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_区块链_数字货币_资讯-比特币吧

比特币再次翻倍中投:小心机遇变陷阱

比特币吧

  比特币再次翻倍中投:小心机遇变陷阱 比特币翻倍

  近段时间,比特币这个让一小撮人一夜暴富,却让无数人一夜回到解放前的家伙,又开始掘墓了。

  从今年2、3月份开始,比特币便开始养精蓄锐,4月份开始发力,到了5月份,便开启火箭般蹿升姿势,迅速以翻倍行情吸引了一大批亦或币粉亦或贪婪的投资者为之疯狂。

  不得不提的是,这次比特币的大幅上涨,相当一部分“功劳”要算在贸易战身上。美债、日元、黄金纷纷走高便是最好的佐证。

  已经暴跌到让人失去耐心的比特币,自然也就成了避险资金的选择之一。

  尤其是5月13日,中美双方互相提高关税后,继A股暴跌后美股也大跌600余点,全球金融市值蒸发逾1万亿美元,投资者避险情绪明显上升。

  这让沉闷已久的比特币开始呈现井喷状态,一度闯破8000美元大关,刷新近半年记录。

  要知道,几周前,其交易价格还在4000美元以下徘徊。

  这波翻倍行情让不少人感叹:不看行情图我还是那个平凡的我,每看一次就想捶自己一次,又一个一夜暴富的机会就这么没了。

  不过中投君劝大家要稳住,毕竟比特币不是我们普通投资者玩得起的。高收益一定伴随着高风险。

  从2010年7月至今比特币的年平均波动率为125.5%。相比之下,在IT泡沫巅峰时期纳指的波动率仅为26%,只有比特币的五分之一。

  尽管近年来比特币的交易环境有所改善,但风险水平依然远远高于其他投资资产。

  这种超高风险的资产类型,已经能再称其为投资,应该叫投机。尽管区块链已经得到了广泛的认可,但比特币的真实价值依然是不确定的。

  著名的经济学家德拉吉公开表示过对比特币的看法:比特币等数字货币并非真正的货币,只能算是一种资产。

  “欧元就是欧元,今天、明天,乃至一个月,它永远都是欧元,欧洲央行为欧元提供着支撑,可谁又为数字货币提供支撑呢?因此,它们是非常非常具有风险性的资产。”甚至有经济学家表示,它只是炒作者们包装起来的一个美丽泡沫。

  任何一个泡沫,在没有破碎之前,都会有人赚钱,但并不能因为有一些人实现了暴富,就说明这是一种正确的投资手段。

  美丽的郁金香在卷走荷兰社会财富,让整个荷兰陷入漫长的经济萧条之前,大家始终相信它是可以和黄金相比肩的“硬通货”。

  但再美丽的泡沫终究是要破灭。郁金香如此,比特币亦如此。

  因此中投在线建议,普通投资者尽量避免将具有极大明显风险的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列在家庭投资资产配置中。

  尤其是上有老下有小的高净值人群,切不可让自己半生的积蓄为专业割韭菜的做了嫁裳。

  BM新文阐述如何摆脱帕累托分布实现去中心化

   IMEOS ,作者IMEOS翻译组

   IMEOS 报道EOS生态发展和有价值的资讯,全方位视角深度解析EOS

  作者 IMEOS翻译组

  来源 IMEOS

  6月24日,BM 在 medium 发布长文《帕累托原理下的去中心化》,阐述自己四种组合的方式来选举出块节点的设想, BM提出可通过多个独立的二八分布来实现去中心化。

  以下为 IMEOS 翻译组原文翻译,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medium.com/@bytemaster/decentralizing-in-spite-of-pareto-principle-eda86bb8228b

  比特币的创建是为了使区块生产去中心化控制,从而不会有单一故障点和控制点。这个想法是通过在人群中随机选择一些人来生产区块并为之贡献进行奖励来达成的。为了防止通过创建“假机器”来戏弄选择程序,中本聪引入了工作量证明机制(PoW)。每台计算机都必须执行无法被伪造的计算难题。

  假设计算能力在人群中平均分布,结果这就是真正没人能控制的一个去中心化系统,并且它要求人群中 51% 的人共同审查数据。不幸的是,对于中本聪和社会而言,在人群中平均分布计算能力从根本上是无效的,因此基于其构建的一切也都是无效的。

  在生活和自然中的大部分事物都是根据帕累托原理进行分配的,大部分的资源,技能,效率和能力都是由少数人拥有。在很多情况下这可以和 1% 拥有 51% 一样极端。工作量证明机制,只有小部分人能够获得廉价电力,高效芯片以及所需的技术技能。

