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_区块链_数字货币_资讯-比特币吧

莱特币与比特币价格走势密切相关,但其表现不太可能领先比特币

比特币吧

  莱特币与比特币价格走势密切相关,但其表现不太可能领先比特币

   2月3日,据coingape消息,莱特币与比特币价格走势密切相关,但前者不太可能领先后者。

  

莱特币与比特币价格走势密切相关,但其表现不太可能领先比特币

  近日加密货币分析师Loma在推特分享图表,显示莱特币和比特币之间价格走势密切相关,并向加密社区提问,莱特币涨势是否将再次领先比特币。

  “在2019年上半年,受市场对减半预期的影响,莱特币涨幅超300%。莱特币强劲的上涨趋势,引发更广泛的市场反弹,其中涨幅最大的当属比特币。具体而言,由于加密社区持有且正在买入比特币,预计今年市场还会出现类似的反弹情况。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莱特币在减半后价格暴跌是其算力暴跌的结果。”

  在去年6月中旬,莱特币价格一度涨至140美元,至年底其价格跌至40美元。不过,据coingape预测,莱特币价格将在2020年再次回升。数据显示,自年初以来,莱特币价格涨超20%,升至70美元上方。

  需要注意的是,上述两种加密货币交易模式的相关性是准确的,但莱特币不太可能领先比特币。比特币可能也会遵循相同的模式,因为距该代币区块奖励减半已不足100天。另外,推特用户在回应加密货币分析师Loma时表示,看涨趋势是所有加密货币共有的趋势。

  总之,受减半及宏观经济因素影响,市场看涨比特币。相关数据显示,市场对减半事件尤为关注。据挪威研究公司Arcane Crypto最新报告,谷歌趋势显示,自去年12月以来,“比特币减半(bitcoin halving)”的谷歌搜索量翻番,达到自2016年上次减半事件以来的最高水平。截至1月19日当周,美国“比特币减半”关键词的相对搜索量达到37,而去年12月的平均数据仅为14,增长一倍多,这与上次减半事件之前的搜索量增长轨迹相似。

  截至发稿,BTC报价9536美元,24小时上涨2.23%;LTC报价72.3美元,24小时上涨4.13%。

  重访初心:我们很幸运。区块链是这世界的一次偏差

   以下文章来源于橙皮书 ,作者Retric

   橙皮书 Decrypt cryptonetwork

  彭博报道加密货币市场当前形势的标题是:加密货币血流成河,比特币跌幅逼近泡沫破灭时的纳斯达克市场。

  这种形势下,我们需要重问初心:为什么我们相信区块链会改变世界。

  感谢橙皮书,一和一样,致力于介绍真正有价值的区块链全球洞见的区,准备了如下长文。

  这是一场发生在 年 8 月的对话。对话的两位主角分别是 Blockstack 的创始人 Ryan Shea 和 AngelList 创始人 Naval Ravikant 。

  在 Blockstack Summit 大会上,由 Shea 提问采访 Ravikant。提问精彩,而 Ravikant对每问题都给出了无比详实的答案。整场对话涉及到区块链的方方面面,不止谈技术,也谈会、谈哲学、谈科学、谈未来生活方式。

  对话总时长约为 0 分钟,信息密度很大,夹杂各类金句。本文选择尽量保留整场对话的全部过程,只是将英文音频还原成汉字文本,最终变成了这篇一万余字的长文,预计阅读时间需要 5 分钟。

  在这虚拟的市场充满寒意、真实的世界却酷热难挡的今天,是时候细读该长文,并请重温且拾回自己的初心。Enjoy reading!

