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_区块链_数字货币_资讯-比特币吧

哈萨克斯坦着眼于全球比特币挖矿前三名

比特币吧

  哈萨克斯坦着眼于全球比特币挖矿前三名

  暴走时评:哈萨克斯坦正成为比特币矿工在减半导致的利润降低市场中寻求廉价电力的重要目的地。根据最近的报道,这个石油资源丰富的中亚国家预计,到2020年底,投资于当地加密货币挖矿业务的总金额将翻一番,并在未来三年内吸引7.38亿美元。作者:Stephen ONeal 编译者:Penny哈萨克斯坦正成为比特币矿工在减半导致的利润降低市场中寻求廉价电力的重要目的地。根据最近的报道,这个石油资源丰富的中亚国家预计,到2020年底,投资于当地加密货币挖矿业务的总金额将翻一番,并在未来三年内吸引7.38亿美元。

  与中亚其他国家不同,哈萨克斯坦政府事实上已经使加密挖矿合法化,这使得该市场对本地和外国参与者都更具吸引力。那么,这片广阔的半荒漠土地能否成为BTC矿工的新目的地?

  从全面的加密禁令到合法化

  

哈萨克斯坦着眼于全球比特币挖矿前三名

  哈萨克斯坦政府最近对加密采取了一种整体友好的态度,尽管对该法规的监管仍很少。然而,积极的发展出现在监管动荡之前,其中央银行甚至建议全面禁止加密货币。

  2018年初,哈萨克斯坦国家银行董事长Daniyar Akishev宣布其代理机构正在考虑取缔所有加密货币为非法。仅仅几个月后,哈萨克斯坦总统Nursultan Nazarbayev呼吁在加密法规方面进行全球合作,但没有提及该法规是否应鼓励该行业的增长或对其进行遏制。

  早在2017年,哈萨克斯坦政府支持的阿斯塔纳国际金融中心就与马耳他公司Exante签署了一项协议,以开发哈萨克斯坦数字资产市场,而中央银行则宣布正在考虑使用区块链向投资者出售短期债券。

  对于2019年当地的加密矿工来说,事情开始看起来更加具体和积极。去年12月,当地媒体报道,哈萨克斯坦的立法者不会对加密货币采矿征税,直到将开采的资产换成法定货币为止,因为加密矿不会被视为创业活动,而是“纯粹的技术过程”。

  哈萨克斯坦参议院通过了最近的一项法案,纳扎尔巴耶夫于6月初签署了该法案,该法案从根本上使采矿合法化,称参与数字采矿的人必须将其活动告知当局。它还强调,矿工是其生产的数字资产的合法所有者。

  此前曾在Hive Mining工作的加密货币采矿市场Xive的创始人Didar Bekbauov曾为Hive Mining工作,该公司曾为Hive Mining工作,该公司为大型国际矿工提供托管服务。最终定稿:“该法案说,矿工需要向政府报告其活动。但是,仍然没有人知道它将如何实现。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规定。”

  廉价的电力吸引外国企业

  根据Bekbauov的说法,哈萨克斯坦的主要矿业公司是来自中国,日本和“其他亚洲国家”的外国公司。还有一家国际云矿业公司Genesis Mining,其农场遍布多个国家,还有另一家总部位于阿姆斯特丹的非中国矿业巨头Bitfury。

  “他们是有经验的矿工,一些私人基金,私人投资者,”别克考夫在谈到在哈萨克斯坦开采的公司时说。Xive的创始人补充说,他们大约90%的采矿活动都是在比特币区块链上进行的,他说,外国公司的到来对当地的按揭采矿业务来说并不难,因为哈萨克斯坦“仍然有很多发电。”

  因此,矿工的主要吸引力不是监管框架,尽管有一些积极的进展,但监管框架仍然不明确,而是异常便宜的电价。截至2019年12月,哈萨克斯坦的家庭用电价格为每千瓦时0.041美元,企业用电价格为0.049美元。相比之下,美国的平均电价为0.14美元,尽管某些州(例如德克萨斯州)在某些条件下似乎提供有竞争力的价格。

