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_区块链_数字货币_资讯-比特币吧

比特币再次成为2020年表现最好的资产,黄金、石油和股票等黯然失色。

比特币吧

  比特币再次成为2020年表现最好的资产,黄金、石油和股票等黯然失色。

  自今年年初以来累计上涨22.4%之后,比特币现在再次成为2020年表现最好的资产。

  尽管3月份遭受了严重损失,但黄金今年的整体表现仍旧良好,年初至今上涨了9.5%。

  尽管4月份有所回升,但美国主要股指和石油期货在3月份创纪录的抛售后,今年整体仍处于下跌状态。

  比特币(BTC)在黄金,石油和主要股指的表现黯然失色之后,已成为2020年最赚钱的投资。

  自今年年初以来,比特币经历了有史以来的最高波动,其价格在2月13日触及年度高点10446美元和而在3月12日又跌破了4000美元。根据TradingView等数据网站显示,加密货币市场还目睹了十年来最剧烈的抛售,一天之内从7,717美元跌至4,111美元,相当于损失了47%。

  尽管存在这种波动性,比特币现在仍设法弥补了3月中旬崩盘期间损失的大部分价值,并且与年初相比已上涨了22.4%。

  比特币价格显示出复苏的迹象

  自3月12日以来,比特币已经收复损失。

  另一方面,黄金在2020年迄今也取得了强劲的成绩。从年初1529美元/盎司,3月初金价飙升至1,700美元/盎司,随后在3月中旬跌至1,491美元。自那时以来,黄金已恢复到其当前的1,675美元/盎司,相当于年初至今上涨9.5%。

  尽管在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冠状病毒大流行之后,3月中旬比特币和黄金都经历了大规模的抛售,但目前两者的交易价格都回到了其崩溃前的价格。相比之下,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DJI)和标准普尔500(S&P 500)等美国主要股票指数在大跌后仍处于亏损状态,年初至今DJI仍下跌15.7%,而标准普尔500指数自年初以来累计下跌10.6%。尽管如此,标准普尔仅在4月份就设法上涨了12.7%,并且似乎显示出强劲的复苏迹象。

  由于大多数国家采取了应对冠状病毒的出行控制措施,世界进入了经济放缓时期,一些行业受到了沉重打击,其中原油行业遭受的打击远胜其他行业,原油行业在2020年的前四个月损失惨重。

  早在4月,由于极端缺乏需求和供过于求的综合作用,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WTI)的期货合约交易价竟然跌破0,出现了负价,从而迫使交易商向买主付款以将其脱手。尽管此后情况有所好转,但WTI石油6月到期的期货目前的交易价格仅为18.59美元,而2019年6月合约的价格超过60美元。

  同样,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和雪佛龙公司(Chevron Corporation)等大型石油公司的股票今年也下跌,跌至十多年来的最低水平。

  银行公司也受到了冠状病毒的打击。正如Decrypt报道的那样,英国汇丰银行的利润下降了50%,而西班牙的桑坦德银行的季度净利润下降了82%。

  这是否意味着摩根溪数码(Morgan Creek Digital)的合伙人Anthony Pompliano是正确的(做多比特币,做空银行家)?

  涨醒,比特币突破10000美元,创近80天新高

  独家专访火币CSO&公链负责人:交易所的自我颠覆之路

  “币圈一日,人间一年”。区块链速度,更紧迫的危机感,更快的自我颠覆。

   卢晓明

  编辑 Mandy王梦蝶

  中心化数字资产交易所,不约而同地走在了自我颠覆的路上。

  在中心化交易所占据业内前三、巨头瓜分市场份额的格局之下,拥挤的交易所赛道仍时有新玩家入场,其中,去中心化交易所被寄予希望,不少创业公司希望借此弯道超车。

  相较于中心化交易所,去中心化交易所代码开源,规则公开透明,不存在交易所道德风险;同时钱包由用户掌握,不存在因为交易所被攻击而发生丢币的危险。

  尽管“看上去很美”,事实却是,其流动性跟中心化交易所相比毫无竞争力,在安全性和用户体验上也不尽如人意。智能合约系统本身不完善,存在被黑的风险;之对于大多数用户来说,自己保存资产,还不如放在有品牌保证的大交易所里来得安心。缺乏法币通道、链上钱包操作复杂、非撮合交易,体验上也有些“反人性”。

