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_区块链_数字货币_资讯-比特币吧

瑞典比特币交易所Safello获BOC投资

比特币吧

  瑞典交易所Safello获BOC投资

  :

  

瑞典比特币交易所Safello获BOC投资

  瑞典交易所Safello获来自BOC(Bitcoin Opptunity Cp,机会公司)的25万美元投资,这是BOC在美国之外的最大的一次投资。

  此次融资预计将用于这家位于斯德哥尔摩的公司,在欧洲范围内的营销效能提升,新产品和新功能的更快推出。

  在一次采访中,BOC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Barry Silbert表示希望看到Safello用户和交易量的加快增长。

  得到BOC支持的已约有30家公司,包括BitPay, Coinbase, Ripple Labs, Circle, Xapo和BitPesa等。

  随着在欧洲范围内,对认知度的持续提高,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商户,投资者正在寻求购买,持有,使用的途径。Safello的商业模式完美符合这一趋势。”Barry Silbert表示。

  到目前为止,Safello使用户可通过遍及11个国家的86家银行直接支付。

  Safello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Frank Schuil告诉CoinDesk,该公司计划将继续现有规划:

  “从第一天开始,Safello就不仅仅是一个交易所。 我们的现有产品是Safello一期,同时把资金和收入投入发展Safello二期。”

  具体地说,该公司希望将现有拥有更多支付方式的交易所扩大至更多地区,同时持续关注人们所喜爱的产品和功能的建设。

  今年2月,Safello获得60万美元的种子轮投资,Erik Vohees领投,同时包括Roger Ver,Blockchain CEO Nicolas Cary 等。

  除了Safello的优势,Schuil也提到欧洲的发展和数字货币初创公司受到“资金不足”的限制:

  “美国公司rake像样的大笔的钱类似cryptocurrencies的市场潜力,而欧洲初创公司几乎没有见天日。 这使他们处于不利地位在全球游戏我们玩。”

  但他也表示,欧洲国家之间各自不同的监管政策及分歧,也让Safello等这样的公司得以蓬勃发展。

  仅在过去一个月,意大利、爱沙尼亚、瑞士、俄罗斯和波兰的监管机构,已采取措施,改变他们对数字货币的态度和处理办法。 无论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政府层面对数字货币的表述,仍在一定程度上促进教育和认识。

  Schui也提到了上周欧盟银行业管理局( European Banking Authity)暂停银行业交易的话题,

  “事实上,”他说,“他们将创新预算来构建自己的加密银行。 这是一个令人兴奋的发展,这在6个月前是很难想象的。”

  原http://www.coindesk.com/bitcoinopptunitycpinvests250kswedishexchangesafello/

  Tanaya Macheel

  编译:s

  干货比特派浩抓住DApp爆发机会

  2018年诞生了众多DApp项目,但真正成长起来获得广泛用户量的产品几乎没有。

  12月27日,比特派钱包创始人浩受邀,为蜂巢财经的粉丝们线上分享了有关DApp的行业进展。他认为,DApp大爆炸的时代才刚刚开始。

  以太坊性能限制了DApp的爆发

  两个多月前,我第一次提到“DApp大爆炸”这个词,源于我看到了一些现象,也发现了DApp正在走进爆发前夜。

  时至今日,市场又发生了非常多的变化,我认为,“DApp的大爆炸”才刚刚开始。

  我先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比特币、以太坊、EOS这三大公链的区别。

  从去中心化程度来说,比特币去中心化程度最高;以太坊稍微差一点,因为有以太坊基金会、V神,他们是以太坊发展的决定性因素,总体上说,以太坊的去中心化程度比较高;EOS的去中心化程度就差很多,经常被垢病为不够去中心化。

  但我认为,一定程度上的去中心化仍是去中心化,21个出块节点的去中心化,并不是一个人说了算,它也需要21个节点共同达成共识,EOS的去中心化程度远比比特币、以太坊逊色,但仍是去中心化的网络。

