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_区块链_数字货币_资讯-比特币吧

破除关于比特币的谬论

比特币吧

  破除的谬论

  摘要:在支持者中也存在着对理解的偏差,者说是谬论。在文中逐条破除了六种谬论。谬论1:中本聪解决了拜占庭将军问题,以前被认为是不可解决的。谬论2:增加算力可以增加交易处理速度。谬论3:的核心是建立在数学基础上的。……

  

破除关于比特币的谬论

  许多人于对了解不多,者经济学知识匮乏,严重地误解了。我不打算在本文中破除这些无知者的谬论,因为许多人已经做过这些事了。但在已经很了解的支持者中,也存在着一些缪见,我想在本文中破除这些谬论,者说理解偏差。

  读者可能会觉得下文列出的一些谬论错得很明显,好像没必要进行反驳。但是,我接触到的许多很聪明的人却相信这些谬论,所以我选择列出这些谬论,并进行反驳。

  谬论1:中本聪解决了拜占庭将军问题,以前被认为是不可能解决的。

  真相:共识问题并不是如此困难,它更多地取决于谁被允许到达成共识的活动中。

  拜占庭将军问题的文献非常多,这些文献也提出了许多解决方案。这些解决方案往往非常复杂。但如果采用公钥密码学(例如、SSL 和无数应用所采用的椭圆曲线签名算法)和同步(synchronicity)后,这个问题就变得简单了,可以归结为“多数票决问题”【1】。正如Ben Laurie所指出的【2】,尝试解决的问题不是如何取得共识,而是谁可以到达成共识的活动中。如果IP地址被用作达成共识的“选票”,那么攻击者可以通过控制大量的IP地址即女巫攻击–控制。的达成共识的“选票”是哈希算力,是一种稀缺资源(只有提供许多哈希算力的人才被允许到达成共识的活动中)。

  谬论2:工作量证明系统很伟大,因为它激励矿工升级他们的挖矿设备,从而为交易确认系统提供更多的计算能力。

  真相:这些挖矿设备升级并不能增加网络处理交易的能力。

  部署更多的哈希算力(例如开发ASIC矿机),意味着对网络发动的成本增加了。从这个角度讲,网络变得更加安全。然而,注意在挖矿和挖矿设备上投入的钱,必须近似等于交易费用加上新挖出的的价值。考虑到链下交易(offchain transactions)以后会不断增加,将来矿工挖矿获得的会逐渐减少,也许到那时投入到挖矿中的设备会减少。然而,网络处理交易的能力不会受到影响。不断增加的算力只能增强网络的安全性,使得攻击变得更加困难。这些“过剩”的计算能力并不用于确认交易,确认交易只需要适度的计算能力。更多的哈希算力并不意味着网络可以在一秒钟内处理更多的交易使交易变得更快。

  谬论3:是建立在数学基础上的货币。

  真相:是建立在一套巧妙的激励机制基础上。

  的密码学部分确实是建立在数学基础上的。密码学采用被普遍认为可信(但尚未证实)的数学猜想作为计算保证。例如,支付依靠的签名技术就用到在阿贝尔群内(abelian group)求幂。伪造签名需要解决椭圆曲线组内的离散对数问题。数学界、计算机科学界和密码学界认为采用传统的(非量子的)计算机解决这一问题是没有效率的。“没有效率”并不意味着“成本太高”“不能实行”,它只意味着解决这个问题所需要的计算能力是天文数字级别。

  然而,的密码学部分并不是核心。分叉的不切实际是协议安全的保证。挖矿会获得的奖励机制会使得矿工诚实地生成区块。这一奖励机制使得攻击成本提高,也会使得有能力发动攻击的矿工理性地选择诚实地生成区块。奖励机制在让矿工诚实地生成区块和避免利益冲突之间形成微妙的平衡。这才是的核心,它更多地依赖于博弈论,而不是数学。当然,博弈论是数学的一个分支,但是因为依赖博弈论就称它为“以数学为基础的货币”,就像因为水管工是生物就称管道设施产业是“基于生物学”,这是很荒谬的。从这方面来讲,没有数学者计算力的保证,只有一套奖励机制,这不是说的奖励机制的设计不够巧妙,但是称为基于数学的货币既不诚实,又无知。