  电力价格一直是进行加密货币开采的主要因素之一,但是在5月份比特币减半之后,电力价格就变得更加重要。减半的奖励促使矿工出售其设备或搬迁到电价便宜的地区,例如哈萨克斯坦,俄罗斯,中东和南美。

  F2Pool全球业务主管Thomas Heller表示,除了大量廉价的电力外,哈萨克斯坦的地理位置也使其成为“快速增长的比特币采矿行动温床”,他表示:

  “哈萨克斯坦位于采矿的最佳位置。气候凉爽,并且靠近中国。利用中国四川水电季以外便宜的电价,中国矿工将老式机器从中国搬到哈萨克斯坦正成为一个受欢迎的地点。”

  Bekbauov表示,大多数本地采矿业务都位于发电量较高的地区,例如Ekibastuz,Karagandy,Pavlodar和Taraz,而该国全年大部分时间都享有加密采矿的总体良好气候。独立国家联合体地区主要的比特币采矿托管服务提供商BitRiver首席商务官Dmitrii Ushakov在接受Cointelegraph采访时表示,哈萨克斯坦的廉价电价吸引了投资者。哈萨克斯坦和其他一些前苏联国家的采矿电价。这是目前对哈萨克斯坦矿业兴趣的主要原因。”

  但是,Ushakov补充说,“该国没有廉价电力的自然前提”,因为它主要是由燃煤电厂生产的。他详细阐述了哈萨克斯坦采矿业的其他一些弊端,即该地区的总体不稳定局面和当地采矿场的安全性不足:

  “这是有风险的,因为影响一个国家内此类电力价格的市场和其他因素会迅速变化。这里还应考虑的另一个方面是这些采矿场的安全性,这些矿场通常是在很短的时间内通过使用旧的,不可靠的基础设施而建立的。”

  哈萨克斯坦会成为前三大挖矿目的地吗?

  上个月,哈萨克斯坦数字发展,创新和航空航天部长Askar Zhumagaliyev宣布,该部门计划在2023年之前吸引7.38亿美元的投资,用于与加密货币开采相关的活动。

  哈萨克斯坦雄心勃勃的采矿计划乍看起来似乎令人堂目结舌,但该国拥有一些统计数据来支持它们。根据Zhumagaliyev的说法,目前有14个加密货币采矿场已经累计带来了约2.017亿美元的投资。

  此外,由剑桥大学法官商学院的剑桥另类金融中心设计的比特币采矿地图显示,独联体地区的国家合起来构成全球第四大加密采矿地区。据报道,在2020年第二季度,哈萨克斯坦的采矿业占比特币平均每月哈希率的约6.17%,仅略低于俄罗斯(6.9%)和美国(7.24%),而中国仍然是无可争议的第一名(超过65%)。Poolin矿池副总裁Alejandro De La Torre同意,在一定条件下,哈萨克斯坦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成为第三大目的地:

  “由于大量廉价的电价,温和的温度以及政府对挖矿的不让步方法,我确实预见到哈萨克斯坦将成为前三大加密货币采矿目的地。”

  其他专家对此表示怀疑。BitRiver的乌沙科夫认为,尽管低廉的电价是哈萨克斯坦在采矿业中的坚实优势,但该地区本身还不够稳定,无法实现显着增长:

  “尽管低廉的电价使哈萨克斯坦成为采矿的热门目的地,但我们认为,由于对采矿业的投资增加,可预测的能源政策以及更加稳定的政治,中国,俄罗斯和美国将继续成为世界前三大采矿目的地。以及采矿的经济环境。”

