诉,委内瑞拉比特币交易量大涨

   【央视财经:预计2018年-2019年之间会出现一批区块链应用场景和技术】

  

【区块链日报】CryptoKitties被起诉,委内瑞拉比特币交易量大涨

  央视财经《经济信息联播》播出《泡沫散尽 区块链或将真正迎来高速发展期》节目,节目采访了参加2018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的“数字经济之父”唐·塔普斯科特、张首晟、陈磊等,并称预计将在2018年-2019年之间,出现一批区块链应用场景和技术。

  陀螺短评:随着2018年多个公链上线,如即将6月初上线的EOS,在这些基础上,相应的区块链落地应用指日可待。

  【六家日本上市公司本周称推出数字货币交易所计划】

  据CCN,本周,六家在东京证交所上市的公司披露了他们进入数字货币交易所市场的计划。

  这些公司包括预算管理应用运营商Money Forward、娱乐集团Drecom、最大的音乐公司之一Avex、Yamane医疗公司、移动应用营销公司ADWAYS和日本最大的证券经纪公司之一大和证券集团。

  陀螺短评:为什么在全球多家主流数字货币交易所占领了大部分市场份额的情况下,还有那么多公司试图推出交易所?可能是,1、数字货币市场并没有完全发展成熟起来,还有很多人并没有进入数字货币交易的市场,所以这是一个具有相当大潜力的市场,目前还没有饱和。2、因为安全技术问题,即使是主流的交易所也并不那么安全,所以现在入场的交易所如果在安全技术上面具有优势,那入场就并不晚。、由于安全技术、政策不明确等等原因,一个知名交易所倒下的可能性还是蛮大的,所以用户往往会采取分散资产的方式投资数字货币,以降低风险,这意味着一个人会需要多个交易所,所以目前交易所需求还存在。

  【委内瑞拉比特币交易量上周达到0亿玻利瓦尔】

  随着委内瑞拉经济不断下滑,当地居民正试图大量购买比特币来抵抗通货膨胀。数据统计,委内瑞拉人购买的比特币以惊人的速度飙升,上周交易量达到了0亿Bolivars(玻利瓦尔,委内瑞拉货币单位)。

  陀螺短评:按照目前比特币在波动中依然上涨的趋势,对比玻利瓦尔的贬值,委内瑞拉人民疯狂购买比特币并不奇怪。

  【英国对24家公司展开调查】

  据英国媒体报道,英国金融行为管理局正在审查24家公司,并针对一些未经授权的企业获得进行调查,以确定他们是否需要经过英国金融行为管理局的授权,才能进行一些活动。

  然而,英国金融行为管理局也谨慎地指出,并非所有数字货币都属于其管辖范围。

  上个月,英国金融行为管理局与英国财政部和英格兰银行达成了协议,三方将起草一份讨论文件,探讨新兴数字资产可能带来的风险和机遇。英国一家律师事务所的财务专家表示,对英国来说,尽可能的规范行业是非常重要的。特别是在英国脱欧之后,完全有机会在欧洲之外提供一个更适合和区块链初创公司的创业环境。

  陀螺短评:监管加强,政府重视,恰恰是一个新兴产业加速发展的开始。

  【CryptoKitties开发者因涉嫌违反保密协议而面临起诉】

  热门区块戏CryptoKitties的开发公司Axiom Zen日前因涉嫌盗取商业机密,以及违反与NBA金州勇士队球星斯蒂芬·库里签订的保密协议,而被一家名为Founder Starcoin的公司告上法庭。对此,Axiom Zen发表称此项指控并不成立。

  尽管如此,该公司还是暂停了与库里相关的安排。

  截至三月,CryptoKitties的用户数量共计达到150万,交易总额更是超过4000万美元。其中,一些最受大家欢迎的虚拟小猫,已经卖到了20万美元以上。

  陀螺短评:好好奇CryptoKitties是没保密萌神的什么信息吗???