  .从五万七千年前的人类文明开始,我们到今天终于有了另一种对人类进行组织管理的新方式。借助计算机的方式。

  .钱正在把所有人都往区块链里面推。但其实我们正在创造一比我们自身要大多的东西。

  .最终钱还是会流向实际的应用场景与应用功效。钱流动的终点是应用,或者应用资源的分配。

  .我们很幸运。区块链是这世界的一次偏差。

  5.如果你觉得因为你的学历、你的出身、你的人脉、你的家庭,或者是其他某种原因,可以让你一直永远占据着既得利益者的特权位置,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因为区块链会改变这一切。

  .创新发生的速度往往是非常快速的,快到我们所有人都没办法反应过来。

  .我们再也不会看到下一布什、下一克林顿,从今往后,我们拥有的都只会是川普和伯尼·桑德斯。美国政治已经是一场完全由交媒体在导演的节目而已。它是去中心化的。

  8.所有伟大的创新,本质上都是从一小撮年轻人肆无忌惮的打破规则开始的。

  9.如果你仔细观察现在的区块链团队工作的方式,你就会发现,这已经是一种新的协作方式了。他们大部分是开源,团队远程办公,团队成员身处世界各地,通过在线网络协作,很多成员都是匿名的。

  0.我不认为中国是一对抗加密货币的国家。我觉得他们正处在一逐步把国家现代化的过程,转变成一更开放的会,加密货币在这过程中会扮演重要的角色,它的激励机制可以被合理利用。

  .目前这阶段,我感觉有点像从互联网版的 tcp/ip,进化到区块链版的 tcp/ip。

  .贝佐斯的净资产超过了比尔盖茨,互联网这场革命已经完全超越了计算机革命,对吧?到现在已经差不多 年了?可能接下来我们又要花上 年的时间,等中本聪的净资产超越贝佐斯的。

  区块链世界里面到底正在发生些什么?

  很简单:钱。钱是区块链正在产生的东西。每人都以为自己能发财,所以每人都对区块链非常兴奋。这是现在我们看到的、发生的所有一切的原因。

  我前阵子遇到过一团队,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要做什么,然后就跑来问我:我该怎么才能 ico?我一直劝他不要 ico,然后三月过去了,他们已经着手开始设计 token 模型了。这是区块链看起来比较糟糕的一面,对吧,一大堆根本不懂比特币和区块链的人,现在都想把自己的 ico,从中赚一笔横财。这肯定是不 work 的。那好的方面是什么呢?就是最后那些不管怎样 work 了的。因为区块链就是一种创新,创新肯定会被懂的人利用创造出更有价值的东西。

  我认为中本聪解决了一人类之前无法解决的问题:人的治理。

  你怎么去组织一庞大的人群,怎么管理这些人,让他们彼此能达到最好?

  人类简史里面告诉我们一道理,世间万物都是故事。钱是一故事、宗教是一故事、银行是一故事、国家是一故事、公司是一故事等等。如果从明天开始我们都不相信这些故事,那这些东西本身就不会存在。所以,人类本质上就是一只会讲故事的猴子而已。但通过故事,我们可以把所有的人群都组织起来,这一点最终帮助我们成为了地球上最厉害的物种。

  我们是地球上唯一可以打破地域限制和血缘限制来联合陌生人进行协作的生物。蚂蚁蜜蜂只能在小圈子里协作起来。但我们可以通过一共同的故事,让 5000 人相信我们都是基督教、让 5000 人相信我们都是美国人,从而让这 5000 人拥有相似的行为和动作。这些故事最终让我们可以创造出不同的网络。钱是一网络、美国是一网络、区是一网络等等。

  但问题是,你怎么去运行这些网络?你怎么管理网络,怎么治理网络里的人员,怎么决定这网络应该由谁来负责?

  对于这些问题,历史给出的答案看起来好像都并不完美。其中有一答案是,让我们选出一人来当国王当皇帝,赋予这人至高无上的权力,让他发号施令,告诉剩下所有人应该怎么办;还有一答案是,让我们找出一群上流的会精英,让这群会精英告诉我们应该做点什么。这群精英可能是美国药物管理协会、可能是新闻、可能是大学教育系统、可能是国会等等,由精英们负责告诉我们在会里应该这样生活,哪些事能做、哪些事不能做;还有一答案是一人一票的民主方式,它可能是暴民政治、是法国革命、是人民大众。所有这些答案,在某些情况下都可以运行得不错,但最后都会难免发生公地悲剧,产生腐败、欺骗、权利勾结等等。

  核心的问题是:人类应该怎么组织和管理?你怎么治理网络、怎么为群体做决定?