  矿业顾问兼Core Scientific前首席技术官Kristy-Leigh Minehan表示,由于机构参与者显然缺乏兴趣,她不希望哈萨克斯坦很快成为前三名的目的地:“比特币采矿正在成为寻求替代资产基础的机构投资的目的地;许多人对哈萨克斯坦的政治仍然很担心。”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立场,不构成投资建议,内容仅供参考。

  盘点2018交易所江湖大浪淘沙

  食物链顶端、金字塔塔尖,在币圈,这些词汇被用于描述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在区块链行业中所处的地位。

  外界的认知中,这是一个只要有手续费收就能旱涝保收的环节。

  2018年年初,已经有7400多个新“塔尖”冒出,不到一年,形成了一个近16000家的交易所红海战场。

  结果集体遭遇了比特币价格下跌、交易量萎缩、用户离场的市场坍塌,走入了僧多肉少的困局。

  监管趋严、赛道拥挤、市场萎缩,交易所们踏着瞬息万变,在一整年的市场中翻涌着波浪。

  年初,OK、火币在国际化后,对标新崛起的币安“币币交易”,疯狂打新;年中,黑马FCoin刮起“交易挖矿”风,一大波跟风者入局抢市场;年底币币交易偃旗息鼓,合约产品成为新战场。

  2018年的交易所赛道硝烟不断,战势变幻,终究不离流量王道。

  无此道者大多关门、“跑路”了事,有资格参战的仍是那些“老字号”,而白热化的交易所江湖从未平静。

  |

  |

  “币币交易”打响交易所开年战

  连赵长鹏都不得不用“艰难”来形容2018年,他是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币安的创始人和CEO,而诞生了18个月的币安,已在近16000家平台中争得了头部交椅。

  币安的开创者赵长鹏和何一

  昨日,在给币安用户的一封信中,赵长鹏开头就先聊了坏消息,“加密货币的价格在2018年受到重创。”

  2018年还有4天结束。今日0时,CoinMarketCap数据显示,比特币的价格波动在3700美元附近,距离今年1月18日16850美元的最高点,已经跌去了78%。

  加密货币总市值也从最高时的8341亿美元,缩水84%,仅剩1268亿美元。

  去年,在中国监管部门对数字货币下达最严禁令之前,赵长鹏和他的搭档何一创立了币安。借助着山寨币爆发,币安成为首家将“币币交易”规模化运作的平台,今年年初,上线币种超百。

  1月,Coinmarketcap数据显示,币安站内24小时交易量一度以20亿美元的成绩,排在全球各大交易所首位。当时,全球的加密货币交易所总共7463家。

  有新生者,亦有逝去人。

  2018年1月27日,成立于2014年的日本 Coincheck 交易所因黑客盗窃而宣布倒闭。进入2月,成立于2016年的去中心化交易所以德,因内部团队发生纠纷,实际控制人跑路。

  彼时,已经在中国本土市场成长了三四年的两家老牌平台——火币网与OKCoin,刚刚经历了监管的驱离,以火币Pro和OKEx为品牌,转型国际化,一边拓展海外市场,一边飚着币安开设币币交易区,争抢首发币种,打起了一场防守反攻战。

  成立不久的币安,借助币币交易弯道超车,大批用户涌入,战绩令人眼红。很快,“币币交易”便成为了各家国际化交易所的主战场。

  OKEx与火币Pro相继推出了各种促活福利,其中最吸引眼球的奖品是价值超百万的豪车。用户只需在规定时间内,交易指定币种,成交量排名第一的用户便可独享最终大奖。

  另一边的币安也毫不逊色,奖品在保时捷、奔驰、兰博基尼等豪车中推陈出新。

  币安交易送豪车

  数据显示,2018年头三个月,火币Pro和OKEx共计上线新币种均超过100个。截至目前,火币Pro上可交易的币种数为170个,币安为145个,OKEx为136个。