  【点付大头发声抨击吴忌寒:小寒才是“分叉王”】

  5月27日,下午2时,点付大头在“反独才联盟媒体群”中就“矿霸独裁”问题发声抨击吴忌寒。点付大头称:

  第一,当纽约共识已经达成的情况下,吴忌寒单方面破坏了纽约共识,自己分叉了BCH,还声称是被逼着分叉;

  第二,比特币采取匿名开发加社区众包的模式,比特币的护城河在于其,吴江两人为了混要试听,找了个假的中本聪(CSW)来说明自己支持BCH,支持扩容,还请了他到处站台,可惜此人劣迹斑斑,没有公信力;

  第三,BCH通过EDA机制,预挖了几万个币,却对大众绝口不提;

  第四,矿霸吴忌寒在比特币之后又尝试分叉了4种币:门罗,以太,SC,莱特(有些成功,有些失败,但均和创始人闹翻)。

  另外,今天发声怼吴忌寒的,不止点付大头一个,BTG廖翔也在中公开反击他,主要反击吴忌寒的点有:

  1、针对吴忌寒发出的“廖翔正在花钱要求记者写BTG遭51%攻击的消息”,廖翔回应:“51%攻击需要能力与动机。能力方面,只有比特大陆有Equihash ASIC矿机,比特大陆最有能力51%攻击所有Equihash ASIC矿机,至于动机,他不确定。”意思是,吴忌寒在造谣。

  2、廖翔揭露两人去年就有过节,去年廖翔揭穿吴忌寒偷asicboot专利,于是之后吴忌寒就造谣廖翔诈骗且公司破产来报复廖翔。

  、吴忌寒用偷来的专利起诉神马矿机,同时查封了币信吴钢矿场。

  短评:吴忌寒是“东窗事发”,还是“木秀于林,风欲摧之”?

   :

  君士坦丁堡分叉,以太坊的重生之路

  对以太坊核心开发者周智来说,这次再平常不过的分叉被强加了 ETH 的命运转折光环,但他依然相信,ETH 价格不会影响以太坊的实质性进展。

   月 日,Ethereum Foundation 发布君士坦丁堡升级公告,宣布以太坊网络升级预计时间为 29 年 月 6 日。随后,币安、OKEx、火币等各交易所宣布支持以太坊君士坦丁堡分叉。不出意外, 月 6 日之后,以太坊会进入新的阶段。

  这决定来自于 2 年 2 月 9 日的以太坊核心开发者会议,从区块高度 7 开始,矿工可选择是否更改代码进行升级。当然,重要的决定少不了利益的割据,拜占庭硬分叉后下降 4% 的区块奖励再次下调,难度炸弹也随之推后。

  「这次分叉其实就是各方利益博弈的结果。」核心开发者周智称,决定并不是一次会议就决定的,每细微的调整都会影响到对应的利益方,大家都不让步就只能下次再议。

  从大都会(Metropolis)向宁静(Serenity)过渡的整过程,以太坊都过得极其不顺利。多次的推迟和延后,让大都会阶段见证了 ETH 的最高点和最低点。在耗尽用户耐心后,以太坊终于开启了温和的改良之路,但结果怎样,仍显得迷雾重重。

  以太坊以 ICO 募资筹得运维资金,如今在尽量淡化 ETH 的价格问题,这是生态发展到一定程度总会遇到的质疑。起初依靠募资额体现的项目价值在炒作过后回归正常,市场清洗下缩水超 %,项目实际效果也还未显现。

  项目价值最终会由通过技术达到的目标表现出来吗?这疑问恐怕需要漫长的过程去解答。

  以太坊的温和改良

  硬分叉就像手机系统的固定升级,优化设置以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但区块链项目的特殊属性在于,初期赋予的价值肯定方,在项目成长时变成利益关联的牵制方。

