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_区块链_数字货币_资讯-比特币吧

比特币一家独大,跨链就是个伪需求了?

比特币吧

  比特币一家独大,跨链就是个伪需求了?

  互联网让我们实现了信息的自由访问与传递,然而对于区块链世界而言,其中的数据孤立于各自所在的链,也因此,我们将它们称为价值孤岛。现有网络(如比特币和以太坊)都试图解决一组独特的需求,比如比特币是作为一种价值存储,而以太坊的目标则是作为一种通用计算平台,其可作为token发行、DeFi等应用载体。显然,我们会希望各区块链之间能够实现互操作,而这种技术,我们统称为跨链(Cross-chain),从多数人的角度来看,跨链技术是一种新兴的技术,旨在允许在不同的区块链网络之间传输价值和信息。而跨链协议确保了区块链之间的互操作性,从而实现了不同网络之间的价值和信息交换,整个过程最好是在没有任何停机时间或昂贵交易费用的情况下进行的。而目前市场上主打跨链口号的项目和协议玲琅满目,那它们的现状是怎样,以及它们是否真的具有未来呢?这是本文试图探讨的一个问题。

  一、跨链的现状是什么?(以闪电网络、Cosmos和Polkadot为例)正如上面所说,与跨链有关的项目有很多种,例如Ripple、闪电网络(LN)、Polkadot(波卡)、Aion、Wanchain、Cosmos等,而目前被广泛的有闪电网络、Cosmos和Polkadot(波卡)这三个。本文便以它们为例:

  1、1 闪电网络的跨链简单来说,闪电网络的跨链是这样实现的:当闪电网络部署在多个区块链上时,就可通过相对分散、低信任的方式立即交换这些区块链的token,这是通过哈希锁定(Hash-locking)来实现的原子互换过程。比如,Alice想给Bob发送一些莱特币,但她只有比特币,那么她可通过一个同时持有比特币和莱特币的闪电网络第三方来完成这个操作。

  

比特币一家独大,跨链就是个伪需求了?

  虽然这种相对去中心化的交换方式在理论上听来很神奇,开发者也提出了一些安全隐患,比如闪电网络参与者能延迟交易处理,通过这一缺陷,用户可暂停从比特币到莱特币的兑换,并查看在接下来的24小时内兑换率是如何变化的。如果汇率有利于用户,他们将完成交易。如果汇率对他们不利,那么就会导致交易失败。使用这种方法,用户可通过简单地取消无利可图的交易和接受有利可图的交易来赚钱。截至目前,开发者已成功通过闪电网络测试了BTC与LTC,以及BTC与ETH的原子互换过程,但都尚未被广泛应用。

  1、2 Cosmos的跨链Cosmos的跨链涉及到hub和zone的概念,而通过Cosmos网络将ETH兑换成BTC,那么其过程会是这样的:

  (图片来自Kerman Kohli)为以太坊创建一个受信任的中间zone,并且将有一组验证者负责将以太坊桥接zone中的消息中继到Cosmos Hub。验证者需等待一定数量的交易确认,以确保交易的实际进行;一旦验证者确认交易是final状态,他们会从自己的zone向Cosmos Hub发起一笔交易,表示确认收到了以太币,然后,这个Cosmos Hub将创造一种包裹形式的Cosmos以太币,其他 Cosmos zone就会意识到系统中新出现的包裹Cosmos 以太币。假设事先确定了汇率,包裹Cosmos 以太币将被兑换成包裹Cosmos比特币。然后将包裹Cosmos比特币发送到受信任的中间比特币zone,并发送到实际的比特币地址。通过以上过程,我们就完成了以太坊链和比特币链的跨链操作。这个模型需要注意一些问题:Cosmos Hub需确保包裹Cosmos资产余额的正确计算。虽然这是一个潜在的缺点,但Cosmos团队已设计了一个任何人都可自建hub的系统。从本质上讲,Cosmos将是一个由不同群体所运行Hub和Zone组成的网络;实际上,每个Zone都必须是被信任的,人们信任它们正在中继有关资产发送和接受的正确消息。发送者还需要信任验证者集将正确地中继其消息,而不是窃取其资产;

  1、3 Polkadot的跨链我们知道,Polkadot是由以太坊前技术大脑Gavin Wood所打造的跨链平台,其预计将在今年底推出主网。而在Polkadot生态系统中,会有以下这些角色:收集者 (collator):为平行链(Parachain)生成区块,并将信息传递给验证者进行验证;提名者(Nominator):将其资本分配给验证者,以参与staking机制;验证者(Validator):(1)编写新区块,(2)通过参与GRANDPA最终确定中继链,(3)通过确保发生的交易是正确的,并且跨链消息已被处理来验证平行链(Parachain)区块;钓鱼者(Fishermen):通过观察网络其他节点,并“钓鱼”恶意行为的赏金猎人;