  中本聪想出来的办法是一种开放式的系统,更贴近民主的那套玩法,但这开放系统同时又是基于按劳分配、任人唯贤的机制,它是根据人对整网络的贡献值来进行调整的。

  比如,在比特币里,矿工贡献的是算力的大小,这也是矿工获得比特币奖励的最主要的贡献依据。

  所以,区块链这套新的方法,解决的是人类非常基础的问题,它是人类基本问题的一次全新的突破。

  市场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网络,它同时也是根据每人的贡献值调整奖励大小的系统。中本聪的突破,是把市场的力量和计算机网络结合起来。中本聪在计算机网络里塞进了一市场。从计算机网络出发,最终我们又会慢慢回归到人类物理世界的网络。所以,这是一种全新的、完全不同的组织人类的基本方式。Again,它解决的是人类会非常非常基础的问题。

  从五万七千年前的人类文明开始,我们到今天终于有了另一种对人类进行组织管理的新方式,借助计算机的方式。所以,我很开心自己身处于这样一建造新的组织方法的历史节点里。 这是人类的基本问题。

  那么,如果解决这非常基础的问题的前提,是必须让每人都稍微有点贪念、觉得自己能够从中赚到钱、变得投机一些,好让大家都能上船,那挺好的,我觉得这代价是完全可以接受的,让我们直接开始这么干吧!笑

  钱正在把所有人都往区块链里面推。但其实我们正在创造一比我们自身要大多的东西。当然,也比钱要大得多。

  如果从这种角度来看的话,我们说区块链是继互联网之后最伟大的发明、最重要的创新,其实并不是一种狂热的说法?

  嗯……我觉得我们可能对 token 代币这部分东西有点过于狂热了。我们可能高估了 token 的部分,但是又低估了去中心化的决策机制的部分。

  去中心化是关键。

  我希望我们都能回想一下互联网刚开始出现的那阶段。当然在座的很多人可能当时还没出生。

  我记得在 90 年代,我第一次看到互联网真正开始流行起来的时候,浏览器和各种网站出现,我脑子里的想法是:卧槽,世界要大变!互联网肯定会改变世界上所有的东西!我们将不再拥有任何的中介、中间商,很多事情都不会再有瓶颈和限制。

  这些东西都是我当时可以预想到的。

  但我完全没想到的是,原来我们在互联网上还会产生另一堆新的地主。这群地主是 Google、Facebook、亚马逊、Twitter 等等。他们抢占了我们所有的数据。每地主都为用户建造了一座专属的小监狱。这当然是很棒的系统 笑。我说认真的,这套系统肯定是要比之前那套来得好,对吧?

  相比纽约新闻、华盛顿日报代表着信息的绝对权威和绝对正确,互联网这套系统肯定是进步的。互联网已经更民主了。但你看看 Spotify、Soundcloud 这样的公司,你会发现,权力集中在这些中介身上后仍然是难以想象的。这些中介拥有的权力实在是太大了。权力集中已经大到,整结构是非常脆弱的,像一层薄冰。

  如果十年前我告诉你,0 年后全世界所有的出租车加起来,只会有一家运营公司统一负责管理,你肯定会觉得我脑子坏了。但是今天,这样的事情正在发生 这家公司就是滴滴,或者 Uber。这版本的世界已经在慢慢成型了。

  但我觉得我们很幸运。区块链是这世界的一次偏差。

  很长一段时间我对互联网有点丧失信心,因为这些地主建造一座座监狱、它们围起来的高墙,它们手里的资源和能力垄断了整市场。但我们希望互联网应该是更平权、更民主的。为什么互联网最终会变成现在这样子?我认为原因是互联网在底层协议上,它的设计一开始就是不完善的,最终就产生公地悲剧的问题,也就是说,每人都可以很方便地使用这块公地,但与此同时,每人也都可以肆无忌惮地破坏公地、为所欲为,最后公地就被毁了。

  但通过区块链,我们正在建造的协议是一懂得分配资源的协议。这协议会说,你不能这么无限制的使用服务器资源、或者是互联网的带宽资源,你不能这么免费地使用公共资源,你必须支付一定的成本去获取这些算力和带宽,你必须为这系统做出一定的贡献。我们后面可能会看到电力清洁能源网络、自动驾驶网络这样的东西出现。这些网络完全由机器和算法来进行操作,通过区块链统一管理调度。区块链就是这些网络的管理员。它是去中心化的。