  对以太坊来讲,硬分叉更像是一次升级打怪的历险。对底层协议作出调试,替换让系统使用不顺畅的因素,提高整系统的运行顺畅度。本应只考虑以太坊自身发展的日常维护,因为涉及到投资者、矿工等利益方变得困难且拖沓。

  协议在区块高度 7 被激活。虽然给予了矿工选择的余地,但客户端不更新到最新版本,则产生的区块得不到社区的认可,这也意味着,以太坊的硬分叉是社区内部的统一行为,容不得除此之外的第二选择。用户,只需等待钱包提供商更新。

  为什么要进行分叉?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V 神)解释了更加致命的理由。如果以太坊区块链不进行硬分叉,则随着挖矿难度增加,验证会愈加缓慢,以太坊的网络可能会接近瘫痪。这说法也被称为「以太坊难度炸弹」或「以太坊冰河时代」。

  此次君士坦丁堡分叉,时间原定于 2 年 月,是大都会的第二阶段。实际上,测试的时间比预设提前近一月, 月中旬,核心开发组布置好测试网络,因社区矿工们没有切换算力支持,「共识分歧」使得测试网络无法使用,最终失败。

  开发组宣称会调查原因,同时也不得不宣布,推迟君士坦丁堡系统升级计划。明显的技术欠缺因素,难以保证以太坊全部网络节点升级到最新版本;共识未达成导致测试网络无法推进,矿工的力量影响更为直接。

  事实上,以太坊去中心化的治理模式,开发者们相互交流和讨论业务的固定机会,并没有预想的那么高效。每一期达成一致的内容寥寥,分歧点则留到下一期继续讨论。这也不难解释,为什么拜占庭硬分叉经过数次推迟后才得以成功实行。

  早在刚进入大都会阶段,以太坊的变革心思就愈加明显。第一阶段「拜占庭硬分叉」在 27 年 月完成。当时,以太坊加入很多新的特性,包括:zkSNARKs、「revert」功能和」returndata」,以及抽象账户。

  新的名词远不止为智能合约开发者提供更灵活的底层公链那样简单。比为开发者提供更便捷的服务更值得关注的是,这次分叉将矿工的区块奖励降低 4% 的同时,难度炸弹被延迟激活。

  君士坦丁堡硬分叉的目的就更为清晰。其主要内容是「修复」此前拜占庭分叉引发的问题,并进一步改善以太坊一直以来被诟病的,使用成本过高。而最核心的,是下决心完成由 PoW 向 PoS 的过渡,引入 PoW 和 PoS 的混合模式。

  新算法「ProgPow」的代码,只提高普通 gpu 的挖矿效率。降低出块奖励的同时提升了出块的效率。因为使用 ASIC 本身是有成本的,而 ProgPow 会使得生产出来的 ASIC 矿机与显卡相比失去原来的优势,收益逐渐降低,这样一定程度能够遏制 ASIC 矿机,改善算力被集中掌握在少数大户矿工手中的情况。

  其次,就是编程语言本身。以太坊编译器优化各方面的能力,仍无法跟现有的成熟编程相比,如 C++。简单来说,如果底层是采用以太坊这样的智能合约机器引擎,那么用户可以使用像 C++这样很多编程人员去直接写的智能合约,那么它的提供效率也会更高。同时,用户可以选择的编程语言范围也更广。

  技术上,这次分叉有三类转变,一是共识算法。现在以挖矿为主的就是 PoW 这种较为传统的算法。转变后,任何人都就有机会成为一出块人,或者成为一验证者。第二是 sharding(分片),现在以太坊开放一条链,今后会有更多链,能够承载更多应用,吸引更多用户,同时又能够让这些应用上的资源实现交互。这技术是近两年最重要的一方向之一。

  第三就是智能合约执行引擎本身的升级。比如,现在的智能合约履行通过咨询引擎,开发者会提供几种编程语言,以这些为基础写源码作为语言。现在可能有若干社区自己有自己的编程语言,但是这些语言有一定的弊端,包括资金效率不是特别好。因此执行引擎一定程度上能减少低效的语言代码产生。