  (图片来自:polkadot白皮书)你可以把Polkadot看作是一个相互连接的系统,它将连接至其他希望通过Polkadot桥梁进行通信的区块链。所有平行链(Parachain)和中继链作为一个统一的系统运行。平行链(Parachain)可包含自定义逻辑,并负责处理自己的状态转换,同时接收和向其他链发送消息。平行链之间能够相互倾听并交流,这与Cosmos的跨链逻辑是不同的,Cosmos跨链需要通过Hub来进行中继完成。可以说,Polkadot的目的就是实现一个真正无需信任的链间通信框架。我们再以ETH和BTC的兑换为例,具体说明Polkadot的跨链是如何进行的:以太坊平行链的收集者 (collator)将ETH区块头的数据传递给其平行链中的验证者,然后,验证者将在以太坊桥接智能合约中,以平行链zone可识别和沟通的格式签署并发布相关交易。发送的任何ETH,都将由一个波卡验证者集所持有,该验证者集还将为无效交易提供DOT(波卡币)作为抵押品。以太坊平行链反过来将与比特币平行链通信,比特币平行链将通过控制该特定平行链的验证者集,将BTC释放到指定地址。可见,Polkadot设计的最大特点就是无需信任。需要注意的一点是,Polkadot的平行链机制将通过无需许可的链上拍卖来分配平行链插槽。当平行链包含一个关键的bug或具有某种恶意目的时,治理将会介入,并旨在修复这种情况。需要注意的是,关于互操作性问题,闪电网络、Cosmos以及Polkadot都处在非常早期的一个阶段。例如,Cosmos于2019年3月启动,但只是启动和运行了Cosmos Hub,其IBC框架预计将在今年11月落地,而Polkadot则计划将在2019年年底上线,但涉及的是中继链。二、跨链真的有市场吗?上面谈到了三大跨链之星,那么我们现在谈谈,目前市场对跨链的需求可观吗?由于当前比特币的市场占有率已接近70%,甚至还可能会进一步提高,因此,整个区块链市场的现状大致是这样的:

  (图:区块链资产世界)如图所示,比特币作为最大,也是最多人参与的区块链网络,其是整个世界占地面积最大的大陆,而ETH、XRP、BCH、LTC、BNB、USDT、EOS、BSV等加密资产则是面积相对较大的大陆,而其余的资产,只能算作是岛屿,甚至只是相隔不足几十米的一个村落。而我们想象中的跨链网络,可能会是这样的:

  (图:想象中的跨链网络)如图所示,我们可能会把跨链当作桥梁,其用于连接区块链世界的各个陆地板块,而跨链项目,就好比是专门修建桥梁的新大陆,而它们的最终目标就是打造一个非常复杂的去中心化互联网络。但在现实情况下,跨链并不只是由桥梁来完成的,在初期阶段,人们会更愿意使用船只来横跨大陆,一是因为大陆间距离太过遥远,修建桥梁不太现实,二是船只更为自由,想去哪就去哪。另外,在比特币社区,很多人也不希望其他区块链大陆通过桥梁来直接与BTC大陆相连,因为这对他们而言是不利的。或许是出于类似或其它的原因,现阶段,人们会更倾向于使用中心化交易所来进行区块链资产之间的兑换,这就好比是现实当中的船只,人们需要信任这些中心化且没有技术难度的设施。而目前市场上存在的跨链解决方案,就好比是在建造飞机或者桥梁,但是由于它们的技术和实现难度较大,尚未被广泛应用。

  四、对于跨链在未来的一点思考其实,跨链的意义与整个市场的分布情况也是非常相关的,比如当比特币占据绝对统治地位时(占比超过70%),跨链基本就没有太多的意义,因为市场上基本只有BTC的价值是明显的,其余的都只能算是shitcoin,中心化的交易所就基本能够满足人们的交互需求。而当各个区块链应用真正落地,市场百花齐放(比特币的市场占比没有那么过分,比如长期低于50%)时,跨链的价值才会真正的体现出来,但这绝不会是由一个跨链项目或协议所能够垄断的市场。总的来说,这一市场会需要飞机、轮船和桥梁,至于目前市场上的这些跨链项目各自会担任什么角色,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了。

  嘉楠科技2019净亏损超10亿,矿机第一股2020会好吗?

