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_区块链_数字货币_资讯-比特币吧

比特币价格短期内无法上涨的原因

比特币吧

  价格短期内无法上涨的原因

   往事不要再提

  

比特币价格短期内无法上涨的原因

  币圈已多风雨

  纵然记忆抹不去爱与恨都还在心底

  真的要断了过去

  让明天好好继续

  你就不要再苦苦追问某人消息

  币价他是个难题

  让人目眩神迷

  忘了痛许可以忘了它却太不容易

  币不曾真的离去

  币始终在我心里

  我对币仍有爱意我对自己无能为力

  《当币价已成往事

  币圈总是有三个恒久的问题困扰着广大币民,一、为啥涨了二、为啥横盘三、为啥跌了

  这三个币圈内的问题简直就如同天问一般,而且所有的人都试图找出一些能够为的三个方向做出佐证,更有不少所谓“技术达人”要玩命展示A线长B线短顺带搞出个什么黄金分割W底啥的,总而言之大意就是“听我的盈利妥妥的”,不过前提先把群费交了之类云云……当然传销大佬们肯定是不认同的,只会高声叫嚷:买买买!必然十万刀!

  今天异客也是闲坐无聊,随便扯扯现在的行情,不算预测,而且全部是一家之言,若是写的切中要点,也不妨点个赞叫个好,若是写的和读者有分歧,倒也可以伺机抛砖引玉,引发出一些新鲜的来。

  闲言少叙,下笔动刀。

  一、没钱啊

  自从2013年12月《五部委文件下达之后,就被断了奶,价格逐步呈断崖式下跌,虽然间歇有从2000反弹到6000,但是很快就再次回落,随后又有从2000反弹上4000,但是也没有支撑很长时间,一步步阴跌到今天的这个价格,甚至还出现过大崩溃的900元低价,真是让各位币民听者伤心,闻者流泪,这来回来去的大行情,炒币玩家几乎是输的连裤衩都不剩。叫骂着“我艹尼玛”然后离场跑路,有多远滚多远了。

  就连以前当“死多”的顽固分子,都实在是忍不了这种波动,不少人匆匆割肉了结,发誓再也不干屯币那种傻逼事了。

  很简单,就是币市里没钱了,的市场里面接盘侠一个挨一个跑路,带走的是仅存的一点资金。他们作为韭菜被收割了一次又一次,已经对虚拟货币失去了信心,断然不愿意再将工资砸到这个生死未卜的市场上面来。但是这些散户可是买盘的中坚力量,没有他们的顶推,币价很难上涨,随着他们一个个伤心离去,币价自然只有不断的阴跌再阴跌。

  这时估计有读者就开始不高兴了,说异客你胡扯,明明有大资金涌入市场,你怎么还说没有那个XX风投投了好多钱,还有哪个XX大户花大钱搞芯片,还有XX土豪如何如何疯狂买币……哎,可惜都不是买盘啊,风投给交易所,都是去打通关系者给研发人员开工资了;芯片研发就更不用说了,算是交给台积电支援台资企业了;至于土豪买币,呵呵,传说总是很多,不过现实是否确实属实,有待考察……就算是真的,多半也是买多狠砸多狠,根本也没有停留很长时间,割了韭菜爽歪歪。对了,还有不少大户干脆自己开起了矿场,矿机挖矿慢慢来,实际上就是买了“期货币”。反正就是不把钱直接扔到的资金池子里,旁敲侧击围绕着市场来刮钱。

  就算是金山银山,天天那么一点点弄,也得被愚公移山磨平掉,更何况这个市场本身的资金量就不大。

  下一波傻乎乎的接盘侠和肉肉有嚼劲的韭菜在何方呢不知道。啥时候他们会到来呢也不知道……

  二、电费有点贵

  大规模集中挖矿本来就不是什么了,从2014年中旬起就轰轰烈烈的开展起来,那时候有个几百T都能算个中型矿场了,现在大佬们手里没个几P都不好意思跟别人打招呼。

  那么问题来了,电费谁出

  既然是大规模集中挖矿,必然是有组织有规划的进行,每天多少电费,肯定算的是一清二楚,必须要确保盈利的情况下才去搞,模式为:挖出来的币交电费的钱运营人员工资=盈利的币/钱(赔钱谁干啊拉闸,老子TM的不挖了。)从这个逻辑来看,每天盈利是妥妥的,只要有一点利润可以榨出来,他们都不会放过。以前异客也说过,大规模挖矿会形成非常稳定的抛压盘,所以……每到月底交电费的时候,币价总是起伏起伏。