  说到底,用户更希望“Dont Make Me Think”的简单操作。据媒体统计,目前全球数字货币交易所已超过1000家,去中心交易所不到%,所占市场份额寥寥。

  但有趣的是,明明已处于绝对优势的中心化交易所巨头们,却陆续决定“自己做自己的竞品”,以防被他人蚕食。这是一场不约而同的自我颠覆。

  今年三月,币安宣布将开发一条公链,建设去中心化的交易所。币安认为,在不久的将来,中心化的交易所和去中心化的交易所会同时存在,双方互为补充,共同承担区块链财产的转移和交易工作。

  在币安宣布要做公链两个多月后,火币的公链计划也来了。

  “未来世界很有可能是出现自治体系代替公司的趋势。如果这种形式出现,我们希望是由我们来引领的,而不是到最后是被代替的那个。”

  在6月6日的新坡发布会上,火币宣布将发动社区力量建设一条“自金融”公有区块链Huobi Chain,各类资产与权证以通证的形式,在公链上生成、流转、公证与确权。同时,火币在会上介绍了火币生态、火币资本、Huobi Labs、火币矿池、火币区块链应用研究院等集团业务板块,宣布了新的集团域名(www.huobigroup.com)。

  “我创办火币,就是看到数字资产服务不完善的市场缺口。”李林在现场的视频中说到。当年比特币等数字资产初现,火币不是第一家比特币交易所,却是国内第一家免费的比特币交易所。就像淘宝当年被诟病“免费不是一种商业模式”,免费引来了大量用户。火币崛起,比特币中国逐渐消亡。

  待到如今,区块链领域已从炒币进展到追求商业应用的今天,火币也不甘将自己囿于交易所。

  从交易所、矿池再到钱包,火币布局了数字资产的产业链,也就是传统的“币圈”;从资本、资讯,到区块链应用研究院,上现在的公链,火币也在逐步进军应用领域,就是所谓的“链圈”。此次发布会,也是意在改变品牌认知:自己不仅是一家交易所,而是“数字资产金融服务商”。

  然而,一家公司的基因是它的优势,也将成为它的印记。

  正如百度一直想努力从搜索转型为人工智能公司,阿里每次发财报都会强调国际化、阿里云和娱板块增长多迅猛。说起这两家公司大家总会觉得前者是搜索,后者是电商。在他们的收入组成上,也确实如此。以交易所起家的火币,也不例外。

  就此,独家专访了火币CSO(首席战略官)蔡凯龙以及火币生态项目总监陈光,前者在去年火币,负责火币大方向战略的制定;后者是火币公链负责人。讨论火币公链的缘由和细节,技术领袖怎么选,以及火币未来的战略发展。

  交易所,不约而同的自我颠覆

  毫无疑问,作为数字货币全球交易量前三的交易所,火币已经成为行业内最有话语权的企业之一。然而不可否认,在公链底层开发技术和人才储备方面,火币并不具有优势。况且,它还是一家中心化的交易所,启动公链项目不禁引人猜想其是否要做中心化交易所,将自己颠覆。

  与明确表示将推中心化交易所币安不同,火币这次启动公链项目的同时,并未提及自身的交易所业务是否会上链。

  不过陈光表示,公链上线之后,很有可能有相关尝试,可是,就目前情况看来,先上链的很有可能是其他业务。陈光表示,交易所先放上去可能是治理相关的、Hadax的投票上币、融资等,也可能是链上链下结合的形式。原因也不难理解,目前全球最大的三家交易所,都是中心化的。火币认为,目前的公链,从安全性上和用户体验上来,都未能超过中心化的交易所。“如果这些可以克服,我们也非常开放。”蔡凯龙表示。

  从火币所公布的战略与李林公开信看来,火币计划做的自金融公链,甚至比去中心化交易所更为自我颠覆。

  就在火币发行HT、上线HADAX、或币安宣布启动公链之时,就有很多人猜测火币是否也要做公链。其实那时火币还未最终决定建公链,内部仍在激烈的讨论中。约莫在个月前,路线才逐步清晰,决定做公链。蔡凯龙和陈光都告诉,启动公链项目之前,火币内部做了非常多的讨论。“包括什么时候做,为什么做,公链是什么。单就火币公链是什么,就讨论了很久,最后就定位到自金融。”

  “这个概念(自金融)有点抽象。”陈光说,大概能理解为金融的去中介化。。

  “连接了人与信息”的互联网,带来最为迅猛的变化,是主流媒体公共话语权的消解,即“传播的去中介化”,自媒体时代来临。同样,自金融可能就是金融脱媒趋势的极致化。金融的本质是是资源配置的优化,但传统金融在供需两侧设置了中介/媒介,比如商业银行、投资银行、私募基金等,从中抽取了巨大利润;在互联网发展之下,PP、众筹相继涌现,直接融资趋势明显,产业链金融脱媒剧。ICO、个人发币等行为,又为这种趋势的再一体现。