  从安全角度看,比特币不可篡改性最强,安全性最高;以太坊不可篡改性基本可以,但安全性稍差些,出过几次安全事故,交易曾被回退过,DAO事件又造成了以太坊的分叉;EOS被大家贬的一塌糊涂,一方面安全性问题频出,比如漏洞,不可篡改性也不行,一些被盗的币通过交易仲裁委员还可能会找回来,所以EOS在这方面是被质疑违背了区块链理念。

  毫无疑问,从去中心化程度、不可篡改性和安全性三个维度评价,比特币以太坊EOS。但从可扩展性和交易速度上,评价就又不一样了。

  从可扩展性角度看,比特币是数字世界里绝对去中心化的的基础货币,它并没有考虑太多智能合约的扩展性;以太坊首次提出了智能合约的概念,并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以太坊的可扩展性要强很多;EOS的可扩展性最强,因为他引发了DApp的革命。

  从TPS角度上看,比特币TPS可以说是最低的,个位数,仅支持每秒钟几笔交易;以太坊要比比特币高几倍,大概能做到10多笔交易;EOS的TPS是以“千”为单位的,这是一个重要的突破。

  以太坊带来了智能合约的概念,问世后出现过两个现象级产品,一个是加密猫,一个是Fomo3D。

  为什么几年的时间里只出现过两个现象级产品?为什么有很多项目团队陷入了以太坊DApp泥潭?

  很多以太坊的DApp团队,包括前两年那些火爆的ICO项目,在立项的时候野心勃勃,募集到很多资金,但一两年过后,要么是项目没做出来,要么是做出来没人用。出了现象级的产品,也只是昙花一现。

  为什么呢?我认为主要因为以下两个限制:

  第一,TPS每秒交易速度。

  第二,矿工性模型Gas。

  在以太坊上开发DApp,你就不得不考虑交易要很长时间才能被处理。同时,每做一个操作,都要付出矿工费,这肯定是问题。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DApp在以太坊网络上的爆发比较难。好几年都没有出现真正意义上的、可以供大家长期使用的DApp,这足已说明问题。

  DApp大爆炸有三大先决条件

  将DApp的发展对比互联网或者说移动互联网的爆发规律)来看,每一次革命性的变化都需要一些先决条件。

  对于移动互联网“大爆炸”来说,如果没有iPhone,大爆炸不会来;如果iPhone没有IOS这么好的操作系统,大爆炸也不会出来;没有高分辨率屏、多点触摸,大爆炸也等不来;同样,如果没有4G网络,依然没戏。

  所以,DApp进入大爆炸时代,也有三个先决要素。

  第一,高TPS,高每秒交易处理。

  第二,低到近乎为0的交易成本。

  第三,钱包的无缝集成,打开钱包软件就可以玩DApp。

  从TPS上看,我们都知道比特币的TPS大概每秒3笔,以太坊可能高个几倍,EOS在测试环境下大概能做到几千,但网络不稳定。那些一张嘴“几百万TPS”的就不要信了。

  高TPS的意义是什么?大家设想一下,你在淘宝购物的每一步操作,例如添加购物车、填写地址,结账等都需要等待,那你受得了吗?高TPS保证你在链上玩应用时不需要等待,其意义就在于它让DApp具备了运行的基本条件。

  所谓低交易成本,我认为这个成本要近乎为零。矿工费模型是区块链基础模型,比特币是基础货币,有成本没任何问题,因为基础货币我们习惯了,可以付出一些成本用来转账、保护账本稳定、安全。

  但对于DApp来说,高成本就有问题。这就像你用淘宝一样,添加购物车需要费用,修改地址还需要付费,如果每一个操作都需要付费,用户无法接受。

  至于钱包无缝集成,其意义有点像iPhone对于移动互联网一样。以比特派为例,现在开通EOS账户,准备好CPU等资源玩DApp,体验和原生产品差不多。

  在这方面,比特派从技术上模拟了浏览器插件的全部行为。比如,你开发了一个DApp,只要你遵循标准的Scatter插件规范,用钱包账户登陆,把钱包账户支付等做好了,拿到EOS支持的钱包上,可以通过DApp浏览器直接访问DApp。