  谬论4:工作证明系统是完全去中心化的。

  真相:这一系统仍然包含信任。

  背后的理念是:任何下载了客户端的人能够通过查看从创世纪区块开始的所有区块,从分叉中辨别出真正的。这意味着一旦你已经下载了的客户端,你就不需要信任任何人。但是你应该从哪里下载客户端呢你怎么知道bitcoin.g没有被恶意攻击者控制呢当然你可以查看开发者对文件的签名。但是,你怎么知道这些开发者是谁呢你可以用Google搜索开发者的信息,发现许多信誉卓著的新闻组织都同意“加文.安德烈森”是的开发者。但是,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彭博社、金融时报、半岛新闻台、新华社、卫报、真理报、谷歌、雅虎、Bing、Duckduckgo等可能合谋欺骗人们下载另一版本的客户端,该客户端有错误的创世纪哈希值,还可能有不同的工作证明函数。他们可以成功地做到这一点,只要你没有注意到假的客户端的网络中没有Bitpay、Coinbase、Bitstamp……

  显然,我不是在主张你不能可靠地下载到真的客户端,这样的阴谋没有可能。但是这些操作不是去中心化的,它依靠信誉好的人中的分布式共识似乎是与的理念不相符。你可以认为最小化地依赖这种共识……但是每当一个新的客户端加入到网络中时,就需要一次这样的共识。

  正确的答案可能是这样的:基于信誉的分布式信任机制可靠地运行需要低频率地取得新的共识(几个月到数年一次),然而,工作量证明机制可靠地运行需要高频率地取得共识(是每十分钟)。尽管我很欣赏Ripple的分布式账本【3】,但我认为正确的答案可能是这两种证明机制技术的结合。例如的检查点(checkpoints)可以利用基于信誉的低频率信任机制来增强工作量证明系统的安全,但是这也意味着用来反对权益证明机制(PoS)的许多原则太理论化了。

  谬论5:去中心化的系统是安全的。

  真相:未必安全。

  去中心化意味着你不需要先天地信任任何人,但是你可能不得不后天地选择信任某些人。生态系统实际上已经沦落为哈希算力的分配,Ghash.io矿池掌握了接近50%(最近高达51%)的总算力。他们可以和其他矿池的管理者勾结(者被某一机构例如政府逼迫,妥协与攻击者勾结),获得大部分的算力,对实施。信任这些矿池似乎并不比信任一组信誉好的机构更加安全。维基媒体基金会、瑞典海盗党、维基解密和香港组成的组织相比于目前的矿池经营者,更可能,还是更不可能互相勾结串通呢如果我们相信开发者加文.安德森的,认为矿池并不是大问题,因为Ghash.io矿池理性的选择是诚实地生成区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为什么费尽苦心地采用笨重的工作量证明系统干脆让Ghash.io签署每一个区块,生成每一区块,这一系统将更加有效,节省资源,还同样安全。

  谬论6:去中心化的加密账本只是一种技术,与政治没有任何关系。

  真相:设计去中心化的加密账本是为了反抗政府的攻击。这是去中心化加密账本优越于中心化多中心化的地方。

  一个全世界数百个信誉卓著的组织签署的账本远比采用工作量证明的去中心化组织更加高效。但是,这种系统的威胁模型(threat model)是什么呢

  如果你认为政府本质上是邪恶的机构,去中心化的加密账本是可以把经济从政府魔爪中解救出来的有力武器,那么欢迎你来到俱乐部。但是如果你认为它只是个不切实际的古怪发明,那么……实际上我不想费力说服你接受去中心化的加密账本!