  我们现在正处于互联网转型的过程。互联网从很多庞大的中介,转变成少数几小一点的中介,到最终完全没有中介。互联网会变成一巨大的网格网络。人们存储的所有文件、公路上的自动驾驶汽车,所有的东西都会通过这巨大的网格网络控制。

  所以,再重申一遍,作为人类,我们正在创造一比我们自身大得多的东西。这东西就是如何管理我们人类自己。我不想把对话延伸到 ai 领域,因为我觉得 ai 跟人类不处在同一意识水平上,但这确实是我们发展过程中的一突发特性。互联网的基础架构,正在重新朝着互联网诞生之初的去中心化的理念和方向进行调整。去中心化在我看来是非常强大的一东西。

  那去中心化有没有可能失败?比如 年后我们还是没有去中心化,会是什么原因?以及,为什么去中心化对我们这么重要?

  有没有可能失败,我觉得,这次最不同的地方是,我们把钱和技术绑在一起了。所以,这里面产生的激励是非常非常强大的。

  如果你想发送一条信息让全世界的人都能看到,很简单,在这条信息上附上一笔钱作为激励,围绕这条信息创造一小型的经济系统,让人们的生活因此变得更好,这样人们就有动力去接收甚至是主动搜索这条信息了。区块链是一强大的传播向量,可以把信息带到任何你想让它去的地方。

  这也是为什么我在上一 Pannel 说区块链应该有一些应用案例跑出来。因为,最终钱还是会流向实际的应用场景与应用功效。钱流动的终点是应用,或者应用资源的分配。

  另一可能失败的地方,应该来源于现有的利益集团的阻力。他们不会那么轻易把之前的权力和利益释放出来的,他们肯定会对这项技术进行干扰和阻碍。如果你是一国王、是一独裁者、是上层的精英阶层、是一家巨头公司、是监管者、是政府,你肯定不会喜欢区块链正在发生的一切。

  区块链是为普通人赋能,不是为国王与权贵赋能。任何既得利益者、任何拥有特权的人、在任何领域拥有优先使用某些资源的人。听起来现在在台下坐着的人好像大部分都是,聚在这会场里的我们,应该都是某种意义上的特权阶层。这些人都在朝着一基于市场的、按贡献值进行奖励分配的系统走。所以,如果你觉得因为你的学历、你的出身、你的人脉、你的家庭,或者是其他某种原因,可以让你一直永远占据着既得利益者的特权位置,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因为区块链会改变这一切。我觉得监管者和立法者接下来可能会有一段非常漫长难熬的时间。

  那么,怎么突破既得利益者的阻碍呢?

  比较乐观的一点是:创新发生的速度往往是非常快速的,快到我们所有人都没办法反应过来。

  至于你问我为什么去中心化很重要,我觉得有很多原因,但我只聊最重要的三条。

  第一是让你有办法可以控制自己的数据和 ID。这点是超级有价值的。我知道很多人可能对这事情没有感受,但是我们生活在一被全面监视的会里,这是一非常可怕的事情。美国国家安全局在监视者你、Google 在监视着你、Facebook 在监视着你,它们不止掌握着你的 ID,它们还把你锁在自己的产品里。你如果要更换其他产品使用,这切换成本是非常大的,大到你几乎没办法离开,你甚至都没办法找到其他的可替换方式。

  Google 不止是最大的搜索引擎还是最大的广告平台,Facebook 不止是最大的交网络也是最大的广告平台,其他创业公司做出了不同的产品想要和这些巨头竞争,但是因为它们没办法在广告平台上打广告,它们很难获得新的用户,没有新的用户就没有数据,更加没办法竞争,所以 Google、Facebook 就把用户牢牢锁在了自己的产品里。