  具备上述三个条件,这个“大爆炸”才有可能来。

  综合以上三大要素,我给EOS打到60分,以太坊不及格。EOS测试环境下有几千个TPS,交易成本近乎为零,但还是有两个门槛:

  第一,开户门槛。用EOS首先要开通账户,这需要费用。

  第二、资源门槛。现在最火爆的资源是CPU,因为 EOS的DApp生态非常火,CPU拥堵很严重。我要玩个游戏,基本上要压近一万个EOS的CPU,才可以玩得比较畅快,这实际上是当前解决的不太好的门槛,有待于主链来解决。

  如果解决了这两个门槛,那么总体来说,用户的体验还是可以。比如在比特派钱包上,准备好账户、CPU的情况下,使用各类DApp的体验跟原生应用体验差不多。

  EOS的DApp开发难度远低于以太坊

  有人认为用EOS开发DApp比在以太坊上更难。大家觉得,EOS智能合约是拿C++语言)写的,以太坊智能合约使用Solidity语言写,这是一种类JAVA语言,C++肯定比JAVA语言难,所以想当然地认为在EOS上开发合约比以太坊难。

  在这里我可以告诉大家,这种理解完全错误。真实情况是用EOS开发智能合约、开发DApp,比以太坊开发简单几十倍甚至上百倍。

  我们做过一个测试,两个软件工程师,用一周的时间,在EOS上做了一个猜大小的DApp游戏。普通的猜大小、卡片游戏的DApp功能,一周可以搞定。

  为什么呢?怎么做到的呢?这是因为EOS系统有以下便捷性。

  第一,不需要用户系统,因为有钱包集成。以前开发一个模块往往需要好几个工程师干三个月,但在EOS生态上不需要。

  第二,不需要支付模块。很多人在开发交易所模块时,可能要花几个人做钱包安全体系,干三个月还不一定安全。在EOS生态上,DApp不用写。

  第二,不需要数据库。大部分逻辑不需要数据库,因为数据都在链上,只要合约好就行,可能要做一些后端的事,因为要额外逻辑。最简单的EOS应用不需要,只要一个好的前端工程师,再加一个后端工程师稍微弥补一下就可以了。

  当然,如果做复杂的游戏,比如网游,这部分工作的开发量还是相当大。排除这部分,在开发DApp的工作量,比开发传统APP简单多了,所以这也是DApp为什么会在EOS上起头的原因。

  EOS生态中还有特别重要的一点,就是不再需要中心化交易所。在EOS世界里,去中心化交易所和中心化交易所的体验几乎一样。

  在比特派上使用去中心化交易所,你只要点一点,挂单就卖掉了,币一会就过来。比如,你玩DApp,拿到了许多项目的Token ,可以质押,领取分红;也可以不质押,卖出。这种情况下,你只要在DApp上直接访问、挂单,不需要进行传统交易所的充币、提币等操作。

  刚才提到CPU短缺,大家有租CPU的需求,因此CPU租赁服务应运而生。租赁方式有很多,有用去中心化的方式、智能合约、DApp的方式去做,比如有第三方就做了Chaintai这么个去中心化的租赁平台,很难用,但还是有一堆人在用,因为满足了刚需。

  这个生态就是这样,满足了刚需就有人用。

  问答环节关于生态

  蜂巢财经:今年十一之前,什么现象让你看到了DApp要爆发?

  浩:当时观察到几个头部DApp的数据,主要是EOSBet,其他的是都是尝试。通过数据观察发现,活跃度越来越高,资金量越来越大,然后发觉这个模式可能是具备革命性的,所以比特派才开始决定,投入精力做EOS生态。

  蜂巢财经:基于EOS的DApp更接近用户体验,那么ETH 的DApp是没有空间了吗?

