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_区块链_数字货币_资讯-比特币吧

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CFTC)主席:拥抱区块链是美国“国家利益”所在

比特币吧

  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CFTC)主席:拥抱是美国“国家利益”所在

  是美国“国家利益”所在。

  这是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主席J. Christopher Giancarlo所说的。本周三上午,Giancarlo在华盛顿特区的一场政府技术主管聚会上发表了这一大胆的声明。

  

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CFTC)主席:拥抱区块链是美国“国家利益”所在

  但是尽管行业多年来一直在鼓励监管机构和政府机构拥抱这种技术,这次CFTC对技术的承认也许拥有更多意义。其一,这次声明的独特之处在于听众的规模和口径参加这次聚会的是来自40个美国政府机构的大约270位领导。

  Giancarlo说:

  “分布式账本和技术…将挑战作为我们金融基础设施基础的正统观念。”

  他还表示:

  “我们所做的一切事情都已经被数字化。不过有一件事并未数字化,那就是监管。我们仍旧是数字货币市场的模拟监管者。”

  最重要的是,Giancarlo强调美国监管机构必须跟上快速发展的数字经济。

  克服困难

  Giancarlo在讲话中还表示他认为政府团体必须通过找到在监管的环境下利用这种技术的方法来摆脱对技术仅仅停留在理解阶段。

  “无论是技术带来的数字身份,还是改善监管和监督,更高的清算和结算流程效率,更加透明的信息流动这些创新都有助于美国公众的利益。”

  Giancarlo继续表示一个“完美的例子”就是使用分布式账本系统来实施《多德弗兰克金融改革法的规定。这个改革法于2010年被通过,立法机构要求金融机构向一个中央保管机构互换交易信息。

  这条规定的目的是为金融机构向其他银行提供更多透明度以及更好地评估系统风险。但于技术上的限制,这一举措已遇到了绊脚石而Giancarlo认为能够克服这些问题。

  但是尽管Giancarlo过去已经提到过削减金融系统复杂性的能力,不过他在这次活动中更加详细地讲述了这种技术如何能够帮助我们。

  打破平衡

  Giancarlo乐观地指出现代金融市场的数字化应该是创新和投资者保护之间的一种“微妙平衡”。

  他说:

  “目前对某些加密货币的热情不应该让投资者和监管机构对这个行业的很多风险视而不见。”

  特别注意的是,CFTC最近发现某些加密代币属于商品,今年早些时候,CFTC向加密货币衍生品清算机构LedgerX颁发了一张用于交易加密货币衍生品的许可证。

  Giancarlo迅速表示该机构没有打算通过定义代币的归类来越俎代庖。

  在Giancarlo的领导下,CFTC已经通过其研究和开发项目LabCFTC加入了领域。敬爱你这种方式意味着边界推进是不可避免的,他说这些发展对于实现传统监管框架的现代化是健康的和必要的。

  Giancarlo最后表示:

  “这是有道理的,因为我们现有的规定并不是为这项技术设计的。事实上,我们的规定是为那些不再存在的市场而设计的。我们必须对这些规定进行升级。”

  原文:https://www.coindesk.com/cftcchairembracingblockchainnationalinterest/

  Aaron Stanley

  编译:Kyle

  (http:///cftcchairembracingblockchainnationalinterest)

  雷电网络简洁版本发布,抢先解决扩容问题

  俄罗斯汉堡王因发行加密货币被请喝茶,监管部门重申卢布正统地位安联保险首席经济顾问:将会“爆炸”,大规模采用不会出现

  可信峰会顺利召开,首批预评测结果发布

  EOS超级节点被截胡?装死还是往前冲019“大佬说”

  新一年的钟声还未敲响,属于 019 的喧嚣、疯狂、奇迹、感动还未开启。

  018,作为区块链行业媒体,既陪伴了区块链行业疯狂的从零到一,也见证了非理性繁荣的泡沫破裂。有人感叹,这短暂却精彩的时代片段,再也无法被复制了。

  因此,我们希望记录下那些行业亲历者、开拓者的真实声音,为行业的探索者、守望者指引前路。

  《 019大佬说》是 推出的区块链访谈栏目,我们采访了 0 余位区块链行业引领者,将访谈精华整理沉淀为系列章,自今日起将陆续发布。

   昕楠

  出品

  柚子,是 EOS 一年多前进入中国区块链圈后,被“中化”后的称呼。这一年的区块链舞台上,EOS 超级节点竞选是最受关注的焦点。

  人们惊叹于 EOS 设置 1 个超级节点竞选在中国所引发的爆炸式效果,“人人可以竞选当节点”,“拿着 EOS,让我们的人生首次体验手握重权的感觉”,一时间,投机者、科技探索者、BM 追随者,海量的人群和信息为之着魔,使得 EOS 的价格在短短一个月时间从美元左右涨到了 0 美元。

  然而,盛大的喧嚣过后,如今的 EOS 在熊市和生态问题的阴影中艰难前行。而至今坚守 EOS 的参与者和观察者,他们处境如何?

  精彩正前的小花絮

  你在 EOS 上赚到钱了吗?

  梓岑:赚到了,抄到了历史大底的。但对我来说赚钱这件事情特别不重要,因为我已经经历过一个牛熊了。我希望能够在自己认可的方向上能够走得更远,即 DPoS 这个领域。

  茶猫:没有,因为你越信仰就越被套,我们都没有套现。

  你觉得 EOS 最大的竞品是谁?