  所以我认为,掌握自己的 ID 和数据是我们迈向人自由的一大步。这点的重要性已经上升到了人类自由的级别上。

  第二是抗审查。这也很重要。美国的朋友可能感受不到,但对于那些生活在其他国家的人,他们国家的货币可能贬值到一文不值,他们国家规定他们能说什么而不能说什么,抗审查对他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Youtube 和 Twitter 把中东地区的政府监管全面打倒了,当然我会说,Youtube 和 Twitter 也把美国人民的政府监管全面打倒了 笑。

  我们在左派川普和右派伯尼·桑德斯身上看到的,美国大众起义打败美国精英的选举结果,这结果很明显,这件事在以前的美国政治史上是永远不会发生的,没有交媒体的助推或者众筹,我们不可能看到这样的美国大选。而且我认为,从现在开始,我们再也不会看到美国大选选出一精英总统。我们再也不会看到下一布什、下一克林顿,从今往后,我们拥有的都只会是川普和伯尼·桑德斯。

  因为现在所有的美国大选,本质上都只关乎这人在交媒体上是否流行。这件事就是像听起来这么恐怖。美国政治已经是一场完全由交媒体在导演的节目而已。它是去中心化的。在这例子里,去中心化把赛场变成了另一地方,它让更多元化的声音可以被听到,它同时也是一种抗审查的机制。

  第三原因是 open developement,开放式的开发环境。这三原因彼此之间是强相关的,三原因其实都在说一问题,开放。

  互联网跟之前出现的其他计算机网络有什么区别?为什么最后是互联网胜出了?

  很简单,因为只有它是完全开放的。

  open data,开放数据,为什么很重要?

  因为如果没有开放数据,我们就回到了以前的时代。只有某一国王允许你创新你才能进行创新,只有某一大公司告诉你能够做什么样的产品你才能做什么样的产品。没有允许就不能创新。

  但所有伟大的创新,本质上都是从一小撮年轻人肆无忌惮的打破规则开始的。而所有掌权的老人都是不喜欢这些年轻人的。老人不喜欢年轻人到处打破规则,所以他们会压制年轻人。这就是我们为什么都得去死的原因 笑。真的。我们每人老了之后都必须为了全人类的进步去死。

  就像俗话说的,科学每发生一场葬礼就进步一次。这绝对是正确的。科技也是每发生一场葬礼就进步一次。商业每发生一场葬礼就进步一次。整人类每发生一场葬礼就进步一次。之前掌权的老人们必须死去,然后我们才能产生一新的系统。这一切要发生,年轻人就必须拥有尝试各种东西、尝试各种创新的机会,在一不需要批准的自由环境里。它必须是一去中心化的开放系统。所以我们应该把一切都去中心化。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会不受限制。在某些特定的领域,你永远会受限于某些自然的网络效应。

  你觉得什么东西是最需要去中心化的?如果有一些很关键的部分是必须去中心化的,你觉得会是什么?

  这是好问题。我之前没怎么想过这问题。

  我觉得,钱就是一非常重要的部分。钱必须去中心化。对吧。这也是比特币一开始出现的原因;然后,ID 也是一很重要的必须去中心化的东西。你们 blockstack就是在做这事情;然后,数据也是一很关键的部分,比如像 filecoin。

  但是这些更像是一种元数据对吧,它们是非常基础的组成部分。如果从应用层面来看呢?

  那我会希望看到更多交媒体去中心化。比现在的 twitter 再更进一步,更去中心化一点。当然,这纯粹是从人性角度来说的,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这不一定是好主意,我可能不会去投资这样的产品,哈哈。

  但是从人性的角度出发,我不希望我的孩子用 Twitter 或者 Facebook。我不希望他们囚禁在这些巨头公司的牢笼里。Twitter 和 Facebook 是信息的垄断者。它们非常长命。我们创造出了它们,只有等到一新的计算平台转移浪潮来临,才有可能把这些长命的垄断者替换掉。区块链提供了这样一平台转换的机会。

  交网络是挺重要的。如果你做了一去中心化的 Twttter,去中心化的微博,不见得一定会有用户去用,因为这些产品有很重的网络效应。但在某一些国家和地区里,总会有一小戳的人,他们会担忧自己能说什么、不能说什么,或者在现在的 Twitter 不允许他们谈论某些话题,否则他们可能会因此丢掉性命,我不知道,但总有一些原因会产生一些应用场景。技术出现的并不一定是好的东西。在互联网刚出来的时候,上面也有很多不光彩的内容。这是技术必经的一阶段。然后积极的东西可能才会出现。

  在应用层面上,我觉得是很难做预测的。可能你做一去中心化版的 PGE 也不错,一去中心化的天然气和电力的网络网格系统。如果我们每人都能拥有一部分的电力,不用通过电力公司进行垄断的话不是很好吗?