  根据 Ethereum Foundation 月 日发布的君士坦丁堡升级公告,以太坊分叉已确定在 29 年 月 6 日实行,具体日期会根据这段时间的出块速度波动而推迟或提早 到 2 天,也就是在 月 6 日到 月 日之间。硬分叉将正式终结大都会阶段,同时开启由 PoW 向 PoS 的过度期。不出意外,以太坊将开启到达最理想状态的改革之旅。

  矿工利益再削弱

  工程师只关注项目进程,区块奖励并不在这群体关注和思考的范围内,但其他利益方则不同。对于周智来说,共识的达成需要数次会议已经司空见惯。每两周一次的核心开发者电话会议,迄今为止已经开过超 5 期,但以太坊的改善并没有那么明显。

  虽说开发者核心会议基本以开发者为主,但利益相关的人也会参加,如矿工、投资人。各自的背景代表着各自的利益,不同的利益又产生不同的观点。因而这次的结果,更像是一各方妥协的成果。比如将矿工挖矿奖励由 3 降为 2 ,涉及的是矿工利益。

  此次引入的混合模式,也将开启以太坊 2. 计划。内容包括共识机制、系统架构、协议上的转变。这操作意味着,把整以太坊都重做,产生一全新的以太坊。PoS 的优点很多,突出的两点是低耗电量,和多链并存,改变以太坊高耗能且只有一条主链的现状。

  通俗地讲,就是以前以太坊公链只能北京范围内使用,现在可以为其他省市各打造一条链,这些省市都可以使用。使用的覆盖范围广泛了很多。如果将以太坊看作一安卓系统,这次硬分叉,就是将安卓系统中原来的 函数新增两,使得手机 app 制作者构建应用更方便。整体上,安全系数和环保度更高,机制也更加复杂,这也是难度本身所在。

  矿工利益被牺牲不是第一次,此前拜占庭硬分叉时,将难度炸弹推迟并下调区块奖励,从原来的 5 ETH 降低至 3 ETH。难度炸弹影响以太坊出块速度,短期内不会对矿工造成损。但按照当时 ETH 的单均价 25 元计算,单区块奖励就少 5 元。

  「大致 3 月份后,区块难度会增加,到时候挖矿就比较难。」周智称,这些都是为向 PoS 平稳过渡采取的措施。此外,以太坊会继续推迟难度炸弹,并为用户提供身份隐藏功能,允许其决定自己私钥地址,提升网络的安全级别。

  这次硬分叉一定程度上也是为 2. 做的准备,如挖矿奖励减少,是为了以太坊向 2. 转变更平稳。但问题也同样突出。开发者们并不担心的价格和区块奖励,成为以太坊发展的主要牵制力量。

  「当以太坊真正成为像安卓一样有用的平台,它的价值肯定会发生变化。固步自封是没有用的,大家现在关注的,只是眼前的利益。」周智并不认为这会对以太坊的未来价值有什么影响。

  尴尬的是,减少的区块奖励意味着在相同数量的电力设备下,矿工将获得更少的回报,挖矿收益减少。按照供求关系,挖矿减少,ETH 供应减少,ETH 价格将会上涨。但对矿工而言,ETH 价格增长与否还未确定,挖矿成本增加却已是定局。用价格上涨填补增长的成本,以及挖矿奖励减少的损失,大概率是很困难的。

  以太坊的明天在哪里

  在区块链行业,项目价值往往与其发行的代币紧紧绑在一起。这也催生了「市值管理」类变相操纵市场的行为出现。对那些无法「市值管理」的团队,价值和价格的关系似乎无解。对以太坊来说,牛市掩盖的问题集中暴露,除了成为投机者的暴富代币,以太坊的价值到底在哪里?

