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_区块链_数字货币_资讯-比特币吧

23家上市公司区块链子公司调查:多依靠母公司4家已现发育不良

比特币吧

  23家上市公司子公司调查:多依靠母公司4家已现发育不良

  疫情当前,八方驰援,领域的公司也已早早投身到援助抗“疫”的战斗中。而在其中发现一些值得关注的身影上市公司的子公司。

  

23家上市公司区块链子公司调查:多依靠母公司4家已现发育不良

  疫情期间,四方精创子公司乐寻坊的“乐寻坊”应用推出了线上招聘服务;汉威科技的子公司河南中盾云安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提报了电子封条、电子合同存证平台、可信慈善捐赠平台等多项产品及解决方案;智度股份的子公司智度智链,上线了依托于技术的群体防疫防控“出入通”管理系统。

  将业务单独设为公司,而非项目、部门,并能在重大突发事件发生时迅速响应,推出应用,这反映了上市公司在领域的布局。

  为进一步探清上市公司的发展情况,统计了自2016年以来上市公司成立的20余家子公司。(太一云、嘉楠耘智等母公司本就主营相关业务的企业并未纳入其中)

  子公司发展方向:供应链金融、内容版权

  根据统计,近4年有子公司成立的20余家上市公司,其原本主营的领域涉及交运物流、房地产、通讯行业、家电行业、文教休闲、仪器仪表等多业务方向。

  其中,占比最多的是电子信息、软件服务类,共有7家上市公司,其成立的子公司从事的业务多涉及供应链金融;而属于文化传媒类的上市公司有4家,其成立的子公司则多在探索版权内容领域。

  同时,梳理,探索供应链金融领域的子公司共有4家。

  (制表:)

  这之中,广电运通旗下的广州运通链达金服科技有限公司,是以支付和供应链为抓手,主在构建金融行业联盟链。并且公司目前已可提供数字资产管理系统、供应链金融系统。

  赢时胜的链石(苏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则是主在解决资产管理业务中信息共享难、中小微企业贷款融资难等领域为客户提供基于技术的解决方案。目前已经推出的成功案例有:赢量供应链平台、医药供应链金融平台、农业供应链金融平台。

  智度股份的子公司北京智度智链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不仅在疫情期间推出了防疫应用,且已完成技术在供应链金融、保险、征信等十多个行业应用的解决方案。同时,智度股份金融科技将与供应链连点成线,推进“+供应链金融”的布局。

  另一边,探索版权、内容领域的子公司同样有4家。

  (制表:)

  安妮股份2016年7月成立的北京版全家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有推出版权家产品;天舟文化的子公司湖南天河文链科技有限公司,也有推出“优版权”平台。均是以存证确权、版权登记、授权转让、内容存储、版权监测、侵权取证、维权诉讼等服务为核心业务的项目。

  而科达众连和火鸟则是侧重内容方面的企业。2018年8月成立的火鸟是较为正规的媒体;科达众连推出了提供、行情、项目评估的内容平台“快链星球”,该平台融合了通证奖励的元素。该平台通过加密存储技术奖励体系、价值贡献者奖励体系等,建设数据价值生态。

  而事实上,这些子公司中涉及通证、数字货币领域的不仅科达众连乐寻坊同样有通证“蜂币”(TBC)。而奥马电器的子公司数字乾元,则是在积极关注数字货币及技术的发展。同时关注到,其已在2018年申请了5项数字货币相关的专利。

  (制表:)

  此外,关注到,上市公司的子公司中,有部分已具备为企业提供技术服务的实力,如浙新湖中宝的参股子公司趣链科技;汉威科技的河南中盾云安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鑫苑置业的北京瑞卓喜投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吉宏股份的深圳吉链技术有限公司。

  子公司仍多依靠母公司 4家遇“瓶颈期”

  从发展领域看,上市公司的子公司同多数公司的探索无大的差异,从地域维度来观察,也是如此。这20余家子公司,仍多集中在北深杭三地,北京共有5家;深圳有4家;广州、杭州、苏州分别有2家。

  而若从时间维度来看,这20余家子公司中,有6家是成立于2016年、2017年;较多集中在2018年,共有11家;还有5家成立于2019年;以及一家拟在2020年设立的公司。

  进而观察不同发展时期的上市公司子公司,事实上,当前多数子公司的发展和探索仍要依靠母公司的资源和积累,且短时间内较难获得收益。观察,在这23家公司中便已有4家似乎进入了“瓶颈期”。

  (制表:)