  能源的使用历史,很大程度上就是人类的发展历史。作为人类,我们从大自然环境里获取越来越多的能源,供自己使用。人类是能源的消耗者。所以,如果我们能创造一去中心化的能源网络,让这网络通过机器和算法以更合理的方式分配能源,那整人类群体肯定会利用能源产生更多的创新。

  我们现在有 comcast、att、version 这些通讯公司,如果我们每人能在家里插上一 Wi-Fi 传输器,然后把信号广播到天空去,然后我们可以通过 wifi 币来获得收益,不是也很棒吗。这样你可以不受运营商设定的带宽限制。

  可能在伊朗这样的地区,还会产生去中心化的匿名网络。总之,在应用层,我其实很难进行预测。这有点像 99 年让我坐在台上说,http 已经被组建出来了,你觉得有什么 app 最后会取得成功?任何你预测的东西肯定都是错的。

  总是出现某新的东西来颠覆我们的认知的。这甚至都不是替代游戏。重点不在于你要如何替代掉现有的服务、产品和公司。肯定是完全想不到的、全新的东西的出现。

  可能更好的一提问方式,不是你觉得人们需要什么新的应用,而是你自己人最想要什么样的应用?

  我想要自由的媒体。我真的很想拥有自由的媒体。我觉得自由的媒体很重要。即使有些东西你不愿意听到,但我认为每人都有说话的权利。

  未来肯定会有一天,地球上的任何一人,都可以自由无阻碍地触达到另一人。当然,这对我们现有的会结构来说会是一很大的挑战。当每人都可以在交媒体上自由地说上两句话的时候,你应该怎么去判定谁在说真话、谁在说假话。会整体的结构会不断去适应这种变化。

  微博、twitter 和 facebook 的出现,已经让很大一群人都快发疯了,因为以前的人们很难适应交媒体。以前你在一小村落里生活,你每天能接触到的人、全村可能就两百人,但现在在微博和 twitter 上,0 亿人生活遇到的问题会突然一下子全部曝光在你面前。你要面对 0 亿人的烦恼,这会让很多人发疯受不了的。我们很多人还没适应这种情况。

  但我觉得,我们的孩子,下一代的小朋友他们会解决这问题,他们会适应这种新的交媒体。我们的孩子会用另一种我们完全无法理解、完全无法想象的方式来使用新的媒体。就像以前父母看我们使用电脑和手机那样。现在有很多年轻人在玩 snapchat,那 我完全不知道怎么玩,所以从这一点来说,我确实也已经老了。

  所以你觉得十年二十年后,我们的会会跟现在变得完全不一样?

  我觉得是这样的。会跟随技术的脚步而发展。技术总是比会更快一步。山顶洞人的组织方式跟现代人类的组织方式肯定是非常不一样的。技术让我们能够重新组织会的结构。

  paul graham 曾经说过:未来已经来了,只是还没有完全分布开来。

  如果你仔细观察现在的区块链团队工作的方式,你就会发现,这已经是一种新的协作方式了。他们大部分是开源,团队远程办公,团队成员身处世界各地,通过在线网络协作,很多成员都是匿名的,有的人领工资有的人不领工资,大部分成员持有的代币。团队内部用一种奇怪的方式来衡量彼此的贡献,如果你不同意区的主要观点,你可以自己分叉 fork 出去,而不会想着重新来过、诉诸暴力或者借用其他传统方式。