  失控的价格表明着以太坊正处于尴尬境地。和比特币相比的加密数字货币绝对「次位」,与 EOS、波场相比的底层公链绝对首位,用户对其表现的价值判断,映射在 ETH 泡暂时稳定的价格上。

  曾经引以为傲的价格变成「人来疯」,最凶狠的时候,ETH 从最高点近 元下跌超 7%,即使是相对平稳的时期,ETH 每度下跌都引人唏嘘。比如 月的一月内,ETH 从 42 美元跌至 2 美元,月跌幅超 3%,市场中充斥着以太坊「药丸」的气息。目前稳定在 元左右。

  按照市值呈现判断,以太坊始终屈居比特币之后,甚至在某节点跌至市值第三名。而作为公链的同时,以太坊又是目前当之无愧的功能最完善最有潜力的公链。一方面,价值是距离第一遥不可及的「千年配角」,另一方面,身为第一公链却难以产生实际效用,尴尬境地下,一再下跌的 ETH 价格,是表现其价值的最直接证明。

  「以太坊肯定有他的价值。因为社会的共识,并不代表技术的革新,所以我们肯定是希望把技术往前推进,而不是宣传现在的市值多少钱。」周智认为,加密数字货币交易市场上的涨或跌,都不是开发者应该关心的,开发者的重点是把这种具有探索精神的新技术研究并实现出来。

  他觉得这才是以太坊真正的价值所在。如果以太坊在大众共识的价值中价格下降,那么对于开发者来说,最多是做的事情的关注变少,可能价值很大程度只是能够增加项目的成功率而已。

  谈以太坊的价值,不得不提到其创始人 V 神。很长时间内,ETH 的价格以及价值与 V 神紧紧绑在一起。年轻、果敢、有见地,受业内赞誉的区块链项目开发者,代表着以太坊的价值。直接表现是:意见领袖般的社交言论,区块链项目首选募资代币,和长期占据加密数字货币市值排行榜第二。

  但现在,情况完全变了。V 神跌落神坛,以太坊价值归零说盛行,混沌过后的清晰让项目本身成为关注点。进展缓慢、技术缺陷、成本较高、去中心化推进困难,每一以太坊的旧疾都在现在急于找到解药。

  而乐观者认为,目前情况下,以太坊有钱,社区开发者积极活跃,多管齐下,有从公链本身去解决的 sharding,也有二层扩容的状态通道,侧链解决方案,目前是最有潜力的公链。

  「从宏观角度观察,数字货币的价格挂钩机制实际上是将主流数字货币作为了虚拟世界中的「一般等价物」,类似于黄金和国家法币在现实社会中的地位。」分析师杨易则认为,公链的应用目前问题太多。通过研究以太坊的相关数据,他认为以太坊的一般等价物作用比底层公链更有价值。

  而尴尬的是,ETH 确实可以承担一般等价物这样的角色,但不管从发行机制、市场共识、还是可操纵性上,BTC 能比 ETH 更好地承担这样的角色。

  并且,从拜占庭硬分叉到君士坦丁堡硬分叉,由 PoW 向 PoS 过渡,不仅是以太坊形式上的转变,更多代表着,这运行近 4 年的公链,要进行触及筋骨的核心机制改革。

  改头换面对即使是以太坊这样经验丰富的「老将」来说,也代表着无限的疑问。按照预期发展再好不过,这次改革还顺带能成为挽回民心、刺激价格回涨的春药。反之则成为部分持观望态度持币者放弃的催化剂。

  货币是一般等价物,也是特殊的商品,这种商品需要长久的时间与实践去又沉淀。杨易指出,加密数字货币需要被估值,被确定价值,而价值尺度是货币的一职能。这就涉及到非证券型数字货币的问题了。一件商品本身没有什么问题,有问题是对它的运用权利和行为。