  梓岑:自己和时间。

  茶猫:波场。

  你还会继续竞选 EOS 超级节点吗?

  茶猫:不会。这不是创业者该去做的事情,创业者应该专注在做更好的D上面。

  梓岑:我们已经 all in 了,我永远都是这个生态的一份子。

  主网上线那几天在干什么?

  梓岑:跟吸了毒没区别,连续几天都睡不着啊,很紧张,整个局势是瞬息万变的。

  茶猫:制止别有用心的人分叉 EOS 然后据为己有的企图,联络其他节点成功启动了主网。

  你觉得EOS 最后能涨到多少?

  茶猫:1000

  访谈如下

  茶猫

  IMEOS.ONE 创始人

  “EOS 稀缺的是优质D,而不是节点”

  “当时大家一窝蜂去竞选了,也有很多朋友让我也去参竞选。

  从我们观察来看,超级节点竞选的生态主要分两类人,一个是大玩家,二个是创业者。创业者要讲故事要融资,所以想要去竞选超级节点。成为 EOS 上的“比特大陆”这个故事足够远大。对于大玩家来说他要占个坑位,要争取到生态中的话语权。

  作为创业者,付出那么多精力去竞选超级节点,我觉得不太值得。

  一是超级节点现在不是很挣钱,当然超级节点肯定是盈利的,但是相对于选上超级节点的资金量来说,这些的盈利真的是毛头小利,可能年化都不到%,只能算是薄利。

  总之短期内很难看到超级节点的挣钱效应,未来可能会是一个比较好的方向,但不太适合创业者去切入。

  二是这是大玩家的游戏,你必须有很大的自有票仓,你才可能竞选上。对早期没有大量 EOS积累(本质上是大量资金)的普通这种创业者来说,不大可能被选上的。

  你会发现,现在的超级节点并不是当时叫得最响亮的那拨人,真正有大资金的人,闷声就上了。声音很大的那些创业者,反而大多排在 30号~0号。超级节点可能长期被大玩家截胡,就是因为大玩家资金量足够大,而且他们提供的服务也足够好。

  另一方面,超级节点的存在感渐渐地也没那么强了,用户现在已经不关心节点是谁了。在未来,超级节点提供硬件服务,而 D 在生态的参与度和话语权会增强。

  作为创业者,应该想的是怎么做好更好的 D。现在来看,超级节点并不稀缺,稀缺的是好的优质的 D,D 生态搭建好后,D 创业者挣的钱不会比超级节点少。”

  郭达峰

  EOS Asia 创始人

  “优化前每个月都在亏损,但节点的作用不容小觑”

  “我们做节点是真的想帮助 EOS,把它推向主流。

  任何一个 D想跟 EOS互动都必须走节点服务,每一天,通过我们节点与 EOS主链互动的请求有 亿次。

  以现在这个市场来讲,那些钱(超级节点的盈利)可能也不能怎么样。以我们团队举例,盈利基本上都用在服务器上了,在这周之前,我们都在亏的状态,最近做了优化才实现盈亏平衡。现在无论是招人还是研发,成本都很高,所以必然是在烧钱和亏的状态,之前可能有一些盈余能去抵消一点,但是若从盈多角度来讲,成为超级节点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方式。

  同时,相较于我们本身的互联网业务,EOS的节点业务相对小很多,我们也在开发一些D、区块链浏览器等,但是想要这些应用能够稳定运转,节点的作用不容小觑是,需要节点为链提供运营维护服务。

  在 019年,EOS会对几个关键的问题如链上治理、CPU等较重要的问题进行公投,作为一名节点,其实我们就是一个生态的参与者,我们希望这个生态会更好。”

  梓岑

  HelloEOS创始人

  “我不想上去,熊市装死比较实在 ”

  “夸张,超级节点竞选那阵有多夸张?Bitfinex、火币、ZB、OK等全球前十的主流交易所,都了超级节点竞选行列中。

  交易所可以说是食物链的顶端,他们几乎从未向任何项目‘低过头’,也从没有竞选过单个项目的节点。交易所们掐着整个币圈的流量,用户、资金要进入到区块链行业里面来,必须先通过交易所。交易所参与竞选 EOS的超级节点,足以体现 EOS的影响力之大。

  所以我说 EOS超级节点竞选,是区块链历史上最牛的一次营销试点,这么多年以来,没有任何一个区块链项目能像 EOS一样,掀起这么大的热潮。

  大家挤破了头进来,远远不只是为了利益,你要知道,EOS的热度背后是大量的流量和资源,其实大家都想要的,就是我光在那个这个圈子里面露露脸,都已经很知足了。

  超级节点竞选还带来了一个重要意义。它的出现,真正将 DPoS 机制带入大众视野,在 EOS之前,DPoS 相对小众,即使曾在 BTS、YOYOW等项目中试验过,但以前的盘子比较小,进来的资源比较少,整个局面也不像 EOS现在这样错综复杂。

  EOS是更大规模的,更大范围的,对 DPoS 有效性的验证。我们后来发现一些此前对DPoS 机制存在异议的人也接受了 DPoS的理念,参与了超级节点竞选。

  EOS并没有为这些运营付出额外的成本,但却使得DPoS 逐渐被大家接受,所以我认为这是一场最牛的营销试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