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_区块链_数字货币_资讯-比特币吧

区块链:虚拟与现实的博弈(应用篇)

比特币吧

  :虚拟与现实的博弈(应用篇)

  前文链接::虚拟与现实的博弈

  

区块链:虚拟与现实的博弈(应用篇)

  之前,笔者系统的梳理了对于技术和虚拟货币的认知过程,通过表达自己对于行业的看法同时,亦是对自己认知过程的重新梳理,也借此表达了一些自己对于所寄予的希望,称其为:“虚拟与现实的博弈”,今天我们还将继续这个主题。

  正如笔者在前文中提到的,如今这个碎片知识泛滥的时代,垃圾信息充斥在络中,而这对大家最为直接的影响,就是其干扰了大家正确观点的形成,有关于方面的认知如此,有关于任何事物都是如此。

  从比特币到以太坊:技术目前仍然孱弱

  上一篇文章中,笔者梳理了自己对于技术的认知,以及对未来的期许,我甚至将其定义为,80后90后这一代人利用虚拟经济向现实经济发起的博弈,从而弯道超车的契机。而今天,想聊的是技术的应用,目前发展如何,未来会向什么方向发展。

  回顾技术发展的重要节点,“中本聪”的比特币,被我称之为第一代技术,此时的技术尚处于雏形阶段,更像是比特币的附属品,作为一种虚拟货币的底层技术支撑,这种技术在随后被人所发现,并委以重任,但就当时的情况来说,尽管前景可期,但是技术的硬指标并不能落地到其他应用层面。

  在抛弃比特币的纪念意义之后,你就会发现,比特币的实用价值其实很小,而更大的意义是在于其绝对的知名度,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比特币直接反应社会层面对于虚拟货币以及领域的认同度。而以太坊的出现,被我称为第二代技术。以太坊是具有变革意义的技术,原因就是智能合约的问世。

  在智能合约没有出现之前,技术在用作币币交易领域较多,而并不能有效的被其他应用领域使用,在笔者的知识树中,我这样理解比特币与以太坊:

  你可以将整个行业比喻成一片未经开垦森林,比特币只是在这片森林中开辟了一条小路的雏形,而以太坊的出现,给这条路拓宽的同时,还为其增加了铁轨,甚至是路边的小商铺,想要在这条路上做买卖,你就需要智能合约来为你的链制定规则,以太坊以及智能合约的出现,让技术拥有了更多可能,同时也开启了应用的爆发时代。

  从最早的比特币开始,技术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这种去中心化技术,从其出现就有人断言,这样的技术甚至能够改变世界金融经济的格局,而事实上技术的去中心化、防伪、溯源等特性也确实具备这样的能力,只是目前孱弱的技术实力尚且不能支持这样大的动作而已。

  谈谈应用的现状

  很多人都将比特币称之为1.0,而以太坊智能合约给出的变革,就被广泛称之为2.0时代,智能合约出现之后,去中心化应用迎来初级阶段,这时的去中心化应用虽然已经有了雏形,但是扔有许多不足之处,这也是为何现在技术尚不能大范围应用的原因。

  目前以太坊是众多智能合约的公链中,技术实力足够完善,开发社区较为成熟的一个,目前绝大多数的应用都在以太坊络上运行,其中主要分为几大类:

  1、去中心化虚拟货币交易所

  区别于中心化交易所,用户不通过和交易所进行撮合交易,而是通过和智能合约交互进行token(代币)的交易。目前仅支持EOS、TRX等在以太坊络上发行的代币。

  2、游戏以及虚拟物品交易市场

  Dapp中属于游戏类的应用。即游戏需要和各种公链有一定程度上的交互。使用虚拟货币进行充值的游戏不在此范围内。目前的游戏,其实并不具备强娱乐性,是目前游戏的硬伤。

  同时,各种游戏中的游戏资产,可以通过智能合约进行交易动作,虽然目前处于非常初级的阶段,活跃较低。

  那么应用,究竟有怎样的优势呢?