  一如陈光所言,“未来如果自金融时代真的来临,链上甚至都不需要交易所”,遑论交易所是否需要去中心化。

  谁掌握了公链,谁就掌握了未来

  火币公链这个项目,由火币集团创始人李林提出,也是李林极为重视的。就火币公链情况,项目负责人陈光更多时候需要直接向李林汇报。

  蔡凯龙说,火币做公链的原因很简单,“谁掌握了公链,谁就掌握了未来”。

  人们总会为新型技术描绘看似遥不可及或满怀理想主义的蓝图。互联网诞生之时,有人憧憬它可以连接一切、带来平等;人工智能技术让人憧憬人类劳动力的解放,又使人恐惧机器统治人类。区块链也不例外。

  “远地来说,整个区块链行业的梦想,就是自治。”陈光说,在基于区块链自治组织中,可能依然是我们相同的一群人在做着运营火币的事,可能只是激励的机制不一样。“李林也希望,火币未来能自己生存下去。”

  只是,既然想抓住公链这个未来,就必须做好颠覆自己的准备。

  “未来世界很有可能是出现自治体系代替公司的趋势。如果这种形式出现,我们希望是由我们来引领的,而不是到最后是被代替的那个。”陈光说的这句话,也许更能成为,火币为什么做公链的注脚。

  李林也公开表示:“火币在年来的运营过程中逐渐意识到,现有的交易平台形态大概率只是金融资产交易的初级形态。随着区块链技术与共识机制的不断发展,未来的形态更可能进化为一种全新的分布式体系,所有资产与权证的生成、流转、公证与确权都在公链上进行。未来将会是一个崭新的基于区块链的自金融世界。”他说,基于此,火币逐步开始将业务开放到社区进行自治的生态化尝试。

  区块链速度,更紧迫的危机感,更快的自我颠覆

  说到底,币安和火币,都在自我革命;不过作为后来者的火币将这场革命目标喊得更为彻底。如果币安公链是要颠覆中心化交易所,火币公链则是要颠覆交易所,甚至整个金融体系。

  这两家正处于行业巅峰地位的交易所,刚借着ICO风口和监管风波雄起,就开始筹备颠覆自己的计划。这未雨绸缪、“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觉悟是不是让互联网人汗颜。

  这就是区块链速度。

  商业社会,把你颠覆掉的肯定不是另一个你。任何一家希望“基业长青”的公司,都需要“自我颠覆”。

  只是公司崛起与倒下的速度在快。生产力的线性增长提高了效率,速了下一个时代到来的步伐,也缩短了一家企业的生命周期。

  在传统行业里,这个世界还有百年老店。在互联网世界,时代掌控者的迭代速率已经在快。诺基亚的塞班手机曾为10年霸主,终被被苹果与安卓替代。晚于雅虎四年成立、曾为其供应商的谷歌,最终将其送往卖身之路。

  而在区块链的世界里,这个单位速度,只会更快,令人措手不及。

  曾经的火币花了不到两年计入前三。币安则恰逢“九四”,在数月内一跃而成全球最大。

  自此之后,纷纷入局的从业者也做着同样一夜暴富、颠覆格局的梦。期盼着,下一次机会来临,他们自然能成为“下一个币安”了。

  曾经的纳斯达克也被讽刺为“垃圾股扎堆”,而这个世界里,颠覆你的,往往是你曾经看轻的东西。白手起家的“草根巨头”们,比谁都深谙其中道理。

  于是,便有了那时币安决定做如今看起来毫无优势的去中心化交易所;这厢火币启动了看起来离我们貌似遥不可及的“自金融”公链。

  未来来得远比你想的快。

  也许上面讨论的东西在你看来遥远得难以想象,若往近看,你会发现火币公链会怎么扩宽HT的流通场景。火币HT区已于昨日上线,包括HT与7种数字货币的交易对;此后容易想到的火币生态场景包括:项目用HT募资,上线火币Hadax前利用HT质押投票上币,凭借HT在火币公链上做开发。如此形成闭环。