  2017年1月时,中南建设设立的中南建设农业发展(深圳)企业,以及后者与北大荒合资成立的黑龙江北大荒数字农业股份有限公司。

  就在黑龙江北大荒数字农业股份有限公司成立的次月,2017年4月时,其产品“善粮味道”上线京东,经认证的大米产品推向市场。

  但产品推出不久后就趋于沉寂。关注到,善粮味道的官方2018年9月时就已停更;官方也仅运营三个月。在京东平台上,其4个产品只有十几人评价。

  另一边,2018年初成立的北京科达众连技术有限公司,曾推出“快链星球”产品。其后2019年10月消息,公司结合市场环境与上市公司整体战略正对该平台进行改版。

  可是近日下载其APP发现,产品首页虽仍有新闻更新,但均非领域的内容;软件中“链头条”、“行情”等板块则无相关信息显示。

  不同于上述项目是产品遇瓶颈,易见股份遇见的是的信任危机。易见股份2017年10月成立了霍尔果斯易见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业务模式为基于买方支付信用的保理业务,是以供应商将其对核心企业产生的应收账款转让给保理公司,保理公司为其提供贸易融资、应收账款管理、信用风险控制等综合服务。

  其后2018年,霍尔果斯收获3.2亿净利润,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高达2.5亿,成为易见股份最大的利润。但据天眼查数据,彼时霍尔果斯易见商业保理有限公司2017年和2018年根本没有社保缴纳记录,也就是没有员工。

  随后,霍尔果斯保理有进行相应的解释,但也遭到质疑,股价曾受打击。

  而在2019年下半年成立的企业,仍处于创立早期阶段,其发展成果逐步显现。

  (制表:)

  天舟文化2019年7月成立的湖南天河文链科技有限公司,已推出“优版权”平台;凯恩股份2019年9月时成立了厦门强云网络科技,该子公司目前在业务应用中,已在内部内测上线了联盟链QYChain,旨在提供端对端的行业平台解决方案;吉宏股份2019年11月成立的深圳吉链技术有限公司,则是已推出一物一码数字营销、防伪溯源、积分商城、可信供应链平台等核心业务;同样是2019年11月成立的智度智链,更是到防疫工作中。

  不过,这些后起之秀的发展动力可持续多久,还有待时间考验。

  附:总表*本文材料、数据均为根据公开信息统计

  “N号房”地狱事件比特币继暴跌后再遭抨击?

   罪恶的N号房,比特币是帮凶吗?

  前两周,比特币因为暴跌频上热搜,引起了不少关注,这两天,又因为“N号房”事件再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如入地狱,且藏恶魔的“N号房”

  N号房事件,用人间地狱来形容毫不为过,因为在这里,你会看到真正的恶魔。

  3月23日,“N号房”三个字占据多条热搜,至此,一场发生在韩国的骇人听闻的“26万人在线参与X犯罪”事件被揭出。

  案犯们通过威胁女性(包括未成年)并强迫她们成为“X奴隶”,逼迫女性拍摄各种“X剥削”视频上传至私密房间。

  简言之,N号房就是建立在TelegramL的N个聊天房间,会员通过付费可进去观看X剥削视频。

  据韩国警方所掌握线索,2018年下半年到2020年3月期间,n个房间,10.4万人订阅,26万人围观,74名女性成为“X奴隶”,年龄最小受害者为六个月大的婴儿......

  整个事件实在令人发指,目前,运营着“N号房”,被称作“博士”的20代男性嫌疑人赵某已经被拘捕。

  Telegram和比特币,罪恶的“帮凶”?

  而在此次“N号房”事件中,作为N号房搭载平台和支付工具的Telegram和比特币也遭到了质疑和抨击。

  相信不少人都知道,Telegram是一个将匿名性和保密性做到极致的风靡全球的网络聊天工具,其聊天室更有“阅后即焚”功能,只是也因此常被用于毒品交易、介绍X交易、共享YH物品等非法行为。

  同时,在N号房中,每笔交易都只用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完成,如果要加入,需要注册比特币账号,缴付价值150万韩元(8500人民币)的比特币才能进入房间。

  加密货币成为了犯罪团队赚取罪恶之财的隐匿通道,比特币也因此成为了抨击对象。

  一直以来,由于比特币所具备的匿名、去中心化等特点,使得其备受不法分子青睐,常常被利用进行不法交易,这也让不少人提到比特币,就将其与暗网挂钩,比特币也被各种污名化。

  事实上,比特币从诞生起,各式各样的负面消息就没断过,但是说到底,比特币也只是一种工具。如果有人用刀杀了人,难道要怪刀子吗?有罪的永远是使用工具的人,而不是工具。

  据称,目前,Bithumb、Huobi Korea等在韩加密货币交易平台都已表示将协助警方工作,提供与此案相关的信息。

  的确,Telegram的阅后即焚,加密货币的区块链属性与非法交易契合,但非法交易不会因为某类工具的消失而停止,甩锅给工具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真正需要解决的是如何对这些技术进行规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