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_区块链_数字货币_资讯-比特币吧

除比特币以外的绝大多数虚拟货币的价格都将归零

比特币吧

  除比特币以外的绝大多数虚拟货币的价格都将归零

   除比特币以外的绝大多数虚拟货币的价格都将归零

  数位货币集团(DigitalCurrencyGroup)创始人BarrySilbert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除比特币以外的绝大多数虚拟货币的价格都将归零。”除了比特币以外,数位货币集团还向顾客提供以太坊经典、大零币、Filecoin等虚拟货币的交易。

  数位货币集团的子公司Grayscale从2013年开始提供比特币投资信托的GBTC,其创始人Silbert是在早期阶段就已发现比特币的投资价值的著名投资家。

  Silbert指出,几乎所有的ICO的发行都不以用户利用为主要目的,而是以相关人员进行资金筹集为目的进行的。预计今后,几乎所有的ICO代币项目都将消失。

  

除比特币以外的绝大多数虚拟货币的价格都将归零

  正如SilbertCEO所指出的那样,为了给用户提供服务的可使用的ICO代币项目几乎没有,基本都被用于投机目的。

  ICO代币的波动性比比特币更高,从安全角度看,也不能说比比特币更安全。比起发行独自的代币,提供能够广泛使用虚拟货币结算的服务更为合理。

  SilbertCEO认为ICO代币属于违法行为,SEC逮捕ICO代币发行者是正确的。

  虽然比特币的价格比2017年的最高值下降超过80%,但SilbertCEO认为比特币依然强势。比特币与其他的虚拟货币不同,具备长期持有的价值,今后年轻一代将用比特币代替黄金,作为财富的保存手段。

  比特币的下跌趋势持续了1年半左右,但是在此之前购入比特币的投资家获得了巨大的利润。更新2013年的上升期时1BTC=1150美元的时间持续了约3年,2013年以前购买的投资者如果持有3年以上,则必定会获得投资利益。

  为了证明SilbertCEO的投资战略是正确的,这次有必要更新2017年记录的最高值19,000美元。虽然在更新此次的最高值之前或许需要一定的时间,但由于明年将迎来半衰期,因此,到那时为止转变为上涨趋势的可能性很高。

  全节钱包和轻钱包的区别?

  钱包是什么?

  用于确立我们比特币所有权的数字密钥以及地址,由用户生成并储存在一个文件或者简单的数据库中。这个储存工具就是我们通常说的钱包,它在比特币网络中起着管理私钥、地址以及区块链数据的作用。

  钱包具有多种形态,如果根据区块链数据维护方式来分类的话,可以分为全节钱包以及轻钱包两种。其中全节钱包参与到网络的数据维护中,同步了区块链上所有的数据,具有更为隐秘、验证更快等特。全节钱包里面最具有代表性的是Bitcoin Core。

  不过同步所有区块数据需要占据很大的硬盘空间,所以可在手机端、网页端等运行的轻钱包参考了中本聪提出的SPV机制,不储存完整的区块链数据。具体来说,轻钱包也会下载新区块的所有数据,但是它会对数据进行分析后,仅获取并在本地储存与自身相关的交易数据,运行时依赖于比特币网络上其他全节。现阶段市面上已经有一些较为成熟的轻钱包应用,比如可在PC端以及手机端运行的Electrum和Bither。

  目前使用轻钱包的用户较多,因为运行全节钱包所占用的硬盘面积较大(17年已达上百gigabyte),而且每次使用之前都需要先同步区块链上的数据。

  数字货币中的挖矿是什么?

  数字货币的“挖矿”实际上是一个增加货币供应量的过程。

  使用POW为共识机制的数字货币在进行挖矿时,每个矿工必须通过一定工作量的运算,来计算出符合要求的区块哈希值从而争取记账权,并获得相应的奖励,也可以将其看成是一个向记录着数字货币过往交易的账本中添加新交易的过程。这一过程属于资源密集型和困难型。

  以比特币为例,在其系统中,每隔两周挖矿难度就会根据这期间开采出来的区块数量而进行调整,将出块时间维持在10分钟左右,以保证系统的平衡。而矿工想要争取到区块链的记账权,获得相应奖励,就需要不断提高自己的算力,也就是计算出正确哈希值的速度,这将消耗大量电力。

  最初,每个用户都可以通过运行原始的比特币客户端,来使用CPU进行挖矿。然而,随着挖矿算力不断提升,CPU挖矿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式,随之而来的是ASIC矿机挖矿和大规模集群挖矿的时代。

  除了POW挖矿之外,以POS为共识机制的数字货币也同样需要挖矿。只是在 PoS机制中,增加货币供应的过程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根据用户持有货币的数量和时间派发利息;另一部分才是类似于POW的挖矿过程,它基于交易输入和其他一些固定数据计算哈希值,挖矿难度与交易输入的“币龄”成反比。

  在POW挖矿的过程中,将消耗大量的能源,来进行哈希运算以保证工作量的公平;而POS挖矿则在一定程度上节省了能源,但其依然需要进行挖矿,在本质上并没有解决商业应用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