  这可能就是未来会里,人们以一种更好的、新的组织协作方式进行工作的一缩影。

  几年前,如果你要做一,你必须要找到 5 工程师、5 市场、5 运营,然后让这群人在同一办公室里一起工作。现在这套玩法在区块链的世界里已经完全不存在了。

  我觉得区块链最好的一点是,它根本就不属于硅谷。这是特别好的一点。它不需要集中在硅谷地区。我们现在集中在这里开一区块链的峰会,但在其他地方,区块链世界可能有另一场更大的聚会发生在线上。如果等到 VR 这类技术发展起来,那这种协作方式可能又会发生更大的变化。

  现在,你其实已经可以看到一些苗头了。你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小的碎片,你可以想象这些碎片拼在一起会是怎么样的。即使我们现在肉身聚在这里开会,但我们所有人关于区块链的知识,90% 是来自于线上的,这只是另外 0% 亲耳获得的知识。

  中国会怎么对待区块链的发展?

  中国现阶段看起来在管控区块链的发展。

  我不是协议开发者,所以我不太知道答案是什么。但我希望能够有两种可能性:

  第一种,是我们直接把加密货币变成互联网底层协议里的一部分。今天我们之所以会有 ddos 攻击、垃圾邮箱这些问题,是因为路由器不懂得如何分配稀缺性资源。每数据包传到路由器里面,路由器都会无条件转发,每浏览器发起的每次请求,服务器都会无条件响应。

  但在未来,如果一路由器需要支付几百美分的钱才能转发一数据包,浏览器必须向服务器支付一笔费用才能响应请求,这问题就不会存在了。当然,很显然这需要一种新的加密货币才能实现,现在这币还不存在,它需要这价格要足够稳定、便宜、低交易费、足够干净、快速,这可能得在其他层上的协议实现。但如果未来这种更高效的网络普及开来,加密货币就是必须的,最终很多国家都必须面对一问题:这新的更高效的互联网,我们到底加不加入?如果不跟着升级,很可能会面临落后。这是其中的一解决方案。听起来很像 hashcash 的机制,hashcash 也是比特币设计时借鉴的一核心基础。

  第二种方案是,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最终产生和创造的丰富成果,会倒逼你不得不去接纳它。比如说,中国对市场也是开放的,中国接纳了很多公开市场,上海就有股票交易市场。而区块链是在为所有的数字资产创造一市场,所以中国会决定说我不想要这市场吗?

  有阴谋论认为,现在比特币的扩容争议,本质上是中国矿工和美国矿工之争,然后我们可能会看到分叉,变成一中国币,一美国币。但我觉得,中国的目光其实是看得非常远的。现阶段中国对待加密货币的态度,首先会倾向于去抑制或者控制加密货币的发展,因为他们不想让国内的资本流失到国外,但很快他们会看到区块链的潜力和价值,中国会说区块链可能是下一金矿,可能是下一储备货币,那它肯定会替换掉美元的地位。中国还没能控制全世界所有的金矿和储备货币,所以他们为什么不趁着这机会尽量多去控制一些呢?也许下一秒,全世界所有的矿工都是中国人了。因此,我不认为中国是一对抗加密货币的国家。我觉得他们正处在一逐步把国家现代化的过程,转变成一更开放的会,加密货币在这过程中会扮演重要的角色,它的激励机制可以被合理利用。

  这让我想到下一问题,如果区块链是一底层的协议,那在区块链上面的协议栈里,还需要哪些关键的协议层?

  现在还非常早期。目前这阶段,我感觉有点像从互联网版的 tcp/ip,进化到区块链版的 tcp/ip,这么一过程。我们其实是在往这系统里面增加了一些新的状态信息。我们往互联网的系统里加入了 id 的追踪信息、加入了数据的追踪信息。之前 tcp/ip 也用 session 来保持客户端 ip 的更多信息,但我们现在是直接在系统底层协议里,把更多的状态信息写进去了。

  blockstack 是一很好的 层协议的例子。在原本 层的区块链协议上再加一层新的协议,就能产生更多的应用。这是未来的趋势。如果你看看 OSI 模型 开放式系统互联通信参考模型设计的结构,它总共有 层协议。可能还会有更多。http 协议之后变得有点复杂,所以人们就不再往上加新的协议层了。