  币种越多意味着辐射的用户越多,交易平台和项目方可以实现互相导流。借着去年年底比特币价格登顶2万美元的东风,投机者涌入交易所,期待着十倍、百倍的回报。

  在这场开年的无声战役中,各大交易所的上币费也水涨船高,动辄以千万计。手续费已不再是交易所唯一的赢利点。

  “平台币”搞投票竞技新场景

  除了用币币交易吸引流量,“平台币”模式也在币安的带动下,成为后来交易所的标配。

  OKEx和火币Pro紧随其后,两家不仅以各自的“通用积分”取而代“币”,还增加了它的使用场景,比如将“积分”与选票绑定,举起“用户享有上币权”的大旗,搞起投票上币。

  “交易所平台币最明显的作用就是把用户、项目方和平台的关系绑得更紧密。”一名交易所从业人员回忆,这个模式大火时,各家的平台币相比发行价暴涨5-6倍。

  交易所搞投票上币,平台币扩展使用场景

  用户想投票上线自己支持的项目,手里就得有票;而项目想上交易所,更得有票。

  本来以“透明上币流程”为期待的这一“创新”,最终沦为项目方买票、贿选的路径,而平台币、通用积分可在各自交易所流通、交易的特性,也让交易平台背上了“又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骂名。

  想要躲“币”的通用积分,没能躲过监管的眼睛。

  “北京不欢迎发币。”5月19日,在第三届中国金融启蒙年会上,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党组书记、局长霍学再次强调了监管部门对“发币”的打击态度,台下坐着已经转向区块链技术研发的OK集团CEO徐明星。

  监管发声后,各大“平台币”一改大涨态势,持续普跌。当时,OKB领跌,跌幅达26.61%,HT跌幅达20.47%,BNB亦下跌9.65%。

  “币币交易”的火热在维持了大半年后,便在比特币不断下跌的带动下暴露出颓势。火币Pro后来推出的子品牌HADAX,甚至成了小币种破发的重灾区。火币集团掌门人李林一度将HADAX“推倒重来”。

  “交易挖矿”闪电战死伤惨重

  “三足鼎立”的头部交易平台斗得如火如荼之时,FCoin来了。

  今年6月,数字资产交易平台FCoin身披“交易挖矿”战袍横空出世,创始人张健如同一位搅局者,加入江湖混战。

  FCoin创始人张健曾被视作“搅局者”

  仅半个月时间,FCoin凭借“交易挖矿”成为一匹黑马,曾以单日交易量307亿元的战绩,挑战OKEx、火币Pro和币安三家主流平台的地位。

  “交易即挖矿,持币享分红”。挖的是FCoin的平台币FT,分的是平台的手续费。新鲜的玩法短时吸引了大批用户,羊毛党最先上阵,利用平台“邀请返利”的规则,注册多个账号,左手倒右手,大薅FCoin的分红羊毛。

  一大批羡慕交易所“又赚手续费、又赚上币费”的觊觎者,如同看到了撬动流量的口子,纷纷跟风。2018年的夏季,包括CoinEx、Coineal等十几家“挖矿新秀”出现在市场上。

  FCoin无意间形成了率众抢食的局面,三家头部交易所当然不会无动于衷。

  币安嗤之以鼻,赵长鹏直指交易挖矿是高价ICO,不可持续;OKEx拿出土豪做派,放出“开放共赢计划”大招,要扶持100家交易挖矿的创新平台;看着已经有两大对手来收拾FCoin,火币Pro按风不动,继续栽种“火币大森林”,布局全生态。

  “交易挖矿”模式为FCoin带来了人气和流量,但也低估了羊毛党的投机性。

  一些人赚到了手续费分红后,大量抛盘挖出的FT。2个月内,FT从最高点的1.2美元跌至0.07美元,跌幅近95%,币价走势被调侃为“埃菲尔铁塔式收割”,进场晚、高位接盘的新韭菜损失惨重。

  FT暴跌95%被讽“铁塔式收割”