  眼下市场上有约300P的庞大算力,这么多的算力,有多少是使用最新功耗值得商榷,就算暂时以1W/G来计算,平均电费3~4毛每度,那每天的电费数也是非常吓人的。

  异客曾经专门撰写文章,分析未来零元电费的可能性,比如新能源中的风电和光伏,能够吸纳很多的过时淘汰的矿机,只可惜也是只能在未来的时光里去畅想,在眼下这种“为了挖矿而挖矿”的大环境下,是无法实现的。你又不能拿着一堆去给国家电网交电费去,工作人员一定会让你滚粗。

  而且还存在一个问题,就是矿机成本也不低啊,矿机商还要依靠矿机来获取高额利润呀!所以,矿机成本支出也是很大的一笔钱财,几乎占到整个投资的百分之九十左右,当然这对大矿场来说也不是很大的问题,因为他们在盈利到一定程度之后,将矿机折旧卖给其他的人而采购新设备开始新一轮的循环。虽然币市里面没人充钱买币,可买折旧矿机的人还是很多的,毕竟这是资源市场,不少人可以投机钻空子,跟电网搞关系拿到更便宜的电。久而久之,继续上面的挖矿卖币循环,最后还是要从市场盘子里抽血。

  不过大幅的算力起码保障了网络在一定程度上的安全性,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对价格虽然暂时有压制,但是从长久来看,电费支出终归是恒定而且逐渐走向越来越低的洼地。

  三、市场衍生品不足

  针对虚拟货币市场上,衍生品严重不足。这里的衍生品不单单指支付应用,更涉及到一些金融类衍生品。

  可能这时候又会有人站出来反对异客的说法了,还嫌金融衍生品不足IPO是啥三倍杠杆是啥借款借币是啥期货是啥股票配资是啥都是这些个东西,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还害的老子赔光了裤衩!

  异客看到这里长叹一口气,那些说的是什么衍生品啊指向性明明很有问题啊!这些都是币圈内的割草机,都是针对于的,而不是针对于法币的。IPO实在是币圈内的血泪史,骗子跑路者络绎不绝,即使如烤猫一般技术达人,也转身人间蒸发;期货杠杆啥的不但不能对市场上扬起到帮助作用,将资金引流到虚拟货币市场当中,反而是不断造成场内倾轧,不断的收割场内存量;股票配资就更不用说了,进去,法币出来……

  异客所提到的金融衍生品,起码也得是双向的,好歹也能将法币引导到虚拟货币市场上面来,就算是作为流通媒介者其他媒介之类,增强了法币和虚拟货币之间的相互流动性,而不是单纯的法币流出。

  老外在这一点上做的还不错,美国双胞胎兄弟的ETF基金正在鼓捣中,因为bitlicense没有得到彻底核准,也不知道未来体量能搞多大,但是起码合理合法。相比国内,就有些乌烟瘴气,2014年末还有一些骗子专门搞“炒币基金”,将好多人坑了个稀里哗啦,实在是可恶可恨。他们依仗的就是“国家针对没有明确立法”这条,才如此无法无天。

  不过随着天朝内币圈中一些人的不断努力,这种状况也在逐渐得到改善,异客看到暴走恭亲王引领的DACX团队通过虚拟货币BTS,来进行美股的众筹投资,就是直接采用吸收法币的形式来搞。还有就是杜九一和赵国峰组织的搬砖团队“比特购”也是采取既支持套利也支持法币套利的双管齐下模式。不得不说随着时间的推移,也都在逐渐取得进步。

  鼓励和支持要有,可是一些问题也是要提的,那就是法律担保问题,因为是法币入账,起码比集资要靠谱很多,但这两个网站上仍然没有明确的规定,如果出现系统崩溃,是否会对投资人进行赔偿如何赔偿这些都没有详细指出。虽然币圈内创业不易,可是投资人的保障是万万要有的,如果能将这些法律细则确定,那这种方向的金融形势无疑是非常好的,开启币圈新的创业大潮也说不定。

  没有涨,那些坚守的企业很苦,那些坚守的币民们更苦。这一场伟大的货币实验,经历高潮也经历低谷,但是仍然在艰难的跋涉前行着。是否能够“沉舟侧畔千帆起,病树前头万木春”就让我们耐下心性,拭目以待吧!