  捐赠1NuwqDmpawh8pWi3RxZVvZw7VimpqWJPc9

  1 http://research.microsoft.com/enus/um/people/lampt/pubs/byz.pdf

  [2] http://www.links.g/files/decentralisedcurrencies.pdf

  [3] http://www.links.g/files/distributedcurrency.pdf

  原https://medium.com/@lmgoodman/dispellingsomemythsaboutbitcoinfromabitcoinfan5b64f3850550

  LM. Goodman

  少平

  编辑:tjs

  BTC1JtgQcqAoU65VY2NZy25FT9dAcuXrUKhfG

  币圈媒体生死录:90%的媒体即将死去?

  /1/

  说好的“革命”呢?

  11月26日晚,圈内已经传出几家媒体解散的消息。在短短3个月内,国内某品牌媒体已2轮裁员,人员从40人缩减到18人。创始人彭建刚(化名)有着超出年龄的沉稳,他拿着茶杯将所有员工召唤到会议室,但这里的座席已不能坐满。

  “今天,我就说在这里,我就是要坐穿媒体。我已经做好了3年甚至更长远的准备。”

  所有的员工被要求自问,能否坚持伴随寒冬,如果不能,趁早离开。

  这是一个难以回复的问题,关乎信仰、信心和坚持。有员工回应,“如果我们告诉自己要坚持3年,3个月后,媒体和行业都倒掉了呢?”

  这些年轻的团队成员都是在热潮中进入,陪伴走过2018年熊市的上半场,经历了币圈的监管、低落、封号和未卜迷雾中的前行,但没有人愿意离开。

  “我相信是能改变世界的。”一位成员仍然坚定。这和所有涌入这个行业的从业者一样,他们坚信即将改变世界。“在这里,三四月所言的事情,七八月就能变为现实”,圈内媒体人苏布谷至今仍坚信的魔力,就如同相信蜘蛛侠的“黑科技”外套很快将变为现实一样。

  但寒冬之下,她刚刚离开她加盟的荣格财经。如今,的大多数媒体已经陷入了资金压力。

  曾经的盛况还在眼前,三四月间,数千家媒体瞬间诞生,一片姹紫嫣红。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媒体创业者孟景(化名)发出疑问。

  无人不知,技术距离产业尚远,没有几个真正进入大众的应用。但是,韭菜期待一夜暴富,项目期待一个月就能融资上亿,资本希望获得倍增收益,而媒体则在资本和项目的泉涌中被批量化催产。

  中兴盛世,泡沫丛生。8月一家媒体举办了一个以美女创业者为主角的峰会,现场随处可见年轻貌美的女性创始人、合伙人、CEO及各类O,花团锦簇,难辨真伪。

  空中楼阁、币市泡沫中,孟景细数媒体的四宗罪。

  1,关注币价,甚至只关注和报道币价;

  2,为币站台,甚至为空气币站台;

  3,在没有产业基础的支撑下选择用币支付,甚至只用币支付;

  4,发币方和交易所给钱发稿。

  “当时隐隐觉得虚火太旺,所以我自己参与的比较少。”一位投资人肖建宇(化名)表示自己至今对看不明白,但3月他却通过一家知名的投资基金投资了两家主流媒体,没有错过浪潮。

  如今,肖建宇对已投的媒体项目隐隐感觉到不妙,而投入的矿机项目和数字货币已经全线亏损。

  “你们身处,自然觉得波峰波谷,币圈将卷土重来,可你们有没有想过,既然是浪潮,就再也回不来了。”长期关注商业的资深媒体人薛芳发现比过往任何一个投资风口的周期更短,兴起和衰落就在短短半年时间。

  所有人认为的春天还会到来。“但我看的火热跟过去每年一个的人工智能、AI、互联网金融、创投风口没有任何区别,你看他们的浪潮还有再回来的吗?”