  更糟糕的是,工作量证明机制很容易被委托/外包;因此,矿池接管了这一工作。规模经济意味着只有小部分矿池是有实际意义的而最终 51% 的区块生产是由少量人来完成的,这些人是有稍微大一些的但相对来说还是很小的一个专业矿工群体进行选择的。假设 99.99% 的区块是由 0.01% 的比特币使用人群所生产,这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权益证明机制(PoS)也受限于帕累托原理

  任何系统中的权益也根据帕累托原理进行分配。这意味着,权益证明网络,包括委托权益证明网络,也会因为基础资源的自然分配而“中心化”。虽然这让更多人有机会进行投票,但是持币散户没有持币大户那么协调并且更少动机去参与投票。结果变成只有最活跃的代币持有者在进行控制的情况,而这些最活跃的持有者通常都是代表其他人的交易所。因此尽管像 EOS 这样的区块链可能会有“21”的区块生产者,但可能他们没有 21 个群体。

  似乎对于一个区块链可以选择的任何给定客观指标,帕累托原理都会将控制权集中到小部分个体上。如果我们想要设计一些能够增加具有控制力的单独参与方(从而将控制权去中心化),那么我们必须考虑帕累托原理。

  通过多个独立帕累托分布实现去中心化

  每个帕累托分布都将控制权集中到少数具有自然优势的参与方;尽管如此,如果你利用多个单独或理想的相互排斥的量度,那么你可以通过帕累托分布的数量增加去中心化的程度。

  想象一下你有一个 ASIC 优化算法,一个 GPU 优化算法,一个 CPU 优化算法,一个权重算法,一个权益时间权重算法,并确保所有这些算法都对矿池的创建有反抗力。在这种模式下,相同的人不太可能在所有指标上都有同等优势;因此,会有更多的人涉及其中。

  去中心化 EOS 治理

  21 个区块生产者是由亚洲社区所选出的事情备受关注。这个社区有主要交易所和通过所指责的买票合作的优势。事实上,亚洲社区正在控制着委托权益证明(DPoS)就如他们控制比特币挖矿。即便可以在没有中心化身份验证的情况下实行一人一票制度,亚洲中心化仍将继续。

  去中心化区块链治理的挑战在于组合多个指标。例如,如果可以基于一个国家分配一个区块生产者的基础,那么不论任何给定国家的人口和财富的集中化如何,网络都可以在全球范围内变成去中心化。这是美国参议院和众议院的基础,防止纽约和加州控制其他 48 个州。

  尽管我们不能利用主观指标将区块链去中心化,但是我们可以使用多个客观指标将控制权去中心化。

  防止女巫攻击

  去中心化网络首要做的事情是不鼓励用户通过在多个账户中分散他们的资源来玩弄系统。当涉及到权益投票时,这意味着我们想要鼓励用户整合他们自己的资源而不是分散。最简单的方式是通过计算一个账户的投票权重,将其提升到 1.x 倍,从而对规模的影响产生偏差。在这个模型下,一个拥有 2 个代币的账号比两个拥有 1 个代币的账号更有影响力。

  然后给每一个账号只为一个区块生产者投票的选项。拥有 2 个代币的那些人对支持一个区块生产者比那些分散他们代币去支持两个生产的的影响力更大。

  从可证明的去中心角度,我们必须假设所有投票给一个生产者的权益都属于那个生产者。虽然一个生产者可能有 1000 名支持者,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否是“真实的”或是通过购票投票“租来”的。因此,我们必须假设一个生产者或者乞求,或者借,或者偷,或者买使他们当选的权益。

  在这种“保守的”假设下,我们可以模拟 DPOS 为选出前 21 个权益持有者来控制网络。帕累托分布是递归的,因此前 4 权益持有者将占有前 21 所持有的 80 % 的权益,并且最顶级的权益持有者拥有超过 51% 的权益。如果这个权益持有者将权益分散到 21 个账号,那么在线性投票权重下,他们可能产生 21 个账号,每个账号都比任何其他账号拥有更多的投票权。在非线性投票权重下,分散他们代币的影响惩罚抵消了他们比其他人拥有更多代币的优势。

  因此,去中心化的第一步是确保至少前 21 是由 21 个最富有的人所控制,而不是 15/21 傀儡是由最最富有的人所控制而其他人则在争夺最后 7 个,这并不足以防止拜占庭失败。

  很明显帕累托分布的程度不尽相同,EOS 权益分布并不像上面所使用的那么极端。然而,以线性投票权重假设少于 21 个真正单独参与方终将获得控制权并不无道理。这很可能反映出比特币矿池所见的中心化问题,只有小部分人控制所有 21 个节点。

  规模经济

  购买投票导致中心化的原因在于规模经济。虽然区块链可能知道 21 个生产者,但它没有办法强制这些生产者在独立的硬件上运作。因此,一方如果可以获取足够投票来买两个傀儡,固定支出将有两倍收入,而且比起那些只能获取 21 个其中 1 个的参与方,他们能够付得起更多投票的费用。