  一般情况下,ETH 通常充当了募资币,成为项目方和投资者的中介币。「数字货币当然不都是证券,中国就是回避不谈。」杨易指出,涉及募资的行为,各国证券法都有明确的法律条文,但中国主要是非法集资,美国叫做违反发行。中国为什么没有将加密数字货币具体归类,不是法律储备不足,而是法律论证不足。

  还有分叉问题。目前监管机构和传统机构最担心的问题,就是分叉导致的估值困难。以此前 BCH 分叉为例,相关利益方的影响错综复杂,行业内派系站队。ETH 分叉会不会引起同样的问题,对市场造成怎样的影响不可预估,这些都决定了监管目前的谨慎态度。

  不管怎样,结果都充满想象。同时,也将映射在 ETH 的价格上。

  以 27 年 月的拜占庭硬分叉为例,据当时 CoinMarketCap 数据,分叉先是让 ETH 下跌,后又急速上升,至当月 ETH 价格最高点,35 美元。

  一般情况下,加密数字货币交易中,价格变动因素来自于多方面:团队知名度、监管政策、大众关注度、投资情绪等,都会对币价涨跌造成直接影响。多次推迟的君士坦丁堡硬分叉,千呼万唤才出来的升级,无论自身发生怎样改变,关注度是低不了的。

  业内人认为,此次分叉会形成币价利好,将会借势把 2 月份 ETH 价格瀑布式超跌往回拉。但分析师杨易却不认同,他认为,整体上看二级市场的价格和以太坊是否转 POS 关系不是很大, 月底的价格反弹主要是此前超跌严重,以及对分叉的利好预期。

  以太坊是否透支了分叉的预期利好现在仍未可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加密数字货币的价值,一定脱离不了项目本身的表现,以及币价在二级市场的涨跌幅度。

  信仰价值

  凡投身区块链项目,总少不了信仰者。99% 的区块链项目,被项目方纯粹的诈骗所打败。剩下的 %,在信仰者的支持下得以苟活。

  「以太坊是有工程魅力的,goethereum 的开发者代码写的很优雅,做事风格非常严谨。」周智因认定以太坊的价值而成为核心开发者的一员,他形容这种感觉「没有很特别,就是恰好是一份很喜欢的工作而已」。

  在很多像周智一样,身处以太坊核心却未持有 ETH 的人心中,以太坊是一能够容纳自由的「理想国」。没有利益的牵扯,使他们更加坚信以太坊——bug 频出仍极具探索精神的先行者。即使从来没有人能断定,以太坊一定会成功。

  有别于其他公链,以太坊不是单纯的做一区块链平台,或者是暂时满足「用户需求」,而对某些关键属性进行妥协的底层开发工具。在信仰者眼中,它代表着现代国家机器统治下的中央集权和自由缺失。

  「它现有的设计并不是完备的,但是它至少代表着人们对区块链技术真正面向价值落地的探索精神。」

  以太坊亟需解决的扩展性问题,也是 29 年和 22 年主要关注的问题。度过平稳的大都会阶段,以太坊技术层面上功能趋近于完善,指令也会不断丰富。但这过程,似乎总是与普通的以太坊使用者关系并不密切。

  功能优化远未达到用户关注的「质」的转变,就像部署一智能合约,技术上的改进用户是看不到的。真正能令用户感知的,是经过这些调整所呈现的应用,突然变得没那么难用的时刻。因此,以太坊开发者对生态的开发,集中在更好的服务上,比如减少消耗商户使用成本。

  共识即价值。在这去中心化的理想组织,社区的共识是以太坊的价值所在。只要以太坊仍旧没带来实际的社会效益,ETH 的价格就只能随着以太坊项目进程而变化。

  按照计划,现阶段,POW 与 POS 并存,共同驱动以太坊网络。最终过渡完成后,以太坊正式进入 2. 时代。而即将到来的以太坊 2. 时代,温和推进迭代,亦或快速取舍利益,无论哪一,看起来都极其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