  ( http:///bitcoinprice2)

  巴拉圭审计当地加密货币产业以制定FATF式监管政策

  暴走时评:上周,巴拉圭反洗钱秘书处(SEPRELAD)宣布将对全国范围内加密货币产业进行调查。所有巴拉圭当地的虚拟货币服务供应商(VASP)都被首次要求向政府公开账本。自主申报截止日为12月20日。这次的大规模审计将帮助巴拉圭政府更好的了解本国加密货币行业,并且为2020年上半年制定出加密货币相关法规铺路。

  作者:Danny Nelson 编译者:Maya巴拉圭开始布局加密货币产业,以将这个新兴产业纳入主流。

  上周,这个拉丁美洲国家的反洗钱秘书处(SEPRELAD)宣布将对全国范围内加密货币产业进行调查。所有巴拉圭当地的虚拟货币服务供应商(VASP)都被首次要求向政府公开账本。自主申报截止日为12月20日。

  SEPRELAD告诉记者,在FATF六月针对VASP制定的指导方针的推动下,这次的大规模审计将帮助巴拉圭政府更好的了解本国加密货币行业,并且为2020年上半年制定出加密货币相关法规铺路。

  秘书处部长 Christian Villanueva表示,“采集的数据将用于衡量巴拉圭虚拟货币市场的接受程度、复杂度以及规模,从而拟定监管政策,充分实施监管,降低滥用风险。”

  这个680万人口的内陆国家此前从未对加密货币施加过监管,虽然起其央行在去年六月曾经警告过公众巴拉圭才是该国法币。

  其实,巴拉圭已经大大的避免了这个问题。这是一个以账外交易为主的国家,IMF曾估算过该国非正式员工占全国劳动者一半以上,所以比特币监管对财政来说也就是“事后诸葛亮”罢了。

  但是,Villanueva表示,2019年六月FATF的监管方针使得巴拉圭在制定加密货币标准方面面临不小的压力。其中第15条建议扩大了反洗钱的标尺,将虚拟资产等技术也含括其中。

  现在,在这个新规的推动下,SEPRELAD将合规计划提上议程,预计会在2020年推出。SEPRELAD指出,加密货币矿工、场外交易所、普通交易所以及其他虚拟资产服务供应商将在反恐怖融资(CFT)协议及反洗钱措施的要求下,在政府备案并且对客户进行基线监管。

  金融包容性

  根据业务分析师兼当地比特币交易者Stan Canova表示,SEPRELAD对VASP企业的审计最终也是为了体现巴拉圭整体金融格局的包容性。

  Canova说道,在政府监管加密货币前,巴拉圭的银行将矿工和交易者拒之门外。他们有天衣无缝的理由来拒绝向比特币投资者提供基本的金融工具,例如银行账号。

  “银行对VASP企业说我们不受SEPRELAD监管,所以不受法律保护,所以我们就是风险。”场外交易平台Cripex的CEOJorge Ramírez告诉我们,正因如此,VASP企业只能在私人金库存大把大把的现钞。

  Ramírez和Canova都表示,即使不受法律束缚,行业参与者也已经实施了自我治理。Ramírez说道:“在巴拉圭,我们会自我监管。就算银行不愿意同我们合作,我们也设置了同等级的合规要求,就像银行对其客户进行的KYC和AML审核一样。”

  接纳与阻力

  近期,巴拉圭反洗钱执行者与加密货币企业之间达成了监管上的缓和。

  九月,亲加密货币领域的议员Sebastían Garciá为加密货币行业和SEPRELAD召开了一场会议,以寻求共同立场。

  随后SEPRELAD表示倾向于FATF的合规要求。

  但是,Canova提到,并非每个人都支持政府监管。九月他曾代表矿工和交易员出席了会议。

  “在听证会上有另一伙人是完全反对监管的,有人极力反对向客户施加任何反洗钱或尽职调查要求。”

  Canova猜测,就算有人蒙受损失,这个决定也会持续下去。“这件事会慢慢成为主流。”

  +1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立场,不构成投资建议,内容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