  4月9日晚间,“中国矿机第一股”嘉楠科技(NASDAQ:CAN)公布2019财年第四季度报以及全年财报。

  财报显示,嘉楠科技2019财年总净营收为14.226 亿元人民币(合 2.043 亿美元),较上财年27.053亿元下降47.4%。2019年总净亏损为10.345 亿元人民币(合 1.486 亿美元),非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调整后净亏损 7.643 亿元人民币(合 1.098 亿美元)。

  另外,Q4总净营收为4.632 亿元人民币(合6650万美元),较2018年同期的2.777亿元增长66.8%,但该季度净亏损高达7.982 亿元人民币(合1.147 亿美元),较2018年同期净亏损的2750万元同比增长2800%。

  下降的营收和超10亿元的亏损背后,是矿机巨头主营业务创收能力的下滑,而被寄予厚望的AI芯片业务目前带来的贡献有限。同时值得注意的是,在过去两个月,嘉楠科技遭遇了做空机构看空和两起投资者集体诉讼,被指在招股书中存在虚假和误导性陈述。如此看来,2020年嘉楠科技必然要面对诸多挑战。

  一、营收下滑47.4%,净亏损超10亿

  从营收和利润的数据来看,嘉楠科技的2019年表现并不乐观。

  嘉楠科技2019财年总净营收为14.226 亿元人民币(合 2.043 亿美元),较上财年27.053亿元下降47.4%。财报中,嘉楠科技将营收下滑原因归结为从2018年开始的比特币价格波动导致的每T已售算力平均售价下降,其中,出售的总计算能力的增加抵消了部分总净营收的下滑。

  而2019财年总净亏损很大一部分集中在第四季度,虽然Q4业绩表现不赖,总净营收为4.632 亿元人民币(合 6650 万美元),较2018年同期的2.777亿元增长66.8%,但该季度净亏损高达7.982 亿元人民币(合 1.147 亿美元),较2018年同期净亏损的2750万元同比增长2800%。

  嘉楠科技指出,第四季度业绩增长的根本原因是售出的总算力不断增长。2019 年第四季度,企业售出总算力为290万T,同比增长 86.6%。大额的亏损则于营收成本的增加。

  2019年第四季度的嘉楠科技营收成本为人民币11.367亿元(1.633亿美元),而2018年同期为人民币2.661亿元。财报指出,该增加主要是由于存货和预付款减记了人民币7.290亿元(1.047亿美元),而背后是比特币价格大幅下跌导致需求和售价均大幅下降,也影响了Thash销量的增加。

  而从全年营收成本来看,嘉楠科技2019年的营收成本较2018年同期减少了11.8%,为19.327亿元人民币(合2.785亿美元)。财报指出,营收成本的降低主要由于实现了库存和预付款减记人民币5.895亿元。

  2019年的总运营费用为5.385亿元人民币,较2018年的3.751亿元人民币增加了43.6%。从财报数据看,总运营费用的提升主要在于“一般及行政开支”一项,为人民币3.476亿元,而2018年为人民币1.467亿元。财报指出,该项费用包括人民币2.474亿元(3550万美元)的股份奖励费用。

  图1:嘉楠科技2019年营业费用数据

  :嘉楠科技财报,零壹智库

  虽然总营业费用提升,但具体来看,与营收成本直接相关的研发费用和营销费用相比2018年同期均减少。

  2019年的研发费用从2018年的人民币1.897亿元减少至人民币1.690亿元(2,430万美元),降幅为10.9%。财报提到,研发费用的下降主要是由于研发项目的收缩,而具体是哪些项目的收缩,目前尚未有更详细的信息。

  2019年的销售及市场推广费用由2018年的人民币0.387亿元减少43.4%至人民币0.219亿元(0.031亿美元),嘉楠科技财报解释道,其付给销售及市场推广人员的薪酬与实际产品的销售挂钩,由于销售量减少,所以销售和市场推广费用也相应降低。

  截至财报公布当日,上市不到五个月的嘉楠科技股价已下跌超过64%,当日的价格收于3.20美元。嘉楠科技于2019年11 月 21 日登陆美国纳斯达克,上市首日破发,股价收于8.99美元,较发行价9美元跌0.11%。2020年2月12日出现过一轮暴涨,当日一度上涨67.73%,报7.38美元,市值达11.67亿美元。但之后股价总体呈现下行趋势。

  图2:嘉楠科技上市以来股价走势图,截至4月9日

  :雪球,零壹智库

  二、矿机业务前景有限,AI芯片征程尚远

  作为全球第二大比特币矿机生产商,嘉楠科技的业绩与比特币价格息息相关。在去年上市时提交的招股说明书中,嘉楠科技也反复提到比特币价格波动对其业绩的影响。

  从招股书的数据来看,2017年、2018年以及2019年前三季度,比特币矿机以及其他相关零配件的销售额分别占嘉楠科技总收入的99.6%、99.7%和98.3%,而人工智能芯片业务,对业绩的贡献依然十分有限,据招股说明书,2019年第三季度,嘉楠科技的人工智能产品带来的收入近140万元,占产品收入不足0.15%。