  浩:当前状态下,以太坊DApp的发展在我看来空间有限,因为在过去几年里,都没有得到有效的发展。那未来以太坊有没有更好的架构解决方案,例如分层模型等在以太坊上会不会发生我们尚不清楚,只能说当前的以太坊网络状况,DApp不是特别合适。

  蜂巢财经:以DApp为中心开发的公链可行吗,会有什么问题?

  浩:现在的这些公链肯定都是以智能合约、去中心化的DApp应用类模型来考虑问题。尤其是当EOS的DApp存在可能性之后,更是这样。比如说波场也在做相关的这类发展,这个肯定是大家都要做这事的。

  不过,差别在于你能否想出更好的架构来解决这个问题。就比如说EOS解决了60分,未来会不会有其他新的公链、新的团队和新的架构做到80分、90分。我认为这是有可能的,因为EOS不一定是区块链的终极形态,有可能是个过渡形态。

  比如比特币,我们需要一个去中心化、接受度广泛、安全、不可篡改的数字货币,比特币就足够用了。但是到了DApp世界,哪个链条能够更好的满足需求,能够更好的满足DApp大爆炸的几个要素,能打60分还是70分、80分,在我看来,这都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蜂巢财经:钱包作为未来生态的入口,你觉得钱包未来的爆发点在哪里?

  浩:钱包并不依赖于爆款DApp,钱包是所有DApp的入口。只要不是坑人的DApp,我们都会让你访问。爆款可以在任何一个钱包里玩,钱包实际上是为用户提供更低成本的服务。

  蜂巢财经:钱包想要作为DApp入口最重要的条件是什么?还有什么入口可以进入DApp?

  浩:最重要的是把DApp相关的用户服务做到极致。钱包是DApp世界唯一入口,没有其他入口。

  关于场景

  蜂巢财经:除了游戏博彩区块链去中心化应用的还能用来做什么?

  浩:以互联网为例,互联网刚刚到达人类社会的时候,有很多色情网站,但这并不影响互联网对人类的变革。

  DApp也是如此,由于早期的的博彩项目很容易达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且容易开发,所以早期火爆的都是这些。但发展到后来,EOS上日活比较高的DApp其实是游戏,不算博彩,就是游戏。

  目前,有很多团队在在做开发,未来会有更多的主流玩家进场。大家以后在EOS可以做的东西有很多,包括在其他主链上,可做的东西多了去了。

  蜂巢财经:对头部的Betdice怎么看?

  浩:Betdice是一个非常好的团队。Betdice对于比特派稳定币的支持都是最快的,技术非常好。这个团队从技术到运营都比较强,这也是为什么在过去两个月Bertice能成为EOS生态头部DApp的原因。

  未来格局会怎样,我无法做出预测,因为没有人知道后面会有什么样的玩家参与到这个市场。这个市场会变成什么样子还无法预测,但可以看到,这个市场迭代特别迅速,竞争会更加激烈,会非常市场化,最后的胜出者一定是强者。

  蜂巢财经:DApp什么时候才能进入普通大众的视野

  浩:需要过程慢慢来。因为目前的门槛还是很高。可能是EOS,或是下一代公链,来更好地解决降低门槛的问题。但是,这个门槛实际上是逐步降低的过程。对于普通用户来说,门槛高,进入地慢;门槛低,进入地快。

  关于用户

  蜂巢财经:你认为将数字货币投资机)者转变为DApp用户,难点在哪?DApp的获客门槛有哪些?最高的门槛是什么?

  浩:DApp获客的门槛,一是对于区块链的认知,大部分人会认为区块链就是空气、传销、忽悠人,这个门槛永远存在,比特币至今也没有解决地特别好,但通过上一轮牛市,也获得了一些效果。

  二是技术门槛,在钱包层面,我们已经做了非常多的努力,再过一两个月的版本,小白的体验会更好。开通账户,耗费资源,CPU成本的不断波动,都是需要解决的痛点。

  蜂巢财经:DApp爆炸,普通用户的机会在哪里?