  技术的特性,相信大家都比较清楚,用户可以通过开源的合约快速建立起对于应用项目的信任,以及用户与用户之间交易的信任。同时,应用可以做到数据无法篡改,规则永远不变得特性来赢得游戏玩家的信任,这个过程透明且信息对称,公开透明的特点,暗箱操作几乎很难做到。

  应用也存在许多非常明显的缺点

  1、无法及时响应交互

  目前只能合约的响应速度普遍在1分钟以上,而以太坊络拥堵的时,可达几个小时甚至无法完成交易动作,并且同时存在不确定的等待时间和拥堵可能,所以很难做到交互动作的及时反馈与响应。

  2、指令发送费用高

  因每次发送指令都需要消耗资源,在此类公链上进行动作都需要消耗费用,累积起来其实是一个较为庞大的数字,虽然很多链都声称可以有更低廉的解决方式,但这些方案仍在开发中,这也是应用不能大面积落地的原因之一。

  3、开发环境不成熟

  以以太坊为例,作为较成熟变成语言Solidity,仍然存在许多漏洞。

  大势所趋,但仍需长时间发展

  的发展,对于那些开发潜力市场,保障诗句资金安全,转移线下产业到线上的动作毋庸置疑有巨大的推动作用,这项技术能够进步一,在交易成本以及信任机制上改变人们对于互联环境的看法,以及提供更多的便利。

  时代进步的太快了,2016年还在大肆鼓吹的VR/AR技术如今似乎已经很少有人在提起了,我们总是期待新的概念来刺激自己,但无论如何,技术尚处于一个非常初级的阶段,在币市交易价格波动如此之大的今天,我们不仅看好的是币圈的投资效果,同时也要形成对于其实际应用广阔前景的认知,技术究竟是阵风还是时代大潮的暗涌,能否搭上变革时代的快速列车从此一飞冲天,一切都要看你的选择和认知。

  从以德交易所跑路,普通投资者能得到什么教训?

  大年初五,还在开心过年的我们被一阵爆料给震到,大年初六各种关于以德的稿件开始铺天盖地的传开,大年初七总结文、复盘文开始出现。

  但这些文章的内容大多来自网友爆料,内容重复,而且都停留在表面上,不少读者向我们反馈说看不懂。

  一段话是这么说的:

  如果你能看懂一件事情,那说明这件事情涉及的金钱数额不算很大;

  如果你需要花一阵子才能看懂一件事情,那说明这件事情涉及的金额相当大,千万起步;

  如果你需要在别人的帮助和自己的努力功课下才能看明白一件事情,那么说明这件事情涉及的金额巨大,亿元起步;

  如果你对一件事情一头雾水、看不懂,那么说明它背后的利益已经大到你无法想象。

  还好,EtherDelta(以德)这件事情,只是「金额巨大」的级别,背后是一件涉及多方利益、关联交易的币圈金融诈骗案件,按照当前的 ETH 价格来算,案值在 .7 亿元左右。

  去中心化交易所被SEC盯上,创始人欲脱手

  作为全球最大的去中心化数字交易所,以德可以说是闻名遐迩了,在一年的时间内就靠着智能协议进行交易获得了大量虚拟货币投资者的青睐,在被关闭之前,每日 PV 一度高达 万。

  根据自媒体币奇迹的报道,以德的用户体验极差、存在虚假宣传、没有 KYC 审查、随意上币导致其在美国国内的融资并不顺利,Zack Coburn 多次寻找收购方也无果。

  在 2 月 2 日币圈邦德的采访中,瞿佳炜提到了以德的创始人 Zack 被 SEC 调查,可能是为了避免更多的问题发生(例如 Bitfinex 与 Tether 的关联交易行为),Zack 选择将以德卖掉来保平安。

  作为一有名气、交易量稳健提升的去中心化的交易所,想卖掉自然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这不中国的买家自己找上门来了。

  以德交易所上币规定,代币/ETH交易的需要缴纳.%3%的等值的EDT

  一交易所的盈利方式有哪些?

  虚拟货币的上币费用,通过收取 3% 相等币值的以太坊或其他虚拟货币来作为上币的保证金,部分交易所会规定返还时间与日期,而有些专门收奇奇怪怪虚拟货币的交易所则直接将这部分费用看作是保护费。

  交易所自主发型虚拟货币来激励自己的用户变成投资人,形成利益捆绑,提升交易量,炒作平台价值,同时交易所 ICO 后的主动收割行为也是很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

  此为陈军向Zack打款时的身份证明存档视频

  交易所的交易在 Blood CEO 周楚豪的撮合下,顺利完成。一想买,一想卖,跨过太平洋,一拍即合。通过收集的证据,收购方(下称以德国内团队)已经完成了对创始人 Zack 的打款流程。

  Zack 方也已经向国内团队出具了收讫证明,证明双方已经完成了交易行为,以德的股权已经从美国团队手中移交到了中国团队手中。

  Zack发给中国团队的以太坊收讫

  从资料可以看到,本次交易中国团队支付了价值 26.25 万美元的 ETH。

  真相:内幕交易

  在收购之前,以德的美国团队中就包括以为名叫周楚豪(Joe)的 CEO。经多方消息,周楚豪为国内收购团队陈军的外甥,而且周楚豪也在项目收购方里持有 .5% 的股权,由陈军代持。