  不愿放弃的张健,曾用创业板、FCandy、币改等招数拯救FT,均未见良效。大量的FT抛压之下,团队多次更改游戏规则,加快了被用户抛弃的速度。

  如今,FCoin以24小时成交量的1.91亿美元的成绩排在了全球交易所的第19名,挑战的霸气已不复来时。

  “交易挖矿”让FCoin濒危,跟风的平台则直接死去。

  6月27日,CoinBene满币团队被爆“和拉盘庄家产生内讧”,平台币Coni在“交易挖矿”的“东风”下暴涨暴跌。2天后,另一家交易所BigONE暂停了“交易挖矿区”和平台币BIG的交易对,仅存活不到一周。

  “交易挖矿”热闹了两个月,真真应了赵长鹏那句“不可持续”。而在这场闪电战中,FCoin颓败落幕,头部交易所继续领跑。

  “合约交易”成新战场镇守币市残局

  币价大跌,加密货币市值不断缩水,超过90%的币种破发,甚至归零。期待十倍币、百倍币的投机希望落空,币币交易已不复年初好时光。

  当初争相打新的交易所们开始推出“退市机制”,交易量不好、爆出安全漏洞和信用丑闻的项目纷纷遭平台下架。

  “币币交易”萎缩,交易平台推出退市机制

  今年6月,火币的子品牌HADAX下架了第一个币种INC;8月,OKEx第一个批量下架项目的平台,29个币种交易对消失;2个月后,主打“币币交易”的币安也同时下架了四个币种。

  当初,项目方不惜高额上币费也要争抢上交易所的盛况,已如上个世纪的记忆。赚不到上币费用的交易所们,告别了草莽生长“赚快钱”的岁月,在一路征战中寻找着其他的用户入口。

  币价涨了才能赚的“币币”现货交易市场不断萎缩,而可以“做多、做空”买涨跌方向的合约交易量则有增无减。

  SimilarWeb统计数据显示,过去六个月的时间里,币安、火币Pro、OKEx的访问量都在下降,而专做永续合约的Bitmex访问量则总体趋稳。

  交易所下半场战局在“合约交易”的衍生品市场上拉开了大幕。

  原本,合约市场是OKEx的天下,但这家平台今年多次因为用户爆仓而深陷“维权”危机。甚至有新兴平台以此为噱头,决定推出自己的合约产品,在市场上放出“永不爆仓”的豪言壮语。

  小平台挑战合约市场,没有引起老大太多反应;今年9月,市场上传出火币要上合约产品时,着实令该平台的用户兴奋,也让OKEx感受到了危机。

  11月21日,火币的合约产品历经多轮低调测试,终于开启公测,也标志着这家交易平台正式进军合约市场。

  11月,火币上线合约交易

  在这之前,OKEx发出“江湖集结令”,以“永续合约模拟盘大赛”的方式,为12月3日推出的“永续合约”新品造势,回应老对手的同时,也叫板另外一家专吃“合约饭”的Bitmex。

  在合约交易这个不可预测的风险市场中,迎难而上的不止火币一家。美国B网、Bitfinex、bitFlyer等主流交易平台也纷纷推出合约交易,涌入战局。

  一些成立不久的新兴平台也想趁机分一杯羹。

  比如新生不到半年的BBX,除了上线比特币、以太坊等主流币种的合约交易外,还另辟蹊径地在“货架”上摆上了波场、FJFCoin日本的平台币)、HT火币的平台积分)等热门币种。

  交易所们试图以“合约交易”,镇守各自大门,重整流量雄风,也为冷淡的币市增加了些许热度。

  回顾一整年的交易所战况,参战者垂涎的战利品无外乎是用户和流量,一切打着“创新”为旗号的套路,都是流量战场上的跑马圈地。

  如何留住用户,也成为过度透支信用的币圈人士们都需要思考的问题。2019即将到来,答案仍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