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_区块链_数字货币_资讯-比特币吧

观察:徐小平吹响了区块链革命的号角

比特币吧

  孙斯基观察:徐小平吹响了区块链革命的号角

  宇宙的衣裳,

  你就做一盏灯吧,

  做诞生的玩具送给一个小孩子,

  且莫说这许多影子。

  

观察:徐小平吹响了区块链革命的号角

  ——冯文炳《宇宙的衣裳》

  最近,朋友圈已经被徐小平刷屏了:

  著名天使投资人、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悬赏一枚比特币“缉拿”将其内部分享外泄的泄密者,并回应“区块链革命确确实实已经到来”:

  徐小平后来甚至还在被泄密的群中表示,他非但不生气,反而还想奖泄密者一个比特币!并且称自己“终于确立了这个信念:一场区块链革命已经降临!”,要“加速、加油,带着自己的企业稳、准、狠、快地开进区块链时代!”:

  后来泄密者出现,再次刷新热度:

  于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区块链花到处开:

  此事一出,不管是币圈还是链圈,从业人士全都集体高潮!不仅如此,这次终于不再只是圈内人的自娱自乐了!今日,分布式资本合伙人沈波先生也发表了长文《区块链的市场现状、落地与投资逻辑》,其见解独到而深刻,孙斯基不做摘录,希望大家能自行搜索看看。

  区块链火到什么程度了?连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都开始开玩笑了:

  FortWorth_SEC:“我们正在考虑在我们的名字中加入‘区块链’,这样我们就可以增加70000%的粉丝了。”

  要知道,SEC这严肃的美国监管机构,可并不总是对这些资产的立场如此放松!皮这么一下是要像紫光阁、新华社学习呢?定睛一看,这种现象倒也见怪不怪了——130多岁的传奇公司“柯达”都拼了老命搞起区块链了:

  早在2012年,柯达就因为战略失误被迫申请破产,重组为一家小型数码摄影公司。最近,柯达公司宣称其将和Wenn Digital公司合作发布柯达币(Kodakcoin),称为数码摄影创建一个新平台。柯达币是“一种以图片为核心的数字货币,将助力摄影师和代理机构在图像版权管理上有更多的控制权”。受此推动,柯达股价周二上涨了77%,大涨逾一倍,收盘报6.8美元。

  而我们饱受诟病的大“癌股”中,其游戏第一股游久游戏,也宣布布局区块链游戏业务,其股价突然发力并封住涨停:

  游久游戏称,旗下子公司游久网将率先上线区块链游戏频道,并将在区块链频道内接入区块链游戏产品。公司将全面投入区块链游戏产品研发,同时也会寻求优质区块链游戏产品。游久认为,区块链的引入可以解决国内游戏产业存在的诸多问题,例如分发渠道被巨头垄断、真实流量稀缺且价格高昂、游戏研发CP分成比例极低、游戏生命周期越来越短、玩家流失严重等等。

  不仅游久,九城游戏也已涉足区块链,与Red Ace Limited公司签定股份增资协议。九城将增发3,571,429股每股面值0.01美元的普通股份给Red Ace,获取Red Ace所拥有的Maxline Holding Limited共计29%的股份。

  360的事情就不用说了,大家都知道。而金山毒霸的安全专家,也表示区块被认为是继蒸汽机、电力、互联网之后,下一代颠覆性的核心技术。难不成是受了雷布斯的影响?

  说一桩孙斯基所在城市发生的事情:日报今日报道,联合银行已成功试水“区块链+贸易金融”。联合银行与中国建设银行浙江省分行合作完成全国首笔跨行同业区块链福费廷交易(Forfeiting,包买票据或票据买断的资金融通形式),这是“区块链+贸易金融”领域的一次重大突破型创新应用。

  果然如此,孙斯基就说么,前有建行打头,国内的其他银行早就应该跟上节奏了。而在国外,华尔街传奇交易员Mike Novogratz表示,将开办一家专门用于数字货币和区块的商业银行,并计划让该银行上市。周二,Novogratz在一份声明中提出了一系列详细的交易计划。这些计划如果获得成功,将筹集2亿美元,并通过一家控股公司,令Galaxy Digital在加拿大多伦多TSX Venture交易所上市。

  说起数字货币,大家都知道韩国是炒币最疯狂的国家。韩国比特币交易量全球排名第三,仅次于日本和美国。最近韩国网站Samurain发起的数字货币投资调查显示,31.3%的被调查者正在“炒币”,平均每位“币民”的投资金额为566万韩元,相当于人民币3.45万元,21.1%的受访者表示收益率约为10%;19.4%的人所获利润已经超过100%,整体来看,实际平均收益率已经达到了425%。

  2018年1月,韩国金融监督管理局(FSS)公布了2017年加密数字货币交易所存款的法定货币兑换金额数据:截止2017年12月12日的存款余额为2.067万亿韩元(约合1.9亿美元),比2016年底的322亿韩元(约合3030万美元)增长了64倍。比特币交易所的广告开始出现在首尔的机场、公交站,比如影视明星李栋旭就代言了Coinone的广告:

  不止发达国家,在非洲,比特币也成了千禧一代的黄金。在非洲大陆的部分地区,尤其是拉各斯、内罗毕和约翰内斯堡等商业中心,越来越多的人发现,数字货币为一个费用昂贵的问题提供了更便宜的解决方案,那就是跨境转移资金。诸多中产阶级都在自己的智能手机上下载了数字钱包,并且从不离手。比如下图这位住在坎帕拉郊区出租房的Peace Akware,就希望通过用比特币投资赚到的钱购买一辆汽车:“我每天都会查看比特币钱包,任何我能查看的时间,每一分钟都不容错过。”

  回到国内,今天最刷新思维的事情应该就是兴业银行和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鲁政委所发表的观点了:“只要有人愿意为比特币付钱,它就是有价值的,但由于其去中心化的特征,无法为政府带来铸币税,没有国家政权保证其信用,因此不可能成为法定货币。比特币更大的价值在于它们为未来数字货币的发行做了重要探索,让我们看到了无纸化的数字货币运行和更方便的跨国汇兑的可能。”

  比特币不提,这两天颇受瞩目的瑞波,被爆出希捷是其大股东!希捷是Ripple的A轮和B轮投资者,这消息放出来后,整个华尔街都疯了,全美投资者都在争着买希捷的股票,让一直老实做实业的硬盘老大西数着实目瞪口呆。希捷的股票在1天之内升了7%!那么希捷赚了多少钱?根据已经公开的信息,希捷科技在2015年,用了2800万美元投资Ripple公司的A轮,在2016年,用了5500万美元投资了Ripple公司的B轮。目前Ripple公司拥有61%的Ripple币,按照这几天的3美元每个价格来估算的话,那么价值为1830亿美元!

  区块链的革命是真的挡不住了,甚至随手一翻就能翻出一条启事:

  各位老铁,引用下暴走漫画王尼玛的话,“动动脑子啊!”还看不明白什么形势吗?

  区块链如何用于解决内部欺诈问题

  欺诈影响各种行业和地区的各种类型和规模的组织。后果可能是直接的,通过经济损失,或间接的,通过罚款和声誉后果。根据注册欺诈审查员协会(ACFE)的“ 2018年国家报告 ”,全球公司在2018年的内部欺诈计划损失超过70亿美元,该协会分析了来自125个地区的公司的2,600起真实的职业欺诈案例。 23个行业。解决欺诈风险是所有组织面临的主要挑战。

  区块链作为解决方案

  Blockchain是一种设计反欺诈技术。区块链技术的本质是一个共享和防篡改的活动记录,这些活动由分布式计算机网络加上时间戳并进行验证。这提供了对交换信息的近实时审计跟踪。因此,即使在区块链上记录了欺诈性信息,也可以通过一种简单的方法来识别和标记相关的交易。

  在数字货币支付的背景下,几乎不可能进行欺诈性交易。从一个数字货币钱包发送到另一个数字货币钱包的价值不能超过发件人钱包中记录的金额。因此,在以数字货币进行交易的组织中工作的员工会发现很难篡改付款记录,从而防止了许多资产盗用计划,例如盗窃公司资产 - 据ACFE称,这占据了报告的欺诈案件的89%。

  对于尚未以数字货币(绝大多数,目前)进行支付的组织,他们仍然可以利用区块链技术的好处来阻止欺诈行为。例如,当创建,编辑,存储,交换或销毁诸如财务报表,Excel表格或易于篡改的任何其他敏感数字文件的文档时,这些活动可以自动“记录”在区块链上。

  将这些交易记录到诸如比特币或以太坊之类的公共区块链的过程被称为锚定,其中仅广播与特定活动(例如,电子邮件交换)或文件(例如,护照扫描)有关的哈希或加密参考码。作为区块链交易的一部分。然后,这些区块链交易可以被任何人查看,以实现完全的公共责任,或者仅限于那些被授予查看或访问原始文件以供检查的权限的人,例如外部审计师或监管者。

  在这种情况下,区块链可以非常有效地解决财务报表欺诈计划,其中包括夸大资产,收入和利润,以及低估负债,费用和损失(或相反) - 每个案例的成本中位数为80万美元。 ACFE报告。因此,了解这种可审计性和这些记录的持久性的潜在欺诈者不太可能实施他们想要的方案。

  为什么会发生欺诈行为以及如何处理欺诈行为

  缺乏内部监督与高压工作环境相结合,为组织欺诈行为提供了理想的条件。一个调查由普华永道(PwC) ,一个全球性的审计,结果显示,报道诈骗案件52%是由内部的行动者,24%为高级管理人员承诺。根据普华永道的“2018年全球经济犯罪和欺诈调查” - 收集了来自123个不同地区的7,200名受访者的数据 - 使用区块链增强的信息交换系统可能有助于降低高级管理人员欺诈行为的风险和成本。

  目前,组织通过制定行为准则,与外部审计师合作以及向内部审计团队提供授权来解决欺诈问题。如ACFE所报告的那样,使用数据监控工具和分析也有助于降低损失并加快欺诈案件的检测速度。然而,ACFE报告还指出,最常见的初始欺诈检测方法根本不依赖于技术,而是通过员工提示和举报,占40%的案例。

  因此,区块链不太可能解决所有类型的欺诈行为,特别是那些主要发生在线下的欺诈行为,也不会用于检测或预测何时发生欺诈行为。尽管如此,该技术的原则还是一种重要的欺诈抑制和数据完整性执行工具,可用于解决实际问题,例如保护移民工人免受腐败的雇佣行为,并防止篡改房地产投资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