  陈军与周楚豪关系亲密

  也就是说在整收购过程中,周楚豪即是项目方,又是收购方,关于收购方和项目方,都了如指掌。

  对于这一事实,相信整中国收购团队也是清楚的,毕竟购买一交易所,才 2 万美金这么便宜的事情,肯定要承担一些代价,作为中间人,周楚豪的代理收益肯定是非常可观的。

  而周楚豪在收购后的以德里也占有股份,也就意味着周楚豪+陈军所占的份额,是可以在公司拥有很重的话语权。

  另外关于中国团队这 2 万美金的来源问题,经过线人爆料这部分资金来自于一叫做梅州帮的组织。

  具体这组织是干啥的,就不说了,大家自己去查,不再讨论。

  顺利交割,以德交易所易主中国团队后开始私募

  ICO 开始运作之后,私募非常顺利,Token 优惠折扣大甩卖,私募顺利完成,23643.7229ETH。

  泄露的以德私募购买协议

  然而按照计划,国内团队希望众筹能实现和私募一样的效果,拿到最少 ETH,毕竟有全球最大的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名声来背书。

  在众筹页面上线之前,整团队还是一派祥和的,有说有笑有讨论,但已经看出一些端倪。

  比如作为股权平分的几人,美国技术团队却只对陈军进行沟通,说明陈军已经获得了美国团队的权力认可,是这团队在美国人眼里的 leader。

  又或者说在整收购过程中,陈军在整沟通过程中与美国团队的沟通比较密切,在最新的以德官方回应公告中也重点体现了陈军在整对内对外沟通中的地位。

  真相:管理团队承认拉币来稳军心,有炒币嫌疑

  通过曝光的截图来看,国内团队已经深谙币圈币值规律,只要 ICO 发行了 Token 并上交易所交易,必定会有庄家来拉盘,提升币值,让所有韭菜入局进行交易,通过拉盘砸盘的基本操作,收割一波韭菜,毫无压力。

  但是这一稳定军心的做法却没法继续进行下去,因为携带私募地址私钥的陈军已经跑路,原本按节奏长期收割韭菜的做法却被陈军釜底抽薪。

  保存的以德众筹页面截图

  然而,引爆这起争端的事件发生了:众筹不成功,仅获得了 9526.722ETH。

  团队开始争论:负责 EDT 项目的 Luna、Jerry 认为即便是众筹效果不理想,依旧需要按照白皮书的计划继续进行下去,Token 的市场表现可能开始不会特别理想,但是可以通过拉盘来提高币值,炒热市场,激活投资者的热情。

  但是团队的其他成员陈军和周楚豪则希望让众筹和以德的形象一致,作为优质的区块链项目,以德的众筹金额应该翻倍,应该拿到 6 万 ETH,需要继续融资。股权平分带来的 2V2 对峙局面,无法继续推进的项目只能剑走偏锋。

  对于众筹,以德的用户也表示是诈骗,Token架构太模糊,不透明,是一种“奇怪的融资方式”

  史上第一次一项目,两 Token 的局面出现了:陈军拉着自己的亲外甥周楚豪开始了另外一场戏,他们将继续众筹,新的 Token 名叫 EDG。

  更让人害怕的事情继续发生:势力对等的团队,一拿着私募的钱包私钥,一拿着众筹的钱包私钥。

  众筹不顺,以德团队开始撕逼导致交易所无法正常运作

  2 月 日,以德网站因为陈军要掌握控制权,对平台代码进行修改,导致网站崩溃。随后美国团队要求中国团队做出妥协,网站修复。

  但是上周,以德再次崩溃。目前 EtherDelta Token(EDT)币值已经归零。截至发稿,以德网站再次恢复运作,但网站打开速度极慢。

  目前EDT币值已经归零

  对于技术团队,孙瑶表示有 4 全栈工程师来负责。

  真相:技术团队没有能力实现以德的2.版本蜕变

  纵观以德国内团队白皮书(自称以德 2.),实际上这团队完全没有这能力来完成所谓的 . 到 2. 的蜕变,其宣称的 2. 版本,其实只是在原来版本的基础上修改了界面。