  比特币矿池同样如此。虽然可能有两个不同的“矿池记录”,但无法知道在其背后是否只有单一节点在操作。

  去中心化需要能够中和规模经济的解决方案,因为正式规模经济首先创造了帕累托分布。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实施多个定义规模不同的独立经济体。

  赋予 RAM 投票权重

  想象一下如果 RAM 持有者需要选举多个区块生产者。随着网络规模和 RAM 供应的增加,持有 RAM 就有经济成本。除非你真的需要使用 RAM,否则仅仅为了获得影响力而购买 RAM 从长期来看是一项非常昂贵的交易。同时将财富存放在 EOS 和 RAM 中是不可行的;因此,他们必须选择,并且由于上文提到的超线性投票权重系统,他们财富分散的结果也将降低他们的总影响力。

  RAM 持有是那些实际使用网络的人的代理,让这些参与方对一些区块生产者施加影响,有助于在关于代币价格(EOS)和关心公共设施(RAM)持有者之间分散投票者的利益。

  赋予抵押时间投票权

  那些持有大量权益的人分为两个阵营,一个是需要流动性(交易所)的人,一个是长期持有,不需要流动性。我们可以通过给那些把代币抵押更长时间的人更大的影响力来强加去中心化。给每个用户投票权重比例 stake-day*(stake2)。一个把 1 个代币抵押 1000 天的人比抵押 1 天的人影响力多 1000 倍。如果抵押时间投票的用户可以选举一些生产者,那么我们可以保证最富有的人不能控制所有位置除非他们也做了最长期的承诺。此外,一个富有的个体如果想要使用过抵押时间和权益权重投票那么他不得不分散他的权重,这将使他的影响力整体减弱。

  很明显抵押时间的回报在递减。抵押 1 个代币一万亿年这种事是不合适的。因此,最大抵押期应设为一两年。

  无限抵押时间投票权重

  想象一下可以永远锁定代币。这相当于销毁代币或直接买入前 21 的位置。那些这么做的人通过销毁代币使所有其他代币持有者受益,并能获得一席之位。要保持这个位置,你必须不断销毁比其他人多的代币。这同等于经济上的工作量证明,而不是为了电力公司的经济利益而消耗电力,而是为了代币持有者的利益销毁代币。这种方法具有工作量证明的优点,而不会对那些能够获得特定资源和技能的人产生偏见影响。

  奖励无投票用户

  支付不投票的人是从治理等式中移除公正参与方和无知观点的最佳方式。在这种系统下,那些接受现金转移的人会将控制权自愿转移给那些想要的人。为了防止人们只拿现金而不承担风险,投票奖励应该与抵押时间的承诺比例分配。承诺 1000 天的人获得比抵押 1 天的人更多的无投票奖励。这样依赖,非投票者对网络的承诺就会得到回报,他们必须相信长期治理是在良好的掌控之下。抵押的时间长度必须被限制以防止被长期持有者垄断。

  总结

  为总结提议,我给社区的建议是将 21 个生产者划分为 4 个类别:

  1.8 个由 STAKE2 进行选举;

  2.8 个由 DAYS*STAKE2 进行选举;

  3.3 个由 RAM 进行选举

  4.2个由 (AVG BURN/DAY)2 进行选举;

  选举团

  网络可以选择 100 个代表,然后使用每个代表 1 票的批准投票来选择 21 个区块生产者,而不是让生产者必须选择这些类别的其中一个,并将位置的数量限制在 21 个。这种间接层次的增加使人们在不牺牲区块链性能的情况下有了更多的发言权,并且避免了生产者必须选择一个类别。

  这种治理结构的主要挑战是复杂性。我们可以说,最简单的治理结构是一个中央集权的国王。我相信在复杂性和去中心化之间存在一个连续体,任何简单系统都会因为帕累托原理而被中心化。如果复杂性允许复杂的、难以遵循的规则博弈,那么它可能是危险的。

  工作量证明区块链

  在工作量证明模式下,区块链应该在每个区块产生后切换哈希算法,所选择的算法必须能够抵抗矿池的创建。这可以通过要求一个私钥来控制比区块奖励更多的资金来作为工作量证明的一部分。任何一个矿池都必须将自己的私钥分发给矿池中的所有成员,其中任何成员都可以带走资金。最终的结果是,将不会有矿池。

  结论

  我希望这篇文章将引发一些非常必要的讨论,讨论增加去中心化和打破规模经济以及它所造成的权力和影响的帕累托分配的客观手段。

  免责声明:以上是我的个人意见,并非来自 block.one,我可以随时作修改。

  IMEOS

  IMEOS翻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