  我们未来肯定会看到更多像 blockstack 这样的产品。广告 token、注意力 token、预测市场 token,这些可能不全是第 层的东西,他们可能是第 层,甚至可能是第 层的东西。这些都非常难,要付出很大的努力才能完成。

  但作为区块链协议的开发者,最棒的一点是代币的激励机制。我看到很多在 年进入比特币行业的开发者,他们很早就开了比特币相关业务的公司,然后公司最终做着做着失败了,关门了。在世界上任何其他行业和领域,你的公司关门了,失败就是失败了,但这些开发者虽然公司失败了,但因为他们很早就进入行业,可能公司关门了但他们向客户收费一直收取的是比特币,或者他们自己存了一堆比特币,你其实都不需要去研究 ico,只要你比其他人能够更早接触比特币,你就能发财。这些开发者很多现在都非常有钱。过得很好。这就像,如果你是最早那批弄懂股票市场是怎么运作的人,不论你知不知道哪家公司股票会涨,只要你比其他人提前拥这些信息和知识,就能拿到很多收益。因为整市场是在爆炸的。你是在一竞争很小的蓝海市场里。

  怎么看待区块链的泡沫?

  巴菲特曾经打过一很出名的比喻,他说很多人其实是知道投机的坏处的,人们就像在参加一场灰姑娘的盛大派对,派对现场气氛非常火爆,各种美味的食物、香槟,跳舞的人,但每人心里都知道这场派对到了 点会准时结束,所有的人都会显露原型,变回南瓜和老鼠。但大家都想尽情享受狂欢的每一秒,所以每人都计划好在 点 59 分的时候从派对里撤退。但问题是:在场的所有人,没人有时钟,没有人知道现在到底是几点。

  这看起来好像和现在的情况有点像,但我其实不同意用这比喻来描述区块链现在正在发生的一切。现在很多人确实不懂比特币的价值,看不懂区块链的意义,只是单纯投机。如果你是真的相信比特币和区块链的价值,你是因为你觉得去中心化很重要才投资区块链,是真的信仰者,那可能最后能获得一好结果,当然也有可能不能。但是我觉得从长远角度来看,区块链是会成功的。

  你可以对比下 999 年的互联网泡沫。在泡沫发生的时候,我是亲身经历者。我记得在 00 年的时候,街上的汽车很多都在保险杠上贴了一堆贴纸,上面写着:老天爷啊,请再给我一次泡沫吧,这次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笑。所以,现在这愿望实现了啊 观众大笑!

  但如果你是在 999 年那时间点,你知道泡沫正在发生,你知道这里面有很多虚假的估值最后会破灭,很多非理性的疯狂的东西。顺便说一下,99 年那泡沫要比现在这泡沫大得太多了,那泡沫峰值是 . 万亿美元,我们现在这泡沫才总共 000 亿美元。而且,99 年的泡沫还跟一场很大的债务泡沫牵连在一起,有很多疯狂的事情。

  但在那泡沫发生的过程里,你知道市场里会有很多垃圾公司垃圾,有 pets.com 等等,当然我不是在挑这些的刺,后来这些有的也成功了,只是当时那时间点是不对的。本身可能没问题。只是从投资者的角度来说,当时有很多不好的、很多不好的事情正在发生。但是那时也是 Google、亚马逊、eBay、Cragisits 诞生的时候。所以即使是在当时,也有一大笔财富和价值正在被创造出来。

  然后,最近好像有新闻说,贝佐斯已经是全球最富有的人?具体我记不太清楚,但是大概意思是说,贝佐斯的净资产超过了比尔盖茨,成为世界第一。

  这新闻,基本上它告诉了你,互联网这场革命已经完全超越了计算机革命,对吧?到现在已经差不多 年了?互联网取代 pc 的时间。可能接下来我们又要花上 年的时间,等中本聪的净资产超越贝佐斯的。但我认为这件事将来是会发生的。

  英文访谈视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rSnzxGbMt=0sindex=list=PLVBjZQTPTYkSgEMcrPAekXSuNcErnS

  编译及本文来源:橙皮书

  8 区块链之星评选

  联合权威研究机构和行业媒体,共同寻找价值互联网最具潜力区块链。

  为你心目中的 No. 打 call 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