  (一个大佬的朋友圈留言)

  /2/

  潮水退去

  狮子、河马、长颈鹿都要露出底裤

  11月,媒体荣格财经的团队正式分野,苏布谷等一部分团队成员出走,另创一家叫“春秋”的自媒体。荣格财经的网站仍然在更新,但如同很多“还活着”的媒体那样,已经进入半冬眠状态。

  维持一家全媒体平台并不难,一名编辑就可以完成网站、APP、公号当日更新,再多一名小编,甚至可以保持公号每日一篇的攒稿伪原创。

  北纬31度创始人贾白新创办了一家叫“一美财经”的新媒体,从商业揭黑报道转为向人们传授医美、生发、美发的美丽事业。

  媒体正在被抛弃和出走...这已是大批圈内媒体的状态。

  “现在是活着,但已经不是那种活着了...”经历大半年的媒体创业,孟景如此描述大多数媒体的生存状态,“活着、半死不活、冬眠...这几种状态看起来虽然差别很大,但和生龙活虎完全是两个概念。”

  在这个微妙场景中,那些慷慨激昂、前景远大的话语往往出自已经人员解散、曲终人散的媒体创始人。“我们只是进入到2.0阶段,之前的是1.0”、“我们在探索商学院和海外社区”、“我们并没有离开,而且会一直坚持下去。”

  但在半公开的媒体圈,媒体适当保留的话语权和同病相怜让圈内媒体穿上了一件“皇帝的新装”。

  只有财力雄厚、几乎无生存危机的媒体大佬才有资格宣泄冬日的料峭。金色财经创始人杜钧发微博,“金色财经每月亏损近300万”。火星财经创始人王峰回应,火星财经从9月份就开始赔钱。

  媒体报道,金色财经已经获得600万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和850万元的Pre-A轮融资。

  按照目前每月300万的亏损,这1450万的融资仅够烧4.8个月。金色财经上月已经传出大幅的裁员,有人说已经超过半数,财力雄厚的金色财经要熬过3年还将裁员多少呢?

  火星财经已经在6月前迅速完成了A轮和A+轮融资,这两轮融资分别估值1.5亿元和3.3亿元人民币。王峰回应中说,“我们还能撑三年零一个月。”寓意不言而明,要表达的是——比金色财经多一个月。

  “当大潮退去,无论狮子、大象还是长颈鹿,都要露出底裤。”11月,荣格财经的创始团队没有说服股东继续拿钱,团队分道扬镳,曾经一日写出数万字报道的三水哥再也不用那般忙碌了,平台进入“半冬眠期”。

  /3/

  一定得活着,活着就能迎来曙光

  时间没有赐予冒进的开拓者们更多希望,自9.4禁止国内禁止ICO信息传播以来,很多媒体发现,收入跳水、折腰、断崖——过去项目向媒体输入的宣传费用,终于没有了。

  从9月的营收大额减少,到11月,他们终于发现,现实比想象的更加糟糕——国内无项目投入,已无资本输血。

  “哪怕一两项现金流,都可以维持,然后慢慢摸索。但是它不是,它是一个逐渐枯竭的状态。”资深媒体人范伟(化名)将他的媒体团队从十几人缩减到六七人,延长生命期。“当初花枝招展、穿金戴银、自吹自擂,到现在过不下去了,其实很焦虑的。”

  出海,去海外寻找活路。

  自9月以来,一批媒体都开始将峰会放在了海外,一时间声势浩大,让人有一种中国媒体已经全球化的错觉。一位媒体人笑侃,虽然是在美国的全球峰会,听说现场来的大多数是中国人,就是将国内的峰会场地挪到了海外。

  “海外是个伪命题,你看一些行业巨头出海都困难重重,哪里有那么容易?”一位出海的媒体掌门人这样形容,你就理解为在海外设个站点罢了。

  在11月,还在坚持海外进军的媒体已经寥寥无几。

  范伟是个悲观的现实主义者,从科技类媒体到媒体的经历让他判定,绝大多数币圈媒体都将走向死亡。“这三个月确实你会看到,不管比特币跌不跌,你要考虑它核心是一个现金流的问题,终究要有正向现金流进来,但它没有,所以这个模式就不成立。”

  他这样建议媒体创业者们。“尽早处理,尽早脱身。”“花钱到一半的,这个时候也应该问问投资人的意见。”

  彭建刚身处币圈雷暴中,他选择保住一个有信仰的稳固团队,像龟一样活下去。“我最擅长的是不动,像龟一样的活着,等到别人都死了,我还活着。”

  同样决心死熬的还有王峰,他在朋友圈说:

  “有人问我,创业的原则是什么?”