  以德中国团队与技术外包团队的协议

  甚至对于去中心化的智能合约技术,这 2. 团队都没有能力完成开发工作。根据曝光的合同文件来看,国内团队花费了 5 ETH 请另外的技术团队来开发智能合约系统。

  从陈军胡乱修改以德网站代码来看,就已经说明这团队的技术是杂牌军,甚至没有能力把代码回滚,只能把网站搞崩溃。

  官方团队发布声明,承认以德跑路事件为诈骗,并已经向美国纽约警方和 BVI 发起了诉讼,美国 SEC 又一次参与到以德的调查中来。

  官方团队还表示陈军与周楚豪里应外合进行诈骗,修改以德网站代码导致网站崩溃,同时还否认了之前震惊币圈的「交易所分叉」是以德中国团队和美国团队的行为。

  目前以德受害者报案群人数已经超过 5 人,经调查统计已经报案或准备报案的人数位 29 人,遍布全国各地。

  官方声明发布后,受害者表示「以德第一季已经结束,第二季即将开始」。

  最后的教训

  带各位了解一下以德的私募与众筹过程中的问题与风险分析。

  一项目的良好声誉能否成为投资者向其投资的背书?

  几乎所有投资者在进行投资的时候第一眼看的就是项目的名字,如果这名字熟悉或者见过,这就代表着它在媒体上具备比较好的声誉。

  如果在媒体报道或者口口相传中提到项目方有正面评价,那么投资者对于项目会更看好。良好的声誉是赢得投资者信赖的第一步,但也在成为不少骗子正在学习的方法。

  例如很多项目为了抬升其价值,让投资者信任这陌生的东西,会选择让名人或者知名机构来背书。

  比如当一团队很弱的时候,他们会在投资机构上抬升自己的价值,例如「真格基金领投」、「硬币资本投资」等行业内投资区块链比较积极的投资机构,让普通投资者觉得「跟着大佬一起赚钱」没问题。

  但需要注意的是,知名投资机构的投资也不一定意味着这项目 % 会成功。

  在已经曝光的不少诈骗项目中,可以看到项目方为了骗取投资者的信任会编造大咖投资或者担任顾问的消息,让不去进行信息核实的投资人直接上当受骗。

  真格基金、硬币资本、李笑来、老猫、赵东等人,都已经成为诈骗团伙的必备名单,随便用,机构和大咖也很少出面澄清。

  私募的成功是否意味着众筹一定会成功?

  ICO 私募其实是一件比较艰难的事情,首先需要项目方在圈内有足够的人脉,同时也需要项目方有很强的兜售能力。

  私募的投资人既有币圈大佬,也有大户投资者,也有机构投资者,他们直接用以太坊来兑换项目的 Token。

  这部分 Token 不仅相对于众筹价格便宜,而且没有团队 Token 的锁定期,上币后就可以开始交易,项目方联合投资人拉盘抬价的情况,几乎每 ICO 都有。

  只要这项目足够有说服力,私募其实也比较容易完成,投资者除了要做价值投资之外,还需要尽快地把手中的 Token 卖掉变现。从 ICO 到上币,最快一月就可以完成,2 月投资方都可以收回成本,甚至可以爆赚数倍。

  而普通投资者进行投资时就没有这么多的顾虑,他们不会考虑到这么深,如果一项目没有让普通投资者一眼就看到的亮点,他们很少会入手。尤其在现在 ICO 遍地的情况下,ICO 众筹的难度越来越大。

  以以德为例,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名气不如火币、okex,甚至不如一些二流的币所,虽然是世界第一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因为名气不够大,以德的众筹还是缺点魅力。

  它每日数万的活跃用户里,看来没有多少人有信仰。再加上其他币所的玩法越来越多样,去中心化交易所的招牌在 ICO 过程中确实很难打响。

  而且中国团队收购国外交易所的投机行为实在是太明显,也会对 ICO 的众筹带来阻碍。

  二流团队能否成就一优秀的ICO项目?

  现学现卖,是目前绝大多数 ICO 项目正在做的事情:

  「被人发糖果,我们也发!」「空投,没问题,我们也空投!」「找大咖投几币来背书,没问题!」「承诺上火币交易,妥妥的。」

  白皮书上显示的高管名单

  在以德的团队中,除了瞿佳炜之外,其他人都是现学现卖的区块链「专家」。据传闻,以德中国的高管团队背后有地方财团支持,陈军据传只有小学文化。

  这样的团队,甚至都没法说是二流团队,只能说是想捞钱的三流团队。

  从高管的资料来看,都没有 ICO 的运营经验,在本次混乱的交易所跑路实践中,缺乏经验和合作,是导致事态不断恶化的一重要原因。

  因为缺乏经验,团队之间的互信也难以建立,4 人立刻就组成两两对峙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