  主营业务单一且业务本身与存在高度不稳定性的因素相关联,成了嘉楠科技面临的一个重大挑战。而在过去几年的发展过程中,嘉楠科技也在积极拓展AI芯片及相关业务,并计划不断减低矿机业务在其主营业务中的占比。伴随着上市,嘉楠科技将自身定位为“超级计算解决方案提供商”、“人工智能芯片公司”。2019年,创始人张楠赓就曾对媒体透露过,要用3年时间实现矿机和人工智能业务收入比例达到1:1的基本平衡。

  嘉楠科技在AI芯片上的探索和布局最早在2015年就开始了,联席董事长孔剑平在2016年曾对外称,从2016开始嘉楠科技在AI芯片上的投入就已经超过了区块链业务部分。嘉楠科技在2018年9月份发布了旗下第一代人工智能芯片勘智K210,并于当年第四季度实现量产,该款芯片主要用于AI+物联网领域。

  从市场角度看,AI芯片赛道前景被看好。根据研究机构FrostSullivan的数据,到2023年年底,全球人工智能芯片市场预计将达到约2216亿元人民币,比2018年的344亿元增长45.1%。

  不过,市场巨大但竞争也相当激烈。近年来,这一赛道上已吸引了不同类型的参与者,包括传统芯片设计企业、IT厂商、技术公司、互联网以及初创企业等,产品覆盖了CPU、GPU、FPGA 、ASIC等。具体企业包括英伟达、英特尔、高通、三星、华为海思、联发科、赛灵思等。

  国内市场方面,据前瞻产业研究院预测,未来几年中国芯片市场规模将保持40%50%的增长速度,2024年市场将达785亿。在国内,发力人工智能芯片赛道的企业包括阿里、百度等互联网巨头和寒武纪、旷视科技、地平线等AI独角兽企业。同为矿机巨头的比特大陆和亿邦国际也都在开展了相关的业务布局。可见,嘉楠科技在AI芯片赛道上要面临不少强劲对手。

  在AI芯片研发生产领域,人才、资本及场景落地能力被认为是的三大核心竞争力。其中,人才方面,为了能在产品快速更迭的市场占有一席之地,需要企业能以更快的速度推出更高性能的产品,研发能力强大与否成了制胜关键,这也对团队人才的配置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资金方面,芯片设计属于高科技行业,在前期需要有大额的研发投入,因而对企业的流动资产和现金流提出了不小的挑战。

  不过,作为矿机巨头布局AI芯片研发,相对而言有两点优势:其一是具有相关的技术人才基础,其二是矿机行业发展前期的高利润给厂商积累了一定的资本,可以给AI芯片研发所需的大额投入一定的支撑。

  从目前嘉楠科技披露的数据来看,其AI芯片业务尚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另外,关于2020年的业务发展预计,嘉楠科技在财报中称,由于COVID19爆发的影响,降低了对2020年业务的预期,公司预计2020年第一季度总收入不低于6000万元人民币。

  三、起诉风波再起,矿机第一股未来如何?

  在自身业务面临的挑战之外,2月份以来,嘉楠科技遭遇做空后又面临投资者起诉索赔,这也给其发展前景带来了更多不确定性。

  2月20日,嘉楠科技遭到美国机构Marcus Aurelius Value的做空。做空报告指控的内容包括:嘉楠科技违反证券法,对监管机构刻意隐瞒其与雄岸科技(HK: 1647)价值1.5亿美元的关联交易、与杭州微推的关联交易;上市前不久突然删除了网站上11家分销商中的8家,并未说明任何原因;核心客户疑似为涉嫌非法集资网站的运营者;与比特大陆、神马矿机相比,其所有型号的矿机都无法盈利,产品缺乏竞争力等。

  2 月21日,洛杉矶一家股东权利诉讼公司Schall律师事务所宣布,它正在代表嘉楠科技的投资者进行调查索赔,嘉楠科技被指控违反证券法。

  3月4日,俄勒冈州提起了一起证券集体诉讼案,诉讼指控嘉楠科技及其团队的某些成员在进行IPO时违反了1933年的《证券法》,该公司财务状况和运营状况信息误导了投资者。

  与诉讼相关的最新消息是,4月8日,美国律师事务所Robbins Geller RudmanDowd LLP宣布,在嘉楠科技集体诉讼中,选择主要原告的最后截止时间为2020年5月4日。在此之前,嘉楠科技股东也需决定出代表参与诉讼。

  法律和监管许可,日本为何尚无一例ICO成功?

  朱嘉明:数字货币已经成为理解现代经济中不可排斥的一个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