  “我的回答,活着。一定得活着。一定要千方百计地活下去。活下去。与其在装逼中站着死去,不如跪着活下去。活着就能迎来曙光。”

  /4/

  冰河世纪,哪里是诺亚方舟?

  纵观从2017年至2018年12月的数据,全球数字货币相比最高点跌幅已经超过70%,很多数字货币已经跌去了95%,几近归零。

  在数字货币的冰河世纪,没有诺亚方舟,资本几乎一致撤退。

  “没有哪个投资人说我立志要投资哪个行业,亏损我也要坚持,要把这个行业扶持起来。他们就跟掷骰子一样,就想在大潮中捞一把。”有着投资机构经历的苏布谷如此生动地描述此时投资人的状态。

  一位投资人诉苦,这不仅仅是的寒冬,而是整个经济下行的寒冬。

  “这个萧条期啊,我估计时间不会太短。这个行业也不会那么快起来了。可能需要三五年。”“未来可能不是一年火爆一个行业,很可能是一年杀死一个行业,大家是相互比较谁先死。”因而这位投资人建议不要再指望传统投资机构救命,找找那些有信仰和规划的圈内投资人吧!

  “我对谈不上多大的信仰,”贾白认为,如果冰冻三年,对于一个创业者来说时间何其宝贵,为什么不做一点能够带来生存希望的事情;至于那些至今谈论信仰的人,要么是有足够储粮够维持生存,要么是没有选择。

  经历了币圈,贾白感觉“世界观发生了巨大变化”。在一个这个商业世界,是以你是否有钱、是否挣钱、是否能活下去来论英雄,那些在金钱比拼中胜出的人最终成为了大佬。面对新的行业选择,是金融、创投还是女朋友从事的美业,贾白最终选择了变现快、更接地气的美业。

  他说这份事业和创建北纬31度不同,纯粹为了在商业中挣钱。如果有一天,重归牛市,即使这份美业已经做大,他也会再回来,因为,“是一个最好的行业”。

  即使深链转向了科技,但面对的仍是一个前途未卜的竞技场。深链联合创始人朱星向耳朵财经坦言,目前只是试探,也并未完全转型。

  “36氪已经做了七八年,拥有几千名员工,你没有5000万以上的资金和资源几乎跨不进竞争的门槛。”彭建刚认为,转向任何一个领域都是不明智的,“坚持尚不能成功,更何况三心二意呢!”他开始将业务团队调整为针对各个商业板块的独立战队,看那条线可以率先趟出一条生路。

  11月,苏布谷开始组建一个叫“春秋”的新项目。虽然是仍在但科技迷的她认为,这是一个新的上山路,她将嫁接到大数据、AI、人工智能等各个科技稳稳扎根在产业地基上,即使技术在未来三年应用不多,也能暗渡科技,实现新生。

  “这种感觉就像爬山,大家都在爬山,但我们发现了一个山洞,进来后可能发现另一个空间,里面有矿山、河流和仙人。”苏布谷说,就像潮涌,让很多人发现了相似的信心和机会,但是你要找到自己的位置,就要逆流而上,很辛苦。

  “但是这个新的方向让你看到了希望,起码跟之前那种在大潮里头翻滚的状态比起来更清晰一些,不再随波沉浮了。”

  曾经获得亿万财富的比特币大佬们已经在岛国休假了,比特币和的沉浮已与他们无关,只有那些还未在世界获得成就与财富自由的人仍在拼搏。

  就如同这些币圈的媒体创业者,他们被技术和蜂拥而至的资本推入大潮,在这里誓言找到梦想,如今在资本退潮中,他们能否抵抗命运的安排,坚持驻守在新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