  浩:早期阶段对普通用户的机会,要看项目。DApp项目与ICO项目不同,以太坊上面ICO项目破发后,大家发现一地鸡毛,全是空气,没有项目做出了真实的东西,可以说所有的项目都跌掉了99%,甚至归零。

  但是DApp项目有落地场景。对于普通用户来说,在DAPP大爆炸里,现在日活两三千的生态,未来可能会达到几万日活、几十万日活。在这一过程中,必然会有一些DApp会成为头部,有些DApp会陨落。

  所以普通用户需要判断一下哪些是好项目,哪些是烂项目。好项目参与一点,未来可能会带来比较大的回报。

  蜂巢财经:判断DApp优劣的标准是什么?你的标准是什么?

  浩:见仁见智,相比以太坊来说,EOS 还是好判断很多。

  以太坊上项目,当时通过白皮书就能融到很多钱,但是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上交易所,大家都等着上交易所套现。

  EOS 不一样,好的项目能看出他的产品做的如何,体验好不好。例如,一个游戏项目,你自己可以先试玩,如果觉得好,可以尝试少投入一点;如果,你自己都觉得不好,不喜欢,那就算了。

  关于安全

  蜂巢财经:区块链去中心化随机数服务总被攻破,目前应对的主流技术方法是什么?

  浩:EOS上的DApp多次爆出漏洞,且一些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这些漏洞里有很多都是随机数事件。但要注意,随机数事件跟区块链技术无关,主要是一些DApp的开发团队水平太差。

  EOS的DApp门槛很低,稍微会写点程序就能干,所以这并不是技术本身的问题。例如,曾经有个团队在做DApp,拿合约账户的EOS余额,作为随机数种子来生成随机数,那黑客只需稍微跟踪一下你的代码,就可以知道你的随机数,进而无限盈利。

  蜂巢财经:EOS经常发生黑客攻击,如何有效避免财产损失?

  浩:找那种看起来有实力的团队。我们现在已经联合专业的安全机构,给项目方提供合约、审计、架构审计类的工作了。未来,找靠谱的项目,如果发现他们的智能合约或者系统架构是由靠谱的安全机构审计过,那基本的安全还是可以保障的。

  关于市场

  蜂巢财经:DApp的爆发意味着EOS需求量会增大吗?EOS的价格也会涨吗?

  浩:不一定。你玩DApp不一定需要EOS,EOS只是EOS主链上的一个Token。DApp的火爆是这个DApp项目的事,而不是整个EOS 网络的事,两者并没有直接的相关性。

  长期来看,EOS DApp生态繁荣必然会使得EOS区块链价值的变大。短期看就不一定了,在过去几个月里,EOS随着大熊市从50块跌到40、30、20多块,最后差点跌破10块,这两天又回来一点,所以不要对价格做预测。

  蜂巢财经:如何看待波场TRX对EOS 的竞争?对比两者,你觉得哪条链会胜出?

  浩:竞争非常正常,从波场的竞争就能看出,孙宇晨是一个反应非常敏捷的人,他迅速看到了DApp的趋势,波场公链开始向DApp倾斜,这个战略非常对。

  只不过差别在于波场到底能竞争到什么程度;其二,未来公链之争,谁输谁赢不一定,大家努力的不外乎在于,能否能够获得更大的共识?能否做出更有价值的公链?能否更好为DApp的项目方和用户提供服务?这是比拼的重点。

  蜂巢财经:TRX如何解决仲裁问题?为什么国外用户对于中国发起人的波场,热情比EOS还要高?

  浩:这个见仁见智了。比如说EOS有仲裁委员会,那仲裁委员会对于整个生态是好是坏,到今天,我们也没有一个准确的结论。

  每个人看法不同,波场不去解决也没有多大的问题,每个人保管好自己的资产最重要。是否需要通过仲裁委员会解决一些问题和纠纷,我觉得不一定。

  至于国内、海外的热情高、低,我们不好评价,因为不同项目,运营策略也不同。