  单独以火币自己的力量是没法做公链的

  Huobi Chain此次“民选CTO”的玩法跟EOS超级节点竞选有有异曲同工之处。EOS的社区建设之所以成功,简而言之就是BM+BB(分别是EOS开发团队Block.One的CTO和CEO),分别代表着一个能动员社区的技术天才和令人拍案叫绝的运营手段。

  EOS是史上最大ICO项目,其众筹融资过程长达一年、不设上限;并且设置竞选机制,让超级节点竞选变成了一场社区大动员。前者使代币的分发更为分散,长了项目发酵时间;后者让候选节点变成布道者为项目做宣传,扩大社区半径。如今火币公链显然在用类似的做法,选举造势;造势自然扩大社区。

  技术上,火币公链这次,大概是希望以“民选CTO”的方式,再造一个EOS。

  火币公链“技术领袖”挑选,同样采用了竞选和投票等概念。蔡凯龙表示,火币内部讨论时确实借鉴了很多公链的做法,主要是在社群运营等方面。“EOS的成功给了我们很大触动。”

  交易所并非技术驱动的生意,公链开发则继续大量技术人才。蔡凯龙也坦承,公链底层技术人才是火币做公链的短板之一。公链项目一重底层技术,二重社区运营。因而,“单独以货币自己的力量是没有办法去做,因为这个是一个Public的事情,需要社区的力量。”

  然而,依靠这种民主海选的方式,真的能为火币公链选出最合适的技术领袖吗?

  “我个人觉得,坦白说,我也会担心,真的可行吗?从火币的角度,我们就准备做一场社会实验。”

  无论是陈光还是蔡凯龙,他们个人都认为,未来的社会很可能不是完全去中心化,可能是经过博弈、碰撞之后,找到中心化与去中心化之间的平衡点。这需要实践和时间去寻找。

  为了规避“过度民主”带来的弊端,将有理事会制定领袖竞选的规则并监督项目进程。理事会要制定合理的门槛和标准,保证参选人技术上达标;但作为一个公链领袖,光是技术不够,还需要有动员能力、领导能力等,才能带领团队和社区建设公链,因此投票也必不可少。理事会也需要制定投票规则。

  简而言之,理事会有点像美国的“联邦选举委员会”。陈光表示,理事会成员由火币指定,在全球范围内找寻区块链领域知识深厚的技术专家,火币集团在理事会中会有两个席位。理事会中不排除会有现有公链发起人;火币也可能定向邀请技术人才来参公链领袖选举。

  类似EOS开发团队中,BM包括了10%的EOS,也制定了大量的规则,作为公链参与方之一的火币,也给自身保留了一定的话语权。当然,作为火币公链的发起人,火币会为公链倾注自身资源,这也是火币认为自身建公链的优势所在,“我们有足够的资源,很容易形成一条龙服务”。比如火币自身拥有资本、生态等业务板块,可以为公链提供融资和应用场景相关的对接服务。

  火币美国已有当地币币交易执照

  公链似乎为火币的产业链布局扣上了几位关键的一环,但不要忘记,这家交易所同时再也进行着大部分中国互联网公司正在做,却又举步维艰的事情:国际化。

  蔡凯龙告诉,火币目前的战略重点,可以总结为两个维度:横向国际化进入更多国家,服务当地客户;纵向全生态化,产业链化以交易所为核心,发展上下游产品。

  6月日,火币宣布了自身的定位是数字资产金融服务商。这几个字前,还有“全球领先”这个修饰语。但交易量的领先与中国人口数量,及中国投资者占全球比例高有关。在发布会现场,华人满座,偶有西方面孔;上台的嘉宾也会直接说“现场都是华人,我就直接说中了”。日、韩等地高频举办的区块链大会也是如此景象。

  因而,在国际化这条路上,火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也许它不仅需要强自身在当地的品牌认知度,甚至还要作为布道者和启蒙者去给当地政府介绍区块链、教育投资者如何挖矿买币。

  根据蔡凯龙公布的路线图,目前火币已经在美国、拿大、德国等10个国家和地区设立办公室。未来将进军俄罗斯和德国。全球化数字货币交易所的必然选择,在香港注册的币安,0年9月币安把办公室从香港迁至日本东京,后来018年3月因收到当地金融厅警告,币安将总部迁到马耳他;币安还跟百慕大与乌干达达成合作。

  跟币安的岛国路线相比,蔡凯龙将火币的国际化称为“大国策略”。至于原因,除了客户和业务扩展考虑之外,他认为是因为火币非常重视交易的合规性。“我们现在在火币美国已经有币币交易的执照,正在